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27年经营权尚未过半 民企公路收费站面临撤并

南部县交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12国道南充境内,共有孙家垭、金星、义兴、潆溪4座收费站,相互间的站距分别为27公里、33公里、41公里。南部县交通局副局长杜大成说,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站距不足50公里的收费站要调整。

  27年经营权尚未过半,民企公路收费站面临撤并

  政策变化的风险该由谁来承担

  13年前地方政府引入企业修路,企业合法享有27年收费经营权。如今地方发展了,收费站被指影响了人们出行;政策变化了,地方政府认为收费站不符合新的法规要求。

  是按照新法规进行调整,还是按照之前双方的协议继续执行,成了摆在地方政府面前的难题。企业的疑问是,政策变化的风险难道仅由企业来承担吗?

  绕过国道收费站的神秘村道

  5月27日下午3点多,四川省南充市南部县国道212线金星收费站前约100米处,一个狭窄村道与国道交界的路口,大大小小的车辆排起了长队。

  这些车辆并不驶向金星收费站,而是拐了个弯进入路旁太洪村的村道,绕过了收费站。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粗略统计,7分钟内,有18辆车进村,16辆车出村。

  按一类车每辆每次11元的收费标准(最低收费标准——记者注),这意味着,在7分钟内,金星收费站损失了至少374元车辆通行费。

  根据负责收费经营管理的四川帅华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华公司”)的统计,平均每天因车辆绕道而损失的通行费约5万元。

  这样的状态已经持续了4个多月。公司方面统计,今年1~3月,该站收取的车辆通行费同比减少了245万元。

  这条长约1公里的村道,两头与国道212线交界的出口并不明显,但知道的人不少。据记者观察,绕行此路的车辆,不仅有本地“川R”牌照的,还有“川A”、“渝B”,甚至还有“浙B”的。

  按照国务院颁布的《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任何人不得为拒交、逃交、少交车辆通行费而故意堵塞收费道口、强行冲卡、殴打收费公路管理人员、破坏收费设施或者从事其他扰乱收费公路经营管理秩序的活动。

  尽管如此,在过去4个多月,这条村道几乎天天被绕道的车辆挤得水泄不通。5月27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进出村道的车辆还包括3辆载客量20~30人的客车和1辆载重3.4吨的大货车。

  南部县政府被指默许破坏国道设施的违法行为

  眼睁睁看着车辆绕道通行,帅华公司副总经理林梅只能无奈地叹气。此前,因为绕道纠纷,附近村民已经多次与该公司发生冲突。最严重的一次,收费站被村民“占领”,栏杆被折断,车辆“畅通无阻”。

  今年1月22日,太洪村村道与国道212线之间的安全防撞墩被村民拆除,国道边沟被填埋,国道与村道被打通,知情车辆纷纷绕行村道躲过收费站。

  令林梅感到气愤的是,有人还用硬纸板做成路标引导车辆绕道:“此路已通,可绕过收费站”。

  林梅抱着牌子向县领导当面反映问题,要求惩治不法分子。今年1~2月,帅华公司先后4次向南部县人民政府、南充市交通局发出紧急报告,请求依法惩治破坏国道设施的违法行为。

  南部县路政大队、南部县交警大队也先后向南部县政府打了紧急报告,建议县政府出面责成相关部门设卡或设桩,制止外来车辆驶入,确保道路畅通,遏制事故发生。

  不过,帅华公司认为,南部县政府的态度消极,连前来巡查的南部县路政大队的执法人员也被叫了回去。

  他们掌握的一份来自南部县路政大队的《公路路政管理巡查日志》显示,1月23日,该大队执法人员在巡查上述路口时,“经现场查实,系当地村民为出行方便开通已建成的村道公路,查实为请示了县委政府同意开通,且当时有一位自称政府办叫何冰的领导叫我们不要管理此事”。

  帅华公司还提供了一份视频资料,证明当地政府的不作为。视频显示,4月7日,当大批群众围堵收费站,拆除栏杆,强行放行过往车辆时,警车就停在不远处,并有几位警察站在人群中,但未阻止村民的围堵行为。

  林梅很郁闷,明明是合理合法的诉求,地方政府为什么不出面过问?还有没有一个讲法治的地方?

  南部县委书记何修礼说:“开通村道是老百姓的行为,我们制止他,他就闹,群体性事件就发生了。县里不敢堵,我们对帅华公司有个承诺,逃费的损失政府来埋单。”

  因政策变化,当初合规的站距现已不符合新规

  对于金星收费站的存在,当地人的不满情绪由来已久。国道212线是从南充市通往南部县城的一条干道。随着城市的扩张,过去远离县城的金星收费站,如今已经紧挨着县城边缘。

  今年年初,随着途经南部县的广南高速公路的通车,人们的不满情绪到了顶峰。

  金星收费站距广南高速南部县出口只有8公里,但因为是过站式收费,一类车经过金星收费站前往县城时,还得再缴纳11元的通行费。以南充市区到南部县城为例,车主在缴纳了31元的高速通行费后,快到县城时还得再交11元。

