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14岁少年骑车摔断双手 称摔下窨井家长查证不实

14岁的男孩小涵(化名),骑自行车回家摔断双手,却不敢说出真相。“娃娃说是摔进了没盖的窨井里,我看到其中一只手的手腕肿起来老高,心痛死了。回家的时候,王女士开着车,让儿子指出受伤的地点,可是沿途的窨井盖都是完好的。

\

 

  “为什么摔断了双手却要向妈妈撒谎?”

 

  14岁的男孩小涵(化名),骑自行车回家摔断双手,却不敢说出真相。为找出原因,母亲王女士数次重走孩子的放学路。为讨说法,继父请来记者,要找政府主管部门维权。昨日,已住院十多天的小涵即将面临手术,王女士这才从同学口中知道了真相。

  A 腼腆儿子

  “这是我儿子,但他对我撒谎,我想不明白。”

  ——小涵母亲

  一个谜团

  儿子摔断双手

  自称掉进窨井

  事情发生在5月16日,当天下午王女士提前回家,等儿子放学吃饭。到了傍晚6点,小涵耷拉着两只手臂,走进了家门。

  “娃娃说是摔进了没盖的窨井里,我看到其中一只手的手腕肿起来老高,心痛死了。”王女士马上带着儿子去了附近的医院,由于没有照片,医生只做了简单处理,建议王女士带儿子到其他医院检查。

  回家的时候,王女士开着车,让儿子指出受伤的地点,可是沿途的窨井盖都是完好的。母子俩在学校附近的几条路上,转了近一个小时,一路上,小涵都没有喊痛。王女士以为儿子的伤并不严重,并没有马上带儿子去照X光。直到几天后,到另一家医院检查时,才发现儿子两只手的桡骨都断了。

  “两只手都骨折了,肯定不是小事,我和他外婆又回去找了几趟。”为了让儿子得到更好的治疗,王女士将儿子转到了较好的骨科医院治疗。随后,又和小涵的外婆一起,先后多次回到学校附近,但都未找到儿子口中那个没盖的窨井。

  让她更想不通的是,儿子骨折这么多天,为什么在她面前不喊痛。

  一次争执

  继父为子维权

  母亲心存疑虑

  小涵的继父赵先生知道这件事后很生气:“一定要给小涵维权,孩子放学路上,窨井没盖就摔骨折了,必须有人负责。”可是赵先生的意见,并未获得王女士的同意。王女士觉得每次谈到受伤原因的时候,儿子总是闪烁其辞:“作为母亲,我觉得他可能有什么瞒着我。”

  昨日,医院通知小涵的家人,准备第二天的接骨手术。在多次要求妻子维权未果后,赵先生将事情告诉了记者,想请记者帮忙找政府主管部门维权。这让夫妇俩发生了争执。王女士决定先到学校,找找与儿子一起回家的同学,了解情况。

  在临出发前,王女士再次向儿子询问原因。小涵把脸侧到一边说:“记不清楚了,我当时头摔晕了。”然后他小声向母亲要求,希望一起到学校见同学,母亲没有同意。王女士是个生意人,在前往学校的路上,她的手机响个不停,但她都没心情多言。她说:“这十多天,为了儿子的事情,我生意都没做了,就想知道他到底在哪里受伤的。”

  王女士并没有想到,小涵受伤完全是另一个原因。

  一个谎言

  骑车竞速摔伤

  母亲眼睛湿润

  为了配合家长了解情况,班主任薛老师将当天陪小涵回家的几名同学,叫出来询问。没想到,却得出了不同的答案。“他是被三轮车撞倒的,但我没看见三轮车。”“我就骑在他后面,但也没看见他是怎么倒的。”同学们的答案更让王女士起疑。

  直到薛老师第二次把几名同学逐一叫出来询问,才有人小声说:“那天他骑车追别人,速度有点快。”

  “这是我儿子,但他对我撒谎。我想不明白。”王女士想起了儿子对自己撒的另外一个谎,有一次小涵在回家路上,一辆摩托车将他撞倒,但小涵并没有通知家长,而是让车主赔了30元钱,就回家了。这30元钱后来被小涵悄悄花掉了。王女士是后来听旁人说,才知道有过这么一件事。

