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爸爸帮人代扣分被拘 妈妈把9岁的孩子甩给交警

帮“朋友”处理罚单,不但记错了“朋友”的车牌号,甚至连“朋友”的性别都搞错了  每天早上,交警六分局违法处理大厅里,等候处理交通违法的人不少。天,交警只得先送他回家拿书包,再送他去上学  就在张某接受法律制裁,被行政拘留的当天,令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交警六分局民警为他买来炒饭,张垚静静地吃着。

  核心

  提示

  他称知道妈妈在什么地方,却不敢去找她

  “爸爸遭关了,妈妈让我把爸爸领出来。”张垚说,妈妈是如此交代的。他说,他知道妈妈在什么地方,但他不敢去找她

  交警权威发布

  前日清晨,交警六分局违法处理大厅里,男子张某声称帮朋友处理罚单。可是,他不但记不清“朋友”的车牌号,连“朋友”的性别都搞错了。张某涉嫌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信息,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

  当晚,一名瘦弱的男孩竟出现在交警六分局门口。他说他叫张垚(化名),是被拘留的张某的儿子。爸爸被拘后,妈妈把他带到这里,让他“把爸爸领出来”,就离开了。直到昨晚8时许,他的妈妈也没有出现……

  前日上午

  涉嫌提供虚假信息,男子被拘10天

  帮“朋友”处理罚单,不但记错了“朋友”的车牌号,甚至连“朋友”的性别都搞错了

  每天早上,交警六分局违法处理大厅里,等候处理交通违法的人不少。但前天早上,一名中年男子的行为却令人匪夷所思———他幸运地拿到了1号排号单,大厅扩音器连喊了三次号,他却面露迟疑,始终不去办理。看到大厅里的巡查民警减少后,他才神色紧张地走到窗口前办理业务。

  该男子的反常行为引起民警注意,民警对他进行了调查。该男子姓张,现年39岁,小学文化,无固定职业。

  “你到交警六分局来干什么?”“来处理电子眼违法。”面对交警的询问,张某刚开始还能镇定自若地回答。但随后他就露出一个个马脚:他自称为朋友处理电子眼罚单,车号是川A××855。然而,他出示的行驶证显示,这辆广本雅阁车牌号实际为川A××885。他反复称自己只是帮名叫梁果的男性“朋友”扣分,然而交警查询得知,车主梁果是女性。

  在交警的询问下,张某交代自己从未见过车主梁果———几天前,张某的老朋友周某找到他,想用其驾照处理电子眼罚单,他难以拒绝,便答应了。前天上午,周某受六分局传唤接受了交警的询问,周某说,与张某相识只有几个月时间,张某在自己工作的地方跑火三轮,两人因此相识。直到张某帮忙扣分的前一天,周某才知道他姓张。周某还称,雅阁车主梁果,是朋友郭某的妹妹。郭某找到他,他便找上了张某。

  他和周某反复称,帮忙扣分一事纯粹是朋友帮忙,不涉及金钱利益。尽管如此,张某因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信息,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的处罚。

  前晚11时

  9岁娃来分局:爸爸遭关了,妈妈让我来领爸爸

  天色已晚,这名男孩留在交警六分局过夜,由于他的妈妈一直没出现。第二天,交警只得先送他回家拿书包,再送他去上学

  就在张某接受法律制裁,被行政拘留的当天,令人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当晚11时,值班民警在交警六分局门口发现一个孩子的身影。民警上前问询,这个瘦弱的孩子竟然说,他叫张垚(化名),9岁,是被拘留的张某的儿子。爸爸被拘留后,妈妈把他带到这里,让他“把爸爸领出来”,然后就离开了现场。

  “发现这个娃娃后,我们负责照顾他的起居。”年轻的协警陈成介绍说,由于天色已晚,他和另一协警朱立承担起了照顾张垚的重任。当天晚上,张垚和他们一起在交警六分局宿舍度过了一晚,用的被子、床单都是陈成他们找来的。

  第二天一早,小张垚的妈妈依然没有出现。考虑到张垚还要上学,陈成又开着车子,送张垚回到自己住的小区。“他家在清淳家园小区一个底楼,还开着一个茶坊。”陈成说张垚家门都没有锁,在他的陪同下,张垚回家找到书包,然后到离家不远的学校上学。

  张垚是这所学校三年级二班的学生。民警把张垚送到学校后,通知了班主任和校领导,然而学校还是没能和张垚妈妈联系上。下午放学,不得已交警六分局民警只好在学校的通知下,又接回了张垚。

  昨晚10时

  妈妈一直没出现,救助站里他捧着饭碗边吃边哭

  “妈妈把你一个人扔下,你责怪妈妈吗?”听到记者的问话,小张垚没有回答,脸上一道泪水划过。

  昨晚8时许,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市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中心见到了小张垚。文静瘦弱的他坐在接待处的长凳上,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玩耍着,身边是他唯一的随身物品:书包。

  交警六分局民警为他买来炒饭,张垚静静地吃着。他说,自己知道妈妈在什么地方,但不敢去找妈妈,因为“那里不让小孩子去,去了会被扣钱。”

  “爸爸遭关了,妈妈让我把爸爸领出来。”张垚说,妈妈是如此交代的。说着说着,手捧着没有吃完的炒饭,张垚开始哭起来。“妈妈把你一个人扔下,你责怪妈妈吗?”听到记者的问话,小张垚没有回答,脸上一道泪水划过。直到昨晚10时许,想尽了办法,交警还是没能联系上张垚的母亲。 周小川 成都商报记者 桑田 摄影报道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