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刘铁男腐败内幕:国家能源局辟谣是受其指示

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国家发改委大院里的人发现,他越来越瘦了,精神几近崩溃,曾在办公室内打吊瓶……在广东英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落马的过程中,英德市公安局副局长谢龙生和原政委朱应忠的实名举报更是直接揭开了郑北泉的腐败内幕。

《环球人物》杂志2013年第14期封面报道

 《环球人物》杂志2013年第14期封面报道

   官商勾结 情妇反目

  刘铁男腐败内幕

  2011年11月20日,财经网发布一篇题为《中国式收购:一名部级高官与裙带商人的跨国骗贷》的文章,该文因涉及一位部级官员而迅速引来大量网友“围观”。

  仅仅几小时后,该文即被网站删除。尽管文中没有点出这位高官的名字,但不少“业界人士”已猜出所指何人,只是不知内情究竟怎样。此事,就这样慢慢陷于沉寂之中。

  整整两年之后,“部级高官与商人跨国骗贷”一事再次浮出水面,且这次该“高官”的职务姓名被实名举报者和盘托出——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

  举报人和被举报人同时出现在大众面前,一桩“实名举报高官腐败的事件”,一桩涉及高官家人和情妇的“非典型腐败案”,这次终于拉开了大幕。

  一番“较量”之后,刘铁男被中纪委“拿下”。

  有关刘铁男案还有哪些未解之谜,请看《环球人物》杂志驻外记者从日本、加拿大等地深入调查后发回的相关报道。

  发言人出面“辟谣”,当事人多次“露脸”

  实名举报一波三折

  《环球人物》杂志特约记者 | 陈杰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 肖莹

  2013年5月11日夜,位于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北里的“木樨地公寓”小区内,副部级干部刘铁男及其妻子被中纪委办案人员带走。

  次日上午11时,监察部网站破天荒地直接发布消息:“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14日,中组部通过媒体发布消息称,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党组成员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经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当天,国家发改委网站上的刘铁男个人主页被撤下。

  据悉,刘铁男是十八大以来继原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之后又一位被查处的省部级干部,亦是国家发改委2003年设立以来首个落马的部级高官。新华社第一时间发表微评:“近来,中纪委多次提倡实名举报,刘铁男终落马无疑传递了一种推进的正信号。恶有恶报,让贪腐蛀虫陷于人民监督的汪洋大海,它们必会无以遁形。”

  从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到他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历时5个多月,可谓“一波三折”。其间,举报人、被举报人、中纪委犹如一出悬疑剧中的3个角色,他们的每次出场、每个转场或每一句台词,都“揪”着社会和公众的神经:举报是否属实?举报人和被举报人有何新动向?中纪委究竟什么态度?

  三条“重磅”微博

  2012年12月6日上午11时许,在新浪微博上被认证为“财经媒体人”的罗昌平连发3条微博,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刘铁男。

  在第一条微博中,罗昌平举报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举报称,刘铁男在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做经济参赞时,经情人帮忙获得名古屋市立大学“修士学位”,但这属于荣誉证书,并非学位证书。第二条微博,罗昌平举报刘铁男与商人倪日涛结成官商同盟,称刘铁男在某机关任处级干部的妻子郭静华和儿子刘德成在倪日涛的公司持有股份,他们曾在进行境外收购时向国内银行骗贷。第三条微博,罗昌平则爆料贴出一张刘铁男与情人徐某的照片,并称双方因利益关系反目后,女方曾多次受到死亡威胁。

  3条微博一出,舆论哗然。而就在当天下午,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立即对媒体作出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诬蔑造谣。该新闻发言人表示,被举报官员已经得知此事,其本人正在国外访问。他还称,“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据媒体报道,刘铁男当时确实正在俄罗斯访问。作为国家能源局局长,那次刘铁男还在中俄能源谈判代表第九次会晤中,代表中国政府与俄罗斯有关方面签订了多项合作文件。事后,有知情者向媒体透露,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媒体的回应,就是在刘铁男的指示下进行的。

