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小机场面临大面积亏损 机场建设热潮该不该降温?

尽管面临大面积亏损难题,但我国仍面临地方中小机场建设的热潮,由此而引发了业界的讨论。”  曹允春强调,机场作为公共基础设施,虽然亏损,但它的真正价值应得到重视,它对于经济发展、百姓生活福利的提高所带来的好处不容忽视。

  尽管面临大面积亏损难题,但我国仍面临地方中小机场建设的热潮,由此而引发了业界的讨论。本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有学者认为,机场建设热潮反映了某些地方政府为追求政绩、提高政府形象而盲目立项,因此主张机场建设热应当降温;也有专家认为,机场作为公共基础设施,将为促进地方经济建设、提高百姓福利发挥积极作用,因此不仅不能降温,还应当大力推进。

  热潮该不该降温?

  有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将新修建56座机场,迁建机场16座,改(扩)建机场91座,全行业基本建设投资将达到4250亿元。另据国家发改委网站披露的信息统计,去年5月之后,共批准了16个机场项目的建议书、可研报告,其中迁建、扩建、改造工程有12个,新建项目4个。

  然而,目前国内机场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底,我国共有颁证运输机场180个,合计盈利53亿元。在这些机场中,亏损的机场135个,其中中小机场占87%,共119个,亏损合计约为20亿元,平均下来每个机场亏损1500万元左右。

  以上数据得到了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所长曹允春的认可。

  对于出现如此大面积亏损的难题,有媒体援引北京工业大学交通研究中心教授陈艳艳的话,机场建设基本都是政府投资的。如果是民营投资,它必然要追求市场回报,因此会更认真去作市场调研和真正的客流分析,但现在很多地方政府为了让项目更快立项上马,就会盲目夸大客流的需求量。“建成之后是否亏损,可能已经换了领导,就是下一个领导的事情了。”

  而曹允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应以正确态度来看待当前的机场建设热潮。他认为:“机场建设热潮不能降温。”

  曹允春强调,机场作为公共基础设施,虽然亏损,但它的真正价值应得到重视,它对于经济发展、百姓生活福利的提高所带来的好处不容忽视。建设机场要以科学的态度进行适度扩张,应当反对的是单纯为了追求政绩和城市形象而一窝蜂地大干快上。

  全方位拉动效应

  “虽然大部分中小机场处于亏损状态,但机场应作为公共基础设施来看待,而非营利性企业。”曹允春强调。他认为,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机场,就意味着缺乏区域快速联通性,投资者肯定不愿进去。机场会带来投资环境的改善,对于区域经济的改善也是有好处的。他举例说,比如大庆,作为我国第一个石油城市,但曾有市政府官员对他抱怨,在2009年9月大庆萨尔图机场正式投入运营以前,由于没有机场,大庆从未举办过石油博览会。当时,虽然距离哈尔滨国际机场只有两个小时的路程,也难以改变人们心目当中大庆作为偏远城市的印象。而自从大庆机场投入运营以来,这种情况得到了根本改变。有消息称,2013年大庆将举办中国国际石油石化天然气技术与装备展览会。

  曹允春强调,由于机场会加强区域城市之间的联通性,因此对于整体拉动地方经济建设将发挥决定性作用,这种拉动作用是不容置疑的。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城市之间将有更多工商业联通,对于地方经济发展的快速性、资源的有效配置以及吸引资源要素的进入都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另外,机场将促进投资环境和产业结构的升级,使得产业结构高端化。

  他详细列举了江苏淮安机场的例子。淮安机场自2008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兴建起,到2010年9月26日正式通航,短短3年里,淮安市的经济发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外开放的脚步也变得越来越快。其中机场工程建设只用了16个月,运营准备只用了12个月,创造了国内民航机场建设和运营筹备周期的“淮安速度”。淮安机场强劲带动地方开放型经济发展的事实说明,支线机场对于一个城市的意义,不能单纯以直接的投入产出比去衡量,它的作用是长期的、全方位的、巨大的连锁反应,而这正是促进淮安经济发展的支线机场“蝴蝶效应”,这效应体现在:

  迅速提升了淮安的投资环境,全市利用外资规模迅猛增长。自淮安建设机场以来,外资纷纷选择淮安,全市利用外资规模增幅连续3年位居全省第一。2008-2010年的3年时间,淮安市吸引外资项目550个,注册外资实际到账21.1亿美元,外资企业税收48.3亿美元,累计吸纳就业人数超过10万人。同时加速了淮安产业转型升级。正是有了机场,才催生出淮安新兴的IT产业,在富士康、明基等台资龙头企业的引领下,IT产业正在成为淮安工业经济的支柱产业,大步向千亿元产业目标迈进。

  淮安机场的成功运营说明,机场不仅可以提升城市品位、扩大知名度和影响力,而且拉近了时空距离,对改善地区投资环境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另外,还将有力地促进地方产业升级以及新兴产业链的形成。淮安自机场建设以来,IT产业和盐化工新材料产业吸引了近40家为重点台资企业提供配套服务的上下游企业,建立了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不久的将来,随着航空产业、新兴产业、服务业及传统制造业与现代农业有效的集聚,必将在淮安形成新兴的产业链。

  中国民航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彭语冰教授赞同曹允春的观点,他认为,机场是重要的公共基础设施,不能以自身的盈亏断定其合理性。全国所有机场一年的亏损不到30亿元,这些钱只能修几十公里高速公路,却带动了数以万亿元计的经济增长。除此之外,机场的社会效益非常显著。当初玉树建机场,业内也有争议,但玉树地震一发生,机场的作用马上就显示了出来,这种社会效益是多少钱也换不来的。

  综合改善运营模式是出路

  不过话又说回来,机场大面积亏损是不争的事实,面对亏损难题谁都头疼。究其原因,曹允春认为,我国有80%以上的中小机场亏损,说明机场作为公共基础设施,达不到一定规模就会亏损。机场的盈利收入来源在于起降费、过夜费等等,达不到一定的起降架次就会亏损。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单纯依靠政府投资,难免陷入不建不行、越建越亏的两难境地。应引入战略投资者,在管理和运营模式上应当引入更为科学的市场化模式,这样既可减轻政府压力,又可充分挖掘机场存在潜在价值,本身对区域经济,从产业角度,通过临空经济,保税区的建设科进行有效开发。

  机场建设也应有所超前,如淮安机场,考虑到机场应该满足淮安经济持续快速发展的需求,在建设规模上作了超前打算,将原有的近期20万人次的设计规模提高到60万人次,实现了机场规模上适度超前,保障能力在同类机场中处于领先的目标,为机场长远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

  另外,曹允春还指出,发展临空经济也是将中小机场资产盘活,促进其盈利的有效途径。所谓临空经济就是把经济的所有业态全部集中在一个机场的范围之内,而这个地区叫做机场城。企业在机场城里可进行物流、仓储、生产,也可进行商业贸易、旅游、购物、居住、培训、电子商务、网上淘宝,机场为企业插上了两个翅膀:一个是物流的翅膀,一个是金融的翅膀。物流的翅膀就是机场为企业提供一个国外安全的避风港、在国外最佳的贸易合作的平台。同时通过金融业可以把暂时销售不出去的货物在这个平台上进行抵押,由银行等金融机构提供70%-80%的贷款融资,以此来盘活资产。 记者孙永剑

  • 责任编辑:李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