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投湖女幼教生前在排节目 表哥曾与她聊天无异常

昨日,本报报道了自贡20岁女幼教彦岚(化名)投湖身亡的消息。昨日下午3时许,从广州“飞”回来的刘佳,在殡仪馆的冷藏间,见到了妹妹最后一眼,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刘佳的哭声。

\

 彦岚(化名)生前的自拍照。(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昨日,本报报道了自贡20岁女幼教彦岚(化名)投湖身亡的消息。昨日下午,记者在自贡市殡仪馆见到了彦岚的亲人,他们向记者讲述彦岚的故事。

  出事10天前

  表哥曾与其聊过天,没看出异常

  彦岚的父亲刘某介绍,他们夫妻共育有3女1子,彦岚排行老三,出生后40天,就被抱到了姑母家寄养,也就从了姑父的姓氏,直到彦岚10岁的时候,她才又重新回到父母的身边。

  “从小她都很听话,只是小时候家里有点穷,让她(彦岚)吃了亏、遭了罪,落下了胃病。”彦岚的姑母刘信兰说,虽然长大后彦岚又回到亲生父母的身边,但她还是时不时都要“回家”一趟,或者打个电话,询问下“家”里的情况,“很孝顺,很听话,从来都不惹是生非……”话还没有说完,彦岚姑妈的声音就开始发颤,不停用双手擦着泛红的眼眶。据彦岚表哥介绍,大约10天前的一个晚上,两人在QQ上简单寒暄了两句,但就当是聊天的氛围来说,根本看不出她有半点异常的地方。

  与姐姐的最后通话

  “我太累了,干不了了”

  5月28日早晨7时30分许,彦岚给二姐刘佳打了最后一个电话,姊妹俩通了大约半个小时的话,3小时后,刘佳便收到家里传来的噩耗。昨日下午3时许,从广州“飞”回来的刘佳,在殡仪馆的冷藏间,见到了妹妹最后一眼,在很远的地方,都能听见刘佳的哭声。

  “我们经常在网上视频聊天,聊得最多的就是她说她压力太大。”刘佳说,她经常还在网上安慰妹妹,如果感觉压力大的话,就辞掉那份工作,重新换份工作。出事前,彦岚还拨通了刘佳的电话,这次通话。“我记得很清楚,她在电话中哭着对我说,‘姐,我太累了,干不了了,压力太大了’,说完之后,就开始哭。”刘佳说,当时,刘佳还安慰妹妹,要是不想干的话,干脆辞职,但是,电话的另外一端,听到的,只是彦岚的哭声。

  喜欢孩子

  出事前还曾讨论六一节目

  据家人介绍,彦岚从小就喜欢和孩子在一起,虽然无数次向家人提起工作压力大,但是,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她在幼师的岗位上,坚持了近两个学期的时间,直到结束自己的生命。

  她父亲说,彦岚很早就开始外出打工,在成都打工期间,她大姐刘永莲生孩子,“基本上每个月,她都要抽空回自贡一趟,回来看看娃儿。”刘某说。

  据悉,彦岚看到孩子都会笑,“大姐的娃娃,基本都是妹妹帮着带大的。”马上六一儿童节快到了,姐妹俩经常在网上讨论着节目的动作等。

  园方说法

  工作很上进、很努力

  昨日下午6时许,记者电话连线了彦岚生前工作的那家学校的代园长。他对彦岚的工作给予了肯定。“她在学校工作很上进、很努力。”代园长说,彦岚自去年9月份到学校担任幼儿园代课老师以来,工作热情很高,平日里准时上班,对班里的小朋友关爱有加。彦岚在认真教学的同时,还在努力考取幼教资格证,争取早日转正。对于彦岚家人认为的压力来源,代园长表示,教学上没有什么压力,更多的可能,还是来自其他方面。

  怀念

  生前遗照 笑容很甜

  刘佳说,在妹妹出事前,没有感觉到半点不寻常的地方,“前段时间,她还在网上给我说看了部很好看的电影,叫《致青春》,里面的故事很感人。”刘佳说,也就在那几天,她频繁更新着QQ心情。说着,刘佳用手机 点开了妹妹的QQ空间,在其中的一个相册里,就有多张电影《致青春》的宣传照,其中还有一张彦岚的自拍照:黑色的衬衫外面,套着一件粉红色的毛衣,大眼睛、留着齐刘海,清秀的脸庞,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看着妹妹的微笑,刘佳的泪水扑通扑通砸向手机屏幕。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熊强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