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民办职介面临“失业” 由盛而衰脚步难挡

但实际操作中,想要领取职介补贴,职介机构服务的求职者需持有就业失业登记证,且求职者必须与用人单位签订最短6个月的劳动合同。目前的职业介绍,除了渠道的畅通,新生代农民工素质提高、人力资源市场各项规章制度、法制、服务的完善和健全,也压缩了民办职介的发展空间。

  伴着清晨的阳光,望女士跟往常一样打开店门。这个在西虹路沿街30平米左右的信息服务公司店面,已经开了十几年。开店不久,有人来咨询业务,问的却不是公司起家的老本行——职业介绍,而是公司现在的主营业务房屋中介。

  春节过后直至进入工程开工密集期,多家用人单位在望女士的公司登记了近万个用工岗位信息,但是她却没有接待到上门登记求职的客户。对于这样的局面,她已经觉得“正常”。

  行业生意惨淡

  望女士1997年进入职业介绍行业。当时,公司每年能为一万多人介绍工作,2005年以后,这个数字急剧下降到每年一两百人。2008年以后,她的职业介绍业务已经依靠不上用工旺季,而由大学生假期打工支撑,现在,基本固定每年为百八十名学生介绍家教、零促工作。

  无人介绍,职介就没钱可赚。但是鉴于自己由此起家,也抱着“再看看市场等等机会”的想法,望女士公司的主要业务改为房屋中介以后,仍然每年参加职业介绍机构的资质年检。

  数据显示,由于公共就业服务机构的力量薄弱,职介市场的利润空间,上世纪九十年代,首府民办职介机构曾达近200家;2005年至2006年,市劳动部门统计在册的40家左右;现在18家登记在册,却没有一家依靠职介生存,其中12家是纯粹不想丢掉牌子,6家的职介业务也是其他业务的配角或者是辅助。

  与此同时,非法职介从市场淡出,也说明民办职介走向衰败。

  今年3月中旬,自治区、乌市两级人社部门专项清理整顿首府人力资源市场,除了二道桥片区有两家“黑职介”,其他地方都没有发现,这与往年同期相比,数量大大减少了。

  由盛而衰脚步难挡

  市场空间的萎缩直接影响了盈利空间,进而使得民办职介机构数量开始减少。

  其实,政府对于职介机构的发展有政策支持。2009年政策规定,公共、民办职介机构,每介绍一名下岗失业人员或农村劳动者在城镇实现就业,根据签订劳动合同的期限,都可享受80元至160元的职介补贴。

  但实际操作中,想要领取职介补贴,职介机构服务的求职者需持有就业失业登记证,且求职者必须与用人单位签订最短6个月的劳动合同。一家公共就业服务机构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职介机构只是一个解决用工的推荐平台,对于服务对象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与否,没有约束,“苛刻”的条件,使得职介补贴对于所有职介机构,都只能悬在半空。

  难以切实享受职介补贴实惠,只是影响民办职介机构生存的一个因素。很少有人到民办职介机构登记求职,无人可派,才是主要原因。

  找工作与拼信息

  乌鲁木齐兴业新劳务派遣有限公司负责人姚丽则表示,以前消息比较闭塞,现在,各种招工信息都是公开的,网络、免费招聘会,信息马上就能传播出去,求职者还能直接面对用人单位,也就不会选择职介了。

  相较于民办职介机构举步维艰,公共就业服务机构作为政府促进就业的有力平台,通过为用人单位和求职者免费服务,在职业介绍中的作用也更加明显。

  市就业服务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说,当前,他们正在论证搭建网络职介平台,同时公布企业的诚信甄别、工资发放“红黑榜”等,提高服务手段。

  目前的职业介绍,除了渠道的畅通,新生代农民工素质提高、人力资源市场各项规章制度、法制、服务的完善和健全,也压缩了民办职介的发展空间。

  比如行政收费、劳动合同签订、社会保险、职业技能培训到农民工子女入学,进城农民工就业逐渐和城市人一视同仁;就业服务方面,街道、社区的跟踪式介绍工作,也面向流动人口。

  四川来疆打工的黄仙碧和丈夫都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她自己没有特长,丈夫有砌筑方面的技术,“这两年建筑活儿多,不愁找。”黄仙碧说。

  数字说话

  上世纪九十年代,首府民办职介机构曾达近200家;2005年至2006年,市劳动部门统计在册的40家左右;现在18家登记在册,却没有一家依靠职介生存,其中12家是纯粹不想丢掉牌子,6家的职介业务也是其他业务的配角或者是辅助。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