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评论:如今是谁的孩子早当家?

都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看来不尽如此,有些孩子根本就不需要跑,直接站到了终点。调查发现,该单位“少年入编”的不止一个,未满18岁就有编制的职工竟达到10人,这些人中多数都是所长的亲戚。

  都说“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看来不尽如此,有些孩子根本就不需要跑,直接站到了终点。在“最难就业年”的背景下,当众多大学生一职难求时,河南叶县水利局下属的河道管理所所长赵书齐,却利用职务之便,早在儿子15岁时就让其入编捧起了“铁饭碗”。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现在已经领了6年。

  听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吧?到了这里,演变成了“领导的孩子早当家”。简单地“恨爹不成刚,怨爸不双江”,抱怨社会不公,容易流于泛泛,还是应该就事论事。

  事业单位用人尤其入编,有着严格规定,特别是近几年强调的“逢进必考”,无不制造着公平的景象。可事实总会捅破窗纸,警醒着大众,不要被光影和故事迷惑,社会很复杂,一些基层的权力运作很复杂。

  调查发现,该单位“少年入编”的不止一个,未满18岁就有编制的职工竟达到10人,这些人中多数都是所长的亲戚。据称,2008年水利系统改革后,河道管理所已经不让再进人了,2008年以前进入该单位的人员都要经过考试,通过后才会有编制。包括赵书齐儿子在内很多年龄不符的人,是如何参加考试、如何通过审核,成功入编的?把关不严的背后,到底是工作虚浮,还是碍于人情,抑或是存在利益交换?

  即使赵书齐神通广大,也难以一手遮天。退一步讲,即使蒙混入编,也不应该一捂6年,直至今天才东窗事发。河道管理所人员工资,都是先由财政拨款,然后叶县水利局再把钱转给河道管理所。首先牵涉到财政,难道财政就不理不问不审核吗?其次牵涉到水利局,主管部门对下属单位,难道就如此陌生并且如此信任吗?这里有着工作不负责的“平庸之恶”,也不排除有着利益输送的“极端之恶”。

  或许有人会问,一个单位几十个人,为何就没人发现、没人举报?这里恐有两种原因。其一,耳目闭塞。现在很多单位发放工资甚是神秘,你只看到工资卡里的钱,根本看不到工资表;你只知道自己的工资,根本不知道多少人拿工资,他人拿多少工资。其二,知不敢言。在一些人的权力淫威之下,周遭已经形成了“寒蝉效应”,谁都不敢说,谁都怕遭到打击报复。这一事件由媒体率先报道出来,而不是由上级自检出来,无声胜有声,已然证明。

  这是一出另类版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出品人是基层一些滥权者。沿着滥权这根藤走下去,还能够发现许多问题,特别是制度建设、监督力量的诸多不足。前两天,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谈农村学生弃考,谈及底层上升通道受阻,社会阶层固化趋势加剧,贫穷将会代际传递,一代穷世代穷。叶县水利局下属的河道管理所所长,在行政序列中,不过是最低的股级,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众多平民子弟,怎不“哀己不幸、怒爹不争”?□扬州 乔杉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