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救人“破烂王”胆子其实挺小 母亲称打针都怕疼

本报29日A10版刊登了烟台“破烂王”蒋兴保徒手接住坠楼邻居的报道,在蒋兴保的母亲刘怀荣看来,儿子胆子很小,却心地善良喜欢帮人。而在老家阜阳的妻子,和蒋兴保一样,对于救人这件事儿,都是一样的云淡风轻,“举手之劳,不值得到处说。

  本报29日A10版刊登了烟台“破烂王”蒋兴保徒手接住坠楼邻居的报道,在蒋兴保的母亲刘怀荣看来,儿子胆子很小,却心地善良喜欢帮人。家里很多亲戚不敢相信,平时那么胆小的蒋兴保,做出了徒手接人这样的“大胆事儿”。而在老家阜阳的妻子,和蒋兴保一样,对于救人这件事儿,都是一样的云淡风轻,“举手之劳,不值得到处说。”

  兴保的担忧: 把我说得太好,以后做错事咋办?

  “您好,我是××电视台的”“您好,我是××报社的”。

  29日,蒋兴保的电话不知响了多少次,不得不一边充着电一边通话,这些电话多是来自安徽和山东媒体的。蒋兴保开始还能心平气和地把事情原委、手术情况介绍一遍,但到了下午,电话还是不断,蒋兴保有些急了:“这真的没什么,没必要到处宣传。现在都把我说得这么好,我要是以后做错事怎么办?”

  为了让蒋兴保好好休息,29日下午2点左右起,蒋兴保的家人拒绝了数家安徽媒体的采访请求,“这都是应该做的。”蒋兴保对请求采访的媒体记者说。 

  父亲的后怕: 要是当时砸了头……

  “他打小就实诚、胆小,连打针都怕疼。”今年62岁的刘怀荣这么评价儿子。她说,家里亲戚还有点不敢相信蒋兴保竟然徒手接住了四楼掉下来的大活人。

  刘怀荣说,她虽然想着让孩子多学点文化,但家里穷,兴保为了帮衬家里,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装修工、小工他都干过,有人告诉他油漆工和瓦工挣钱多,他因为胆小怕高一直没有去干。”

  家里人听说蒋兴保伸手救人的事儿后,都很意外。但了解儿子的刘怀荣说,儿子喜欢帮人,他伸手救人其实也不奇怪。

  蒋兴保徒手接住邻居,尽管受伤不算严重,父亲却惴惴不安。“幸亏是砸了脚,要是砸了头、砸了背,可怎么办?”蒋宗良跟刘怀荣说,从高处掉下来劲得多大,兴保可是俩孩子的爹啊!说到这些,蒋宗良就掉眼泪。

  刘怀荣说,蒋宗良现在就是担心儿子几个月下不了床,一家的收入没着落。“我还经常劝他,都会好起来的。”刘怀荣说。 

  孩子的矛盾: 俺爸做好事了!可谁挣钱给咱花?

  在阜阳市医院附近的一家旅馆里,记者见到了蒋兴保的妻子马侠。孩子都去上学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得知丈夫还在手术室里,她有点坐立不安。

  “他平时最心疼两个孩子,省吃俭用要孩子去城里上学,读好书。”刘怀荣说,为让儿子到城里上学,蒋兴保给媳妇和孩子在阜阳城里租了间房子,每月的租金有二三百元。

  在阜阳的出租屋里,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摆着两张床、一张书桌,住着马侠和两个儿子。每天,把孩子送走后,她就买菜、洗衣服,有时还会跟邻居一起糊信封,一张几厘钱,“打发时间,也贴补点家用”。

  马侠说,自从孩子来阜阳上学,丈夫在外挣钱,她就在家里看孩子。如今,大儿子上了初中,小儿子还在上幼儿园,家里的开支主要靠丈夫负担。

  面对媒体,马侠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举手之劳,一点点小事,不值得到处说。”

  通过电话,记者还采访了蒋兴保的大儿子。得知爸爸见义勇为的事迹后,小男孩感到很自豪:“俺爸做好事了!”可是听妈妈说“爸爸受伤了”,他的声音又失落起来:“那谁挣钱给咱花呢?”本报记者 侯艳艳 李大鹏 《颍州晚报》记者 李京泽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