  想起这些,王女士的眼睛都湿润了。薛老师向她讲述了小涵在学校的情况:“这个孩子心里有太多东西没有释放,渐渐变得没有自信。”

  B 忙碌母亲

  “每次上课140元,为了娃娃的学习,她妈花的钱真的不少。” ——小涵外婆

  一次交流

  他放声大哭

  性格逐渐开朗

  小涵就读的班级,是重点中学的一个重点班。他从老家来到成都读书才一年,因为其他同学的基础都较好,他一下子从以前的中等成绩变成了班上的最后一名。薛老师说,在班级里,小涵是个很老实、很安静的学生。小涵的个子比班上大多数男生都高,可在刚开学的时候,老师却发现他很腼腆,很少主动与其他同学交往。

  前不久的一次考试,小涵排名又垫底了。薛老师将他叫到办公室,单独沟通。在和老师谈心的时候,小涵突然放声大哭。在那一次沟通后,小涵在班上变得开朗起来,有时还会调皮捣蛋。薛老师说:“小涵那次哭后,我感觉他释放了很多。其实我很喜欢看到他调皮一些、自信一些,他可能压力太大了。”

  一次观察

  儿子成绩骤降

  从此管教更严

  小涵的父母6年前离婚后,小涵一直跟着母亲生活。为了改善家里的情况,王女士只身来到成都打拼,很快就在事业上取得了进展。

  小涵小学毕业的时候,为了让儿子有更好的教育环境,她将小涵接到成都的重点中学读书。这一年来,发现儿子的成绩落后,她又专门聘请老师一对一补习,但孩子成绩并没有得到太大提升。

  “每次上课140元,为了娃娃的学习,她妈花的钱真的不少。”小涵的外婆说。这一年,王女士的生意变得更忙了。小涵下午5点过放学回家后,经常独自一人在家。王女士一般要到晚上8点左右,才能回家做饭。有好几次,王女士悄悄打开儿子的房门,发现小涵在看小说。此后,她对儿子也管得更严了。

  一个家庭

  鲜与亲人沟通

  外婆心里着急

  在小涵的外婆看来,小涵的变化与家庭有更多的关系。王女士到成都后,组建了新家庭,丈夫带来的女儿已经20多岁,与正在少年期的小涵,几乎没有共同言语。外婆说:“一家人吃饭,这个娃娃都不说话的。吃完饭就躲进房间里几个小时。”

  王女士也说,儿子很少和继父沟通。“他对我丈夫是一种又敬又怕的感觉。”表哥、表姐给小涵打来电话,希望能听听他的想法时,小涵往往说不上几句话就挂断了电话。谈起这个外孙,外婆心里很着急:“很老实善良的娃娃,怎么变成了这样。”

  c 母子心结

  “我心里很乱,我想等妈妈回来了一起吃饭。她一说我,我心里就难受。” ——小涵

  儿子:等她吃饭

  我心里很乱又怕母亲责备

  昨日下午1点过,小涵躺在病床上,用打满石膏的手,调换着电视的频道。自从上午10点过,母亲到学校去后,他不肯喝水,也不肯吃饭。外婆看着小涵的样子,心里焦急,劝小涵吃饭后好好睡觉,准备第二天的手术。不想小涵却突然生气了,一边大声拒绝,一边把遥控器摔在被子上。

  “我心里很乱,我想等妈妈回来了一起吃。她老是说我,一有点小事就会说我。她一说我,我心里就很难受。”小涵说,他最怕的是母亲的责备,每次自己做得不好,渐渐让他不愿意告诉母亲实话。

  母亲:他在乎我

  我已原谅他

  我们都需要时间

  除了这个谎言之外,小涵的心里还有太多秘密没有告诉母亲。比如他喜欢看推理小说,不仅因为故事充满悬疑,还因故事主人公敢独自面对危险,勇敢而智慧。他知道母亲辛苦,也想好好学习,但成绩总是上不去。他喜欢一个人待在家里,不是因为他不想和朋友出去玩,而是因为在成绩比他好的同学面前,他有些自卑。

  因为儿子面临手术,王女士决定先不急着和儿子沟通。“其实我知道,娃娃心里在乎我。”她说,她心里早就原谅了儿子,“我知道要转变儿子的态度,还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华西都市报记者肖翔摄影杨涛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