  2013年5月12日,人民日报发微评称,从被实名举报,到新闻办负责人否认严斥,再到今天证实接受调查,刘铁男的“剧情”跌宕起伏。实名举报在先,组织调查在后,这再次说明,创造条件让公众监督,是反腐制度化不可或缺的正能量。同时也要警醒: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举报过程艰难

  罗昌平进行实名举报后,国家能源局给的回应是“诬蔑造谣”,而有关纪检监察部门没有任何表态,一时间让他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据接近罗昌平的人士介绍,“那一段时间他确实压力极大”。

  此后近两个月里,罗昌平几乎再无关于此事的任何言论。另一方面,刘铁男则依然频繁地出现在公开报道中:

  2012年12月17日,刘铁男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等座谈;

  2012年12月18日,刘铁男出席全国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组织召开的“经济运行调节工作座谈会”;

  2013年1月7日,全国能源工作会议在京召开,刘铁男参加会议并作报告;

  2013年1月2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到国家发改委调研,刘铁男出席随后的座谈会,并出现在报道中……

  就在1月29日刘铁男“露面”的第二天,罗昌平再次发了一条“重磅”微博,称“中央有关部门已就本人实名举报(刘铁男)一事立案调查,是立案调查而不止已受理”。一边是举报人称已立案调查,一边是被举报人如常出现在多个重要场合,此事件越来越让公众觉得扑朔迷离。当时有媒体报道称,罗昌平曾认为解决他的举报事件有两个时间窗口,一个是在今年春节前,一个是在今年的全国两会前,但是直到两会召开,他也没等来更多的消息。

  又是两个月的沉寂过去了,就在人们渐渐淡忘这件事的时候,突然传出“刘铁男被中纪委带走”的消息。

  5月13日,罗昌平在其微博中写道:“刘铁男被查至今,我未接受任何媒体采访。那些举报内容,我历时一年进行核查,交叉佐证,举报后也绝非单线条发展。其中最艰难、最绝望的三四月,无一家媒体愿听我讲讲‘来龙’。现在大势既定,我无精力重复讲述,恳请媒体同行笔下留情,因为所有后果必须我自己承担,这非一个个体所能应付。”

  在此不难看出,作为举报人,罗昌平确曾经历过一段不寻常的时光。

  压垮刘铁男的“稻草”

  刘铁男的落马,一般人会认为是罗昌平实名举报的结果。事实上,正像罗昌平前文所说的,事件“绝非单线条发展”。据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调查,至少还有一个“线条”起了重要作用。

  依照惯例,国家能源局和国家粮食局、国家林业局等“国家局”一样,其一把手应该是中央候补委员或会在下一届党代会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因此,十八大前时年58岁的刘铁男,一直被认为会在仕途上“更上一层楼”。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刘铁男作为中央国家机关的全国党代表,在十八大上竟然连中央候补委员候选人名单都没能进入。有国家发改委内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12年5月,发改委多名退休高官就联名签署了一封对刘铁男涉嫌贪腐的举报信,并将信直接寄到了中纪委。随后,在这封举报信上签名的发改委退休高官们,先后被中纪委工作人员约谈。知情者说,或许中纪委对刘铁男的调查从那时就已经启动了。

  果然,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刘铁男不仅没能连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就连国家发改委之前“推荐”其进入政协的材料,“也被中组部退了回来”。

  两会后,只留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的刘铁男,在发改委12位副主任中仅排名第九位,分管经济运行调节、产业协调方面的工作。此后,国家发改委的官方网站上显示,排名在刘铁男之后的另一位副主任除自己分管的领域外,还“协助刘铁男同志负责经济运行调节方面的工作、协助刘铁男同志分管经济运行调节局”。这一“协助”,被一些熟悉部委业务的人士解读为“极不正常”。

