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煤气瓶”顺利入地铁 广州地铁安检被批是摆设

记者在地铁客村站看到,一名乘客扛着一大袋物品轻松走进地铁站,无工作人员上前检查。记者提着“汽油瓶”,看到有地铁工作人员来,记者故意迎面走上去,该工作人员只顾自己走路,并没留意记者手中的瓶子。

  广州地铁安检不设防?

\

  记者在地铁客村站看到,一名乘客扛着一大袋物品轻松走进地铁站,无工作人员上前检查。信息时报记者 朱元斌 实习生 陈一桁 摄

\

  昨天广州地铁1号线发生车厢出现疑似燃油泄漏事件,不少市民提出怀疑问:为何燃油这种易燃爆品能轻松地进入地铁呢?难道地铁安检不设防吗?

  昨日下午,信息时报记者兵分两路体验带“危险品”乘车:一路将一个类似小型煤气瓶大小的空瓶放在背包里背着;一路提着一个装着液体的5L瓶(里面装的是自来水),模拟带煤气瓶、汽油瓶乘坐地铁,结果两路记者都是一路顺利过关,从进站到出站,没有受到任何工作人员检查或询问,假若记者带的是有“内容”的真家伙,那么将是一个严重的安全隐患,因此,对于广州地铁是否应恢复安检,或者是否需加强对乘客的大件行李、可疑物品进行检查、抽查,这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背着“煤气瓶”在晃悠无人问

  昨日下午2时40分许,记者将“小煤气瓶”装进背包内,背包鼓鼓的,如果不打开检查,无法确认里面的物体。记者走进客村地铁站,不是上班高峰期,乘坐的地铁的人较少,控制室里有一名工作人员,但站厅内不见保安。记者刷卡走进关闸,没人任何人上前询问,记者轻松地下到了3号线站台上。

  站台上有穿地铁制服的工作人员在维持秩序,但记者在其身边经过,看见鼓鼓的背包,工作人员除了让乘客不要站出黄线外,也没有上前询问。而站台内,有广播在播报:不要携带易燃易爆等危险物品乘车。

  3分钟后,列车到达,记者进了车厢,记者站着车厢内,故意在人群中乱串,背后的“煤气瓶”碰到乘客的身体,有的乘客不耐烦地说,“什么东西呀,这么硬”。记者微微一笑,乘客打量一番后,若无其事地站着坐车,但不时还会往背包看。

  下午2时52分许,记者抵达体育西路站换乘3号线延长线,体育西路站上下车的人较多,记者挤下车,背后的“煤气瓶”被人群夹住,记者用力一拉,“煤气瓶”会碰到乘客身体,上车的乘客纷纷回头看,表情惊讶,但没有人敢问包内是什么东西。

  下午3时许,记者来到在3号线广州火车东站,出站的乘客很多都是去火车站坐火车的,他们拉着箱子背着包,对于记者背后的异形物体也不会过于在意。在大厅内,有3名身穿制服的地铁工作人员和2名保安人员,对提着形形色色行李的乘客,也都视而不见,未有过问。记者就这样轻轻松松地背着“煤气瓶”进站出站,没有任何阻拦,即使有意在工作人员面前晃悠,也没人理会,畅通无阻。

  提着“汽油瓶”也没人管

  昨日下午,另外一路记者提着“汽油瓶”。3时30分许,记者来到公园前地铁站,该地铁站时1号线和2号线的交接站,再加上附近就是北京路步行街,平时客流量非常大,大厅内保安也较多,在2号线下地铁的入口,还有一名警察和保安在抽查,但均无人上前过问。

  记者提着“汽油瓶”,看到有地铁工作人员来,记者故意迎面走上去,该工作人员只顾自己走路,并没留意记者手中的瓶子。下午3时40分许,有3名保安在巡逻,记者故意从保安面前走过,但3名保安边说边走,对记者视而不见,记者轻松刷卡进站。这时,一名穿地铁黄色制服的工作人员看见了记者的“汽油瓶”,在记者下电梯时,他上前看了一眼,但没有说任何话,就离开了。

