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成本高昂潮汐电站“退潮” 曾靠出租搞养殖维持

台州玉环县的茅埏岛,是乐清湾第二大岛,距县城约7公里,岛上有一座历史31年之久的潮汐发电站——海山潮汐发电站。1958年,我国就开始利用潮汐能发电,高峰时,全国曾建有40余座潮汐电站,如今仅存这两座。

  台州玉环县的茅埏岛,是乐清湾第二大岛,距县城约7公里,岛上有一座历史31年之久的潮汐发电站——海山潮汐发电站。这是现在国内仅存的两座潮汐电站之一,另一座是浙江温岭的江厦电站。1958年,我国就开始利用潮汐能发电,高峰时,全国曾建有40余座潮汐电站,如今仅存这两座。

  缘何潮汐电站纷纷关闭?记者调查发现,旧电站倒闭、新电站的建设陷僵局,原因都指向高昂的发电成本。

  电站年年亏损

  靠出租搞养殖维持微利

  5月的一个雨天,记者走进海山电站,沿着潮湿的水泥路向里走,路两边的小树长得正盛。雨水渗进了办公楼墙面的细缝里,墙角的青苔野蛮生长,让人愈发觉出这个电站的陈旧。穿过小花园,发电站站长谢宗松带记者走进一间平房,指着房间里两台两米左右高的机器介绍道:“这是我们电站的发电机,装机量2*125千瓦。”

  一个占地440亩的电站,只靠着这两台机器发电?

  “没钱!”谢宗松摊摊手。据谢宗松介绍,海山电站目前已并入华东电网,上网电价0.46元/千瓦时,而发电成本却要1.8元/千瓦时,价格严重倒挂。以现在每年40万千瓦的发电量,每年的亏损在50万元左右。所以,这两台发电机,从1972年电站建立之初到现在一直没有更换过。

  其实,在业内人士看来,海山电站已经不纯粹是一家发电站,因为它已将440亩的库区,200亩拿出来搞养殖,其中有140亩租给当地人,租金收益50万,刚好抵掉发电亏损。还有60亩的自留地,靠着养殖收益,还能实现微薄盈利。

  谢站长带我们来到了养殖场,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宽阔的黄水塘,水塘有1.5米到2米深,塘底养了各种贝类,毛哈、泥哈、蛏子等,水面养了对虾,这种立体养殖的方式,让虾的粪便正好肥了水质,生成藻类供贝类生长。

  “按我们现在的装机量,200亩的库容已经足够发电了。”谢宗松解释。

  高昂成本成拦路虎

  潮汐电站生存靠补贴

  在这两家潮汐电站中,温岭的江厦电站走的是另一条路子:它的上网电价为2.58元/千瓦时,靠国家补贴过日子。

  据江厦电站站长颜建华介绍,在2002年之前,江厦电站的上网单价为4毛多,那时候电站划归浙江省电力公司,厂网一家,无所谓亏损。2002年之后,电力市场化改革,江厦划归国电龙源,企业自负盈亏,一度4毛多的电价无法支持电站运营,最终核算后将上网电价定在2.58元/度。

  那么,为什么江厦能拿到这么高的电价补贴?参与江厦电站设计的华东勘探设计研究院,据该院新能源研究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陈国海透露,因为建于1972年的江厦电站是当时唯一一个国家立项的潮汐电站,也是全国最大的潮汐电站,在全世界长期排名第三位,国际上具有一定的影响力。

  我国从1958年开始就利用潮汐能发电,当时在东南沿海兴建了40余座小型的潮汐电站,但基本上都是各地自发建的,因为没有科学研究和正规的勘测设计,选址不当加上设备简陋等问题,最终都废弃了。到了上世纪70年代末,又建设了一大批潮汐电站,总装机约近6000千瓦。

  “因为在那个年代,大电网还没全覆盖,特别是一些偏僻的海岛,大家还用煤油灯。要搞经济建设怎么办?自己建电站呗。”国家海洋局第二海洋研究所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海洋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传崑说,但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大电网一来,电价拼不过,一个个都倒闭了。”

  关于潮汐发电的最大争议,就在于高昂的发电成本。眼下,潮汐能的利用前景仍迷雾重重。1999年就宣布启动的台州三门湾健跳港潮汐电站,至今没有拿到发改委的建设批条。据了解,原因是电站的建设报价过高,静态总投资约6.8亿,申报的上网电价是2.3元/千瓦时。估算下来,每年国家需要补贴的电价将近9000万元。

  潮汐发电味美难啃

  人才面临断档危机

  根据《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十二五”期间,我国将,建设1~2个万千瓦级潮汐能电站和若干潮流能并网示范电站。如今,“十二五”已过一半,然而规划中提到的万千瓦级潮汐能电站建设目前仍未能实现。

  浙江省发改委能源局电力与新能源处处长金敬撑表示,目前我国处于前期研究中的潮汐电站有四处,分别是浙江三门湾健跳港潮汐电站、厦门马銮湾潮汐电站、福建八尺门潮汐电站、温州瓯飞潮汐电站。不过,目前都没有动工建设。

  记者了解到,高成本问题是全世界潮汐能开发共同面临的难题。目前全球共有5家潮汐电站投入商业运营,不过都是靠政府补贴维持的。

  潮汐电站是否有大面积推广的价值?陈国海认为,大规模上项目,目前比较困难。现在世界各国潮汐发电成本差不多都在每度电2元左右。

  “因为它的潮差能达到5米8,而我们浙江潮差在4米到5米之间。潮差是决定成本的关键,潮差越大,势能转化的电能越多。现在我们已经将水轮机的效力提高到90%,已经接近水力发电的水平。”陈国海解释,潮汐发电的技术已经很成熟,再要从技术上突破成本问题已经很难。这意味着,自然的地理环境对潮汐发电的成本问题起了关键性作用。

  金敬撑处长表示,潮汐发电不可能成为主力电源。无论是从装机规模、还是年发电量,跟太阳能、风电、煤电相比,都是微不足道。“即使温州的瓯飞45万千瓦的电站搞起来,世界第一的规模,它的年发电量也只能占到我省年发电总量的四百分之一。”

  “无论是为人才储备考虑,还是延续此前的研究,都应该建一两座大型的潮汐电站,保留住我国在潮汐发电领域的领先地位。”陈国海忧虑新项目不动工,这批有着几十年潮汐能研究的人才无用武之地,如果这批老人离开,很快会面临人才断层。

  高峰时,全国曾建有40余座潮汐电站,如今就仅存海山潮汐发电站和温岭江厦电站两座。记者调查发现,潮汐发电成本在每度电2元左右,与其他能源发电相比,毫无竞争力。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