  用一句央视春晚的小品台词来说,也许刘铁男这时已知道自己真的“摊上大事了”。

  还有更让刘铁男“心惊肉跳”的事,那就是十八大后中央表现出来的反腐决心。

  2013年1月9日,中央纪委常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崔少鹏,在中纪委监察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提倡实名举报,凡是实名举报的,优先办理,及时回复”。此表态很容易引发人们对罗昌平举报刘铁男一事的猜测。接着是1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央纪委第二次全会上,发表了著名的“老虎苍蝇一起打”的讲话。谁是“老虎”、何时打,再度引发社会热议。

  此后不久,罗昌平举报的“刘铁男官商勾结”事件中的商人倪日涛,被中纪委工作人员以“特殊理由”控制。此事再次向刘铁男传递一个信号,“在这件事情上,中纪委真的动手了”。

  这些,也许都是压在刘铁男身上的“稻草”,使他终于难以支撑了。刘铁男被实名举报后,国家发改委大院里的人发现,他越来越瘦了,精神几近崩溃,曾在办公室内打吊瓶……

  实名举报 反腐利器

  《环球人物》杂志记者 | 黄滢

  刘铁男被调查再次让“实名举报”成为街头巷议的热点。随着这些年来不断有官员因为实名举报落马,已经可以初步总结出实名举报人的几种不同类型和原因。同时,越来越多的案例也让人们对于实名举报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思考。

  下属举报,上司落马

  在众多实名举报的案例中,一种被称为“官告官”的现象格外显眼。所谓“官告官”,多是指实名举报人本身也处在体制之内,而下属举报上司是其中最为常见的一类。从现有案例来看,因为工作关系,下属和有违纪违法行为的上司接触较多,他们更能掌握情况,知道存在哪些腐败行为,也懂得哪些环节更容易出现问题,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举报。但下属举报上司所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并且很可能遭到打压报复。

  去年12月,时任四川省委副书记的李春城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而开始接受调查。在李春城落马的过程中,成都市金牛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长申勇的实名举报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李春城接受调查消息传出的当天,申勇就在其实名认证的微博上公开发帖,检举李春城的违纪行为。今年5月初有媒体报道了成都一些公务员发现自己的公务员身份在李春城主政成都期间不翼而飞。四川当地人士称,李春城在担任成都市委书记期间,破格提拔了不少干部,占用了大量公务员名额。这似乎与申勇举报李春城买官卖官、“任人唯钱”的内容相符。

  事实上,申勇早在2004年就开始了对李春城的实名举报,其间也经历了颇多坎坷。他曾以信函、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向中央反映问题,因为举报还曾被恐吓和“绑架”。 据其与战友龚厚钦的聊天记录显示,因为四处举报,一直想调回警局的申勇迟迟不能如愿。

  在广东英德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落马的过程中,英德市公安局副局长谢龙生和原政委朱应忠的实名举报更是直接揭开了郑北泉的腐败内幕。

  去年9月底,多个网站出现一篇揭发郑北泉干扰办案、威胁民警、充当涉毒团伙保护伞等违纪违法行为的帖子,署名为谢龙生和朱应忠。当年11月,郑北泉就被立案调查。

  谢龙生事后表示,自己在办理一起涉毒案件时,不断受到来自郑北泉的干扰。因为拒绝接受郑的指令,自己在案件未结的情况下就被调离了工作岗位。在举报郑北泉期间,谢龙生“卷款千万逃跑”的谣言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情人翻脸,爆出猛料

  “凡是贪官必有情人”如今似乎成了一个规律。不过,一旦没有“处理好”和情人的关系,遭到情人实名举报的话,乌纱落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在这类实名举报中,虽然举报人都是贪官们的情人,但举报的理由可谓五花八门。

  有的贪官因为想甩掉“包袱”,与情人断绝来往,被对方一怒之下揭了老底。山东省农业厅原副厅长单增德就属此类。单增德曾与单身女性苏春媛保持不正当关系长达6年,后因想甩掉包袱遭到对方的实名举报。2012年11月28日,单增德的情妇将两人一段午夜相会的视频和单写给自己的一纸承诺书放到了网上。承诺书的内容是“今天开始一个月之内(至12月20日止)与(妻子)张风云离婚。离婚后与苏春媛结婚。特此承诺。”今年1月,单增德被立案调查。