  据四川新闻网报道,今年1月,一位商人将金星收费站告上法庭,要求帅华公司退还多收取的通行费,并在当地媒体上道歉。

  今年4月,一位网友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给南充市委书记刘宏建留言,质疑金星收费站设置的合理性。

  南部县交通局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12国道南充境内,共有孙家垭、金星、义兴、潆溪4座收费站,相互间的站距分别为27公里、33公里、41公里。

  南部县交通局副局长杜大成说,按照《收费公路管理条例》,站距不足50公里的收费站要调整。

  帅华公司副总经理林梅解释称,金星收费站是省政府批准设立的,实施过站式收费,不管走多远,都要交钱,这符合规定。

  至于站距问题,林梅说,这是在特殊历史背景下的遗留问题。1999年,南部县通过招商引资引入企业采用BOT方式修路,设立收费站有政府批文,相关手续都合法。

  按照当时与南部县政府签订的协议和四川省交通厅的批复,帅华公司的收费期限是2001年2月1日至2028年9月30日。如今,收费期尚未过半。

  林梅还强调,当时对收费站站距的要求是20公里以上,而不是2004年版《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规定的50公里。即便是2012年12月底四川省清理公路收费站专项行动中,金星收费站也属于被保留的站点。

  “当时南部县财力有限,才把我们引进来修路。现在发展了,就想不顾协议,一脚把我们踹开吗?”林梅反问,“况且,我们修的这条路是为南部发展作出贡献的。”

  南部县政府被指越权干涉

  林梅认为,南部县政府一直在寻找机会以最小的成本把收费站挪开。

  2012年2月和今年3月,南部县交通局和南部县人民政府先后发函至帅华公司,提出商请金星收费站拆迁方案。

  公函称,金星已成为县城区域,收费站设于此,已严重制约城市发展,广南高速定水出口至县城不到10公里的路段上,存在两个收费项目,过往车辆和群众多次上访。

  公函还说,政府在保障金星收费站的正常收费秩序、维护和谐稳定大局上承受着巨大压力。

  帅华公司则回复称,公司难以收回成本,并询问政府对公司的损失将如何补偿。帅华公司建议,可以采取县政府放弃或者减少收费分成,降低收费金额以缓解社会矛盾,或者由政府回购收费站。

  帅华公司提供的南部县政府办公室的一份文件显示,该县2012年12月31日成立了金星收费站撤除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的工作是“确保撤站工作顺利进行”。

  帅华公司认为,南部县政府管了不该管的事情,有越权的嫌疑,因为收费站的设置和调整只有省级交通主管部门才有权限,县级政府根本无权干涉。

  但面对村道的开通和附近村民的干扰,帅华公司不得不和南部县政府正面交涉。交涉中,双方均在公函中提到回购方案,但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双方均指责对方没有回购的诚意。

  林梅称,回购的前提是邀请一家双方认可的第三方评估机构进行资产评估,然后再坐下来谈价格。“今天谈不成,明天接着谈,哪有谈不成的事情?”林梅说,但南部县政府至今不采取实质性的举动。

  南部县交通局副局长杜大成则称,是帅华公司不同意进行回购,所以才耽误谈判。对于帅华公司指称政府不严格执法的问题,何修礼和杜大成均表示,老百姓认为金星收费站不合法规,对政府不满,群众工作做不通,他们也没办法。

  如何处置发展带来的问题,考验地方政府执政能力

  是遵从民意撤除收费站,还是严守与企业达成的契约?这似乎成了当地政府面临的两难问题。

  杜大成说,老百姓要求撤除收费站的呼声很强烈,县里因此承受着巨大的民意压力。但是,企业合法取得了经营权,地方政府同时也要保障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不过,林梅表示,他们理解政府和民众对收费站的意见,帅华公司不会当“钉子户”,如果上级交通主管部门决定调整收费站的设置,他们无条件接受,但一定要有一个合理的补偿方案。

  “但政府总想占便宜,想不费成本就把收费站给撤了。”林梅说。

  在僵持一年多之后,近日,南部县等到了“一个解决纠纷的转机”。今年4月,交通运输部等5部委联合给相关省市发出《关于加快推进收费公路专项清理整改工作的函》,要求对此前部分未按要求整改的问题,继续整改。

  附件《对四川省相关问题的整改意见》中,涉及国道212线顺庆至阆中段,问题是非封闭式公路同一主线上相邻收费站间距不足50公里。按照相关规定,整改办法包括取消收费项目、撤并部分收费站点、迁移部分站点、实施单向收费等。

  拿着这份文件,杜大成语气强硬地表示,现在只能无条件按文件方案整改,上面怎么批复,我们怎么配合执行。他强调,县里的工作重心已经转到配合上级清理整顿收费站的工作上面了。

  他表示,金星收费站问题是一个因政策变化产生的问题,也是一个因发展而产生的问题。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杜大成说,要按现行政策来办。

  但林梅不同意这样的说法,她认为,对于历史问题,政府有责任和义务妥善处理好。“地方政府不讲诚信,以后谁还敢来投资呢?帅华的抗争,不仅是为自己,也是为民营企业争取一个法治的环境。”林梅说。(记者 王鑫昕 实习生 严哲)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