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婴被弃医院仨月发育良好 父母不接电话拒绝领回

▲已满百日的男宝宝“小汤”身体状况不错,反应也很好,没有发现有先天性疾病。当晚深夜12时,孩子父亲陪同母子办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入院手续,吕某入住产科,男婴则马上被送入省二院儿科重症监护室。

\

  ▲已满百日的男宝宝“小汤”身体状况不错,反应也很好,没有发现有先天性疾病。但他的亲生父母却将他遗弃在医院不肯领回。  记者乔军伟 摄

  如今已满百日发育良好 父母仍不肯领回

  3个月大的男婴,出生时被送至医院抢救,谁料被父母弃于医院。宝宝至今只在满月时见过一次亲生父母,连名字都还没起,只能按其父亲的姓氏被唤作“小汤”;他一直栖身于小儿重症监护室5号,小小病床已快装不下5公斤的他。人生第一个“六一”节临近,当别的孩子在爸爸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小汤”只能通过医院,呼唤亲生父母快现身,接他出院。

  文/记者何雪华 通讯员邓奕茂

  白净的小脸、饱满的额头、俊俏的单凤眼,躺在省二院新生儿重症室56号床的男宝宝不时挥动着小拳头,竭力探身向上,“他这是希望有人抱呢,再不抱,一会儿准哭。”护士轻轻抱起来,“哦、哦”地哄着。

  医院愁

  小病床快睡不下了

  相比护士的温情,主管医生更多的是焦虑:目前“小汤”的体重达5公斤,身体状况不错,反应也很好,没有发现有什么先天性疾病。“家长再不接他出院,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张志钢医生说,早在3月4日,男婴已达到出院标准,可家长却玩起失踪,将孩子弃在医院3个月。孩子出生当天入院抢救,医院并未收取任何押金,当时如出院医疗费也就1万多元,拖至现在, 已经总共欠费2.8万元。

  医护人员觉得男婴被弃很可怜,都舍不得叫他床号“56号”,可他父亲只在满月时来看过一眼,名字都没有帮他起,只好按姓叫“小汤”。明显可看出,“逾期滞留”的“小汤”个子大了,住新生儿重症室的小床已经不合适,但没办法转到普通病房,人来人往又没家长看护,很担忧他会出现安全问题。

  俗话说,“新生儿迎风就长”,“小汤”长得飞快,开始需要添加辅食,重症室却只能喂牛奶,再靠输营养液补充来养着;孩子时不时要抱、要逗,重症室医护人员却忙得团团转;重症室收治的都是危重症小患者,长期住着也加大了“小汤”感染的机会。

  “我们真心希望,小汤父母快快现身,接走孩子,不要让他人生第一个儿童节被弃在医院悲凉地度过。”医生说。

  春节前

  产后母子俱险抢救

  今年2月2日晚,在海珠区一家民营医院,年轻母亲吕某足月顺产生下一名男婴,随即母子二人陷入危险:母亲血压飙升,腹水几乎是“看着涨”;男婴胎龄40周,但体重只有1.3公斤,体温正在逐渐走低。接生医院建议,母婴马上转至大医院抢救。当晚深夜12时,孩子父亲陪同母子办理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入院手续,吕某入住产科,男婴则马上被送入省二院儿科重症监护室。

  产科副主任吕小燕说,入院时,吕某的血压已经飙升至150/100mm/Hg,已经符合重度子痫前期标准。经过与肾病科会诊,高度怀疑患了肾病综合征,建议产妇马上做腹水穿刺检查。“我们始料不及的是,产妇及其丈夫都表示不治了,强烈要求出院。”吕小燕说,此前两人对治疗相当配合,如今却不肯说出了什么问题,对于医生说出院可能面临腹水再肿、 血压再飙升等风险也一言不发,只是交足了医疗费用,签字出院。这时,距离蛇年春节只有两天了。

  弃亲儿

  父亲不肯接听电话

  医生表示,其实男婴的情况不算糟糕,虽然是属于超轻体重,容易发生感染,入院时也出现了体温走低,但入住儿科重症室后得到了精心救治,避免了硬肿症、肺炎、败血症等并发症发生。救治过程中,男婴出现贫血,经过静脉给营养、氨基酸输液等,贫血得以缓解且体重增加很快。

  母亲吕某的拒医出院,让男婴陷入微妙的形势,主管医生张志钢说,得知情况后,他拨打其父汤某的电话,汤某说自己与妻子已回到四川老家,正在筹钱,过完春节就会回广州领孩子出院。

  3月2日,正是男婴的满月之日,汤某果真回到医院,探望过孩子。“当时我提醒他,孩子估计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张志钢说, 当时汤某表现非常正常,“谁也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看到汤某。”

  3月4日,男婴体重达2.2公斤,达到了出院标准。医生再次拨通汤某电话,告知孩子可以出院了,“汤某开始时说,好,好,我马上到二楼交费。”但奇怪的是, 汤某一直未出现,之后再打电话,对方就再也不接了,有时直接挂掉电话。由于迟迟联系不上家属,医生只好报警。

  父母老家空无一人

  留也不是送也不是

  159188×××××,是男婴双亲留给医院的唯一联系电话,昨日,记者拨打了该电话,有人接起电话,数秒后一个女声“喂”了一下,记者问“请找一下汤先生”,电话马上被挂断了。截至记者发稿时止,该电话一直提示“已启用来电提醒功能”。

  无奈之下,医院只好从住院信息了解情况。原来,男婴父亲汤某,今年29岁,四川成都人。母亲吕某,今年24岁,四川省蓬溪县文井镇杨龙庙村人,他们提供的159开头的手机 号码归属地为广州。医院找到蓬溪县政府,经协助又找到了文井镇杨龙庙村委会的岳书记,可惜的是,岳书记回复“宝宝父母都外出打工了,没说去哪儿;宝宝的外公听说也到成都打工了,家里空无一人 。”岳书记说,村里人都不知道吕家新添了个外孙,之前吕家人曾到村委打听过新生儿上户口的事,但春节又没见抱回来,以为孩子没成活呢。

  “这事儿棘手了!”省二院保卫科董科长连声感叹。男婴双亲健在且信息明确,因此不能确定“弃婴”,民政、社会福利事业部门就无法介入援助。“我们通过当地县政府、村委会、派出所,多次敦促父母来接孩子,如果家庭经济有困难,医疗费用可协商解决。躲着只能让医院和孩子陷入困境。”

  据了解,赤岗派出所于5月16日给当地公安部门去函至今未有回音。

  “小汤”资料:

  生日:今年2月2日

  出生体重:1.3公斤

  现在体重:5公斤

  身体状况:发育良好,未发现先天性疾病

  父母:父亲汤某,29岁,四川成都人。母亲吕某,24岁,四川省蓬溪县文井镇杨龙庙村人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