  另一类是贪官欺骗情人感情,骗局败露后遭到举报。2010年10月,一名自称是女记者的网友在一些论坛上发帖,用第一人称实名举报茂名市副市长陈亚春。“女记者”称自己被陈灌醉后与之发生关系,被谎称已离婚的陈亚春欺骗7年,一直保持不正当关系,后来才发现他并未离婚。于是她举报陈亚春是“大骗子、流氓、大贪污犯”。不久之后,广东省纪委就证实,陈亚春因涉嫌严重违纪问题,正在接受组织审查。

  经济纠纷,引发矛盾

  官员贪腐最直接的目的无非是一个“财”字。因此,由于贪官和其他人涉及经济纠纷而遭到实名举报也很常见。

  这种经济纠纷大体分为两类,首先就是分赃不均。2012年6月,已经退休、曾任福州市副市长达10年的杨爱金被证实因涉嫌违纪遭到 “双规”。纪检调查组在其办公室、家里共搜查出3000万元以及17套房产证。

  杨爱金事发,就源于其亲属、商人林某的实名举报。杨爱金的儿子与林某合作在福州闽侯县从事殡葬业。然而,因为股权和利润分配问题,两人产生矛盾,杨爱金的儿子还雇人殴打林某。因此,林某决定实名揭发杨爱金受贿的事实。

  第二类是贪官的贪腐行为损害了他人正常的经济利益,因此遭到对方举报。广东省陆丰市民黄坤意实名举报陆丰市公安局党委委员兼陆丰市碣石镇党委副书记赵海滨的案子就是这样。

  2009年,黄坤意出资340万元在惠州购置一幢面积达7790平方米的拍卖房产,但房产却被开发者之一的金宝建材公司以更高的价格卖给他人。如此“一房二卖”引发了官司。这场官司的双方当事人本应是实际购买人黄坤意和金宝建材公司法人代表“赵勇”。但是在调解法庭上,黄坤意对面坐的却是赵海滨——当时陆丰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原来,赵海滨就是“赵勇”。后来,赵海滨被黄坤意实名举报有双重身份,其个人和公司名下有192套房产。

  实名举报的优势和存在的问题

  今年1月,中纪委和监察部表示,欢迎各界群众通过各种方式对违纪违法行为进行举报,尤其是鼓励实名举报。再加上这几年来,实名举报在反腐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时间人们对于实名举报期待颇高。

  中国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秘书长张增田指出,实名举报一般具有信息确凿、真实性大等特点,并且能大大降低举报人诬告、错告的概率。

  虽然实名举报的好处显而易见,不过,仍然有不少地方需要改进,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对举报人的保护。实名举报其实并不是这两年才出现的,但之前很多举报人所走的路却十分艰难,甚至是惨烈。

  当年,河南省舞钢市八台镇党委副书记吕净一举报原河南省平顶山市政法委书记李长河的事件曾轰动了全国。吕净一在举报过程中,先是被判刑一年,随后又有两名持刀歹徒闯进吕家,吕净一被刺8刀,其妻当场身亡。如此惨痛的代价才换来了李长河的伏法。还有原石家庄建设委员会工程处处长郭光允举报原河北省委书记、省长、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程维高。2003年8月,中纪委对程维高严重违纪做出处理,并高度评价“正是郭光允同志义无反顾的举报,坚持不懈的揭发,使程维高案件初露端倪。”但在举报过程中,郭光允也曾经遭到打击报复,被劳教两年,并被开除党籍。

  针对以往实名举报人的遭遇,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保护实名举报人制度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官员财产申报制度。”张增田同样指出,在反腐比较成功的国家和地区,鼓励实名举报并严密保护实名举报人,是一条最基本的经验,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在制度和实践层面保护实名举报人。

  编辑|张建魁 肖莹 李静涛 美编|陈思璐

  图编|傅聪 编审|刘爱成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