  记者下到站台上,在排队等车时,有不少乘客盯着记者的瓶子看,但没有做声,也许是发现里面液体是无色的,放松了警惕。记者挤上地铁,站着中间位置,旁边的乘客低着头看着记者手中的瓶子,然后看看记者表情,但不做声,几乎每一批上站的乘客都这样打量记者。记者故意扭动一下瓶盖,旁边的乘客又盯着看。

  记者在昌岗站换乘8号线时,站台上的保安也对记者的瓶子视而不见,到记者从客村站出来,也没有遇到任何人上前过问。

  市民观点

  是否恢复安检市民意见不一

  关于地铁安检,争论已有多年。记得亚运期间,地铁已经进行过全面安检,还发布了禁止带入地铁的物品清单,最严厉的时候杀虫剂、空气清新剂、发胶均禁止带入,更不用说汽油了。既然当时安检设备、机制都齐全,乘客也做到了有序配合,现在即使不需要那样高的安全级别,是否也需要安检呢?对此,市民意见不一,既有反对也有赞成。

  上班族朱先生表示反对,他说,上下班高峰期,本来客流量就比较大,如果每个包裹都实行安检,势必会导致客流囤积,耽误时间,很繁琐。同时,广州那么多地铁站,如果每个地铁站都安检,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没必要实行入站安检,只要对可疑人员进行检查就好。

  在客村地铁站,就读于广东第二师范学院的陈同学则赞成地铁实行安检,但她希望安检形式能简单一些,“只要不是很麻烦,如用传送带扫描的方法进行安检的话,我觉得可以接受”。但是她同时认为安检应以尊重乘客隐私为前提,“如果是看到乘客大包小包的,就人为地打开乘客包裹来查验,这样让人反感”。

  在客村坐地铁的吴阿婆也表示赞成地铁实行安检,她说,“有安检比较安全嘛,你看像早上的地铁里汽油泄漏事件,觉得挺惊”。乘客邹小姐表示,虽然地铁运营线路越来越长、站点越来越多,要想实现安检全覆盖,的确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但是与乘客安全相比,再大的投入也是值得的。

  他山之石

  北京上海

  实行入站安检

  北京从奥运会后,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地铁入站安检。昨日,记者致电从2008年就在北京工作的王小姐,她告诉记者,北京地铁安检措施就像火车站一样,每个站台都有2个安检口,每个口至少有2名工作人员,遇到可疑人员还会进行人工检查。王小姐说,去年,北京也曾讨论过是否需要安检的问题,但最终还是坚持安检。

  记者同时了解到,现在上海地铁也实行入站安检。

  小常识

  地铁安检

  地铁安检的内容主要是检查旅客及其行李物品中是否携带枪支、弹药、易爆、腐蚀、有毒放射性等危险物品,以确保地铁及乘客的安全。地铁安检必须在旅客进入地铁前进行,拒绝检查者不准进入地铁,情节严重者可转交至警方处理。

  安检种类

  一是X射线安检设备, 主要用于检查旅客的行李物品;

  二是探测检查门,用于对旅客的身体检查,主要检查旅客是否携带禁带物品;

  三是磁性探测器,也叫手提式探测器,主要用于对旅客进行近身检查。

  安检程序

  (1)行李物品检查:旅客进入地铁大厅时首先将行李物品放入X射线安检设备的传送带上, 工作人员通过显示器检查。如发现有异物,须由检查人员开包检查。若存在违禁物,安检人员有权利要求旅客转乘其他交通工具或将违禁物遗弃,公安机关明令禁止的违禁物可进行查收,并做好相关记录,拒不服从安检人员情节严重者可转交公安机关;

  (2)旅客身体检查:旅客通过特设的探测门,进行身体检查。

  (3)通过检测门发出报警声, 需用手持式金属探测器再查,将可能发出报警声的钥匙、香烟、打火机等金属物品掏出来,直到检查时不再发出报警声为止。

  部分地铁禁带物品

  气体:打火机、充气罐、氢气球等

  液体:油漆、涂料、强酸、酒精、汽油、香蕉水等

  固体:烟花爆竹、磷化物、火柴、火药、农业杀虫剂和杀菌剂等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