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烧烤摊主8年助警抓贼500多 白天还当版主做公益

25日傍晚,莱州科技广场,烧烤摊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看着有说有笑吃东西的食客,姜利忙得一脸笑意。三天前,被救助花季少女潘肖敏出了手术室,小潘手术成功病情稳定后,姜利也“稳定”了,再也不用“强迫”妻子每天四五趟开车送他去联系救助了。

  25日傍晚,莱州科技广场,烧烤摊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看着有说有笑吃东西的食客,姜利忙得一脸笑意。白天是莱州论坛版主,做公益,傍晚经营烧烤摊,连父母都不知道姜利还有一个“兴趣”:协助公安反扒。自2005年以来,姜利协助警方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500余人。

  收入的一半,用于做公益

  25日傍晚,莱州科技广场,身材微胖、戴着眼镜的姜利正在低头烤串。

  三天前,被救助花季少女潘肖敏出了手术室,小潘手术成功病情稳定后,姜利也“稳定”了,再也不用“强迫”妻子每天四五趟开车送他去联系救助了。

  救助小潘的源头在莱州论坛,也就是姜利白天主要工作的平台。前年,他当上莱州论坛公益板块的版主后,遇到发帖求助的信息即时下去落实便成了他的“必修课”。

  清明节前3天,小潘的母亲在莱州论坛发出《无助的母亲在呼唤,请伸出援助之手,救救我女儿吧》的求助帖,姜利安排完手上的活儿,赶到小潘家了解情况。

  为小潘先后忙了近一个月,联系爱心企业资助,发动莱州义工、鼎丰助学服务队、烟台义工等多方联动,至今大伙已为小潘筹得近20万元的费用。这只是姜利多年做公益的缩影。上山捡垃圾、下乡看老人,除为论坛求助者联系救助和帮忙外,姜利和妻子每年用于公益的费用不下3万元,这几乎占了他收入的一半。

  抓到坏人时,最有成就感

  白天是莱州论坛版主,晚上经营烧烤摊养家糊口,很少人知道姜利的一个“技能”:反扒。从小梦想做个警察,姜利没有走上警察之路,却通过另外的途径实现了愿望。

  2001年4月,姜利租住的房子被盗,但门锁完好,姜利凭直觉判断小偷肯定是此前的租房者,还可能再来,他在家守了3天。小偷看房子锁着门,又忍不住动手时被姜利逮了个正着。

  从那时候起,身体条件还不错的姜利发现自己还有点反扒的“技能”。几次小试牛刀,他抓到过在公交车上偷窃的小贼,也抓过抢劫、入室盗窃的嫌犯。姜利渐渐有了名气。为了抓贼,蹲守两三天是经常的事。最长的一次,姜利跟踪一伙在银行门口抢劫的嫌疑人跑了14天。那是2007年,莱州路一银行门口连续发生几起抢劫抢夺案件,朋友告诉他后,姜利就一个人开始了蹲守,跟踪嫌犯,从烟台追到潍坊昌邑又追了回来,最后协助警方将3名嫌疑人抓获。

  说到初衷,姜利只淡淡地说,“抓到坏人时,那种成就感没什么可比。”反扒、抓坏人对他而言,更多的是兴趣和自我实现,“没办法,就是好这个”。

  抓嫌犯骨折,他全然不知

  据莱州警方统计,自2005年以来,姜利协助警方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500余人。

  姜燕已经记不清丈夫身上到底有多少伤痕,“反正一看胳膊一个大疤,腿上一个大疤的”。

  对姜利来说,和犯罪嫌疑人短兵相接是常态。2010年,莱州雕塑公园附近经常发生持刀抢劫的恶性案件,姜利得到消息后没事就到公园里熘达蹲守,第五个夜晚,他寻觅到了嫌疑人的踪迹,与莱州公安联系后,当晚,协助警方抓获抢劫嫌疑人3名,第二天在网吧内蹲守,又将另外两名团伙成员抓获。第三天下午,在协助警方抓获这个团伙头目的过程中,他摔断了左腿。

  但更多时候,“挂了彩”回家,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究竟伤到那里,不在意地倒头就睡。

  姜燕说,半夜看丈夫“挂了彩”回来,她总担心哪里被打出大问题,不敢轻易入睡,倔脾气的丈夫却不同意连夜去医院检查,她只能通过不间断地叫醒来确认人是否安好。

  姜燕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2011年夏天,莱州一商场发生一起抢夺案,在商场门口目睹抢夺现场的姜利毫不犹豫地骑摩托车追了过去,因车速过快加上路面坑洼,追赶到北关大街时他摔倒在路边。当时只感觉疼也没在意,直到第二天到医院检查才知道肋骨断了3根。

  陪妻子逛街,中途熘了号

  姜利的“特殊身份”,周围很少人知道,担心上了年纪的父母跟着操心,他和父母都没说。妻子在介绍丈夫职业时,也只说在莱州打工或上班。

  为这特殊爱好,姜利谈了6年的女友离开了,直到40多岁他才和现在的妻子结了婚。当初因丈夫“充满正义感”而动心,而今姜燕更多的是忧心,吵也吵过、哭也哭过,姜燕说现在等于上了贼船,“没办法,摊上了”。

  姜利说,自己是个会安排生活的人。每周肯定有一天时间拿出来游山玩水和健身,一天用于陪家人,其他时间做公益或是抓坏人。“只老实一天”,他有点歉意地笑笑。

  姜燕印象中,丈夫只陪她逛过两次街,其中一次遇上嫌疑人还扔下她跑了。“像是有瘾一样,根本劝不住”,姜燕说开车出门时,遇上嫌疑人他也会要求停车,然后扔掉手头的事就走了。妻子看店不回家的晚上,姜利也会习惯性地熘达到街上,一走就是一夜。

  结婚3年,姜燕最怕听到丈夫说“我不回来了”,这种时候多半他会在“跟人”。丈夫电话不方便接听的时候,常叫她抓狂,“你压根儿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危险”。

  “再坚持一年,我再干两天。”这话姜燕听了多少次,每次都落空。如今攒钱想要孩子的姜燕,还是希望丈夫能像别人一样,做点小生意养养家就好。甚至一度担心被报复,她还想过全家搬走。文/片 本报记者 孙淑玉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