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武汉惠民工程天桥搁浅2年成烂尾 不修不拆常被盗

5月24日,江岸区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回复说:2010年12月,该区有关部门了解到澳门路人行天桥南侧(即小花园一侧)主桥墩,与小花园地下空间规划有交叉。这次会议的纪要,是迄今涉及澳门路人行天桥缓建和重新选址的唯一书面文件。

\

图为:拆下的步梯堵死了人行道

  谁来拆走这座闹心桥

  编辑部:

  在汉口三眼桥家乐福超市门口有座烂尾桥。这桥原来是要修成一座人行天桥的,我们这里上下班交通流量大,也确实需要这样一座桥,可后来听说挡了正在修的浙商大厦的“风水”,就停工了。

  这个工程停摆两年多了,一直处于不修又不拆的状态。工地时常闹被盗。

  前些时,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将家乐福超市门口烂尾桥上本来立着的锈迹斑斑的钢制楼梯放倒下来,将人行道挤满了,行人无法通行。

  政府修建人行天桥本来是件好事,可这座烂尾桥如今却成了市民出行的安全隐患,尤其是在晚上,视力不好的人很容易会撞上去。而且残留的桥体也影响市容。恳请楚天金报帮忙呼吁一下,请有关部门早日处理这座闹心桥。

  市民殷先生

  2013年5月10日

  汉口澳门路人行天桥是武汉市政府2010年承诺修建的30座人行立交(含人行天桥和地下通道)之一,当年7月动工修建,市民曾给予极高期待。不料 ,开工半年后,这座桥的建设突然停摆,如今成了烂尾工程。其间,围绕这座桥的各种传言一度四起。近来,记者先后走访建设、规划、辖区政府多个主管部门和代建、承建单位,调查此桥缓建的缘由。至于这座桥究竟什么时候能建成,目前仍未得到确定答复。

  【桥之境地】

  闹市大断桥 难看又挡道

  5月12日下午,建设大道澳门路口,记者找到了殷先生所说的这座桥,只见残存的桥体四下零落。

  三眼桥的地名是这一带老居民的说法,现在这里叫澳门路北段,靠建设大道的路口有座家乐福超市。残存桥体影响最大的位置,就在这座超市前的人行道上:两根钢制立柱,其中一根主墩柱上顶着一块钢制平台,人行道上躺着一截钢制步梯,让人无法通行。平台和步梯锈迹斑斑,但接头油漆还未褪色,可见步梯挪到地上的时间不久。

  从该处穿过建设大道到马路对面,是一片城市小花园,在靠非机动车道的地方,也立着一截刷着同样油漆的立柱。

  在此处开摩的的张先生肯定地说,这桥停建两年多了。在一旁,张的同行徐先生也说,他从重庆来汉的时间不算太长,对修桥过程印象深刻,只是不晓得停工的原因。

  住在三眼桥的居民王斌说,这里每天上下班都很堵,主要是人车抢道,如果人行天桥修起来,交通肯定会顺畅许多。“现在倒好,桥没修起来,前面香港路口修地铁站,把车子都挤进三眼桥里绕道,这路更堵了。也不晓得是哪个还嫌堵得不狠,把这铁梯子横在人行道上。”

  在网络上,也有不少网民关注着这座桥的命运,一直追踪着这座桥的变化,不断在论坛上更新照片。从此桥被围板围起来开建的镜头,停工后的景象,直到现在的窘境,连2011年5月10日发生的一起离奇被盗案,也被“记录在案”。有一天,搁在该桥小花园一侧立柱旁的重达17吨的步梯离奇失踪,网民“管得宽”、“老梅”认为是被拆去当废铁卖了,便在网上追问:“这损失怎么算?”

  【桥之伤痛】

  当初缓建令 至今未解禁

  朱培佑,是这座桥承建方当初的项目负责人,目前已经离开承建单位中建六局。5月22日,记者找到了他。

  回忆起建桥过程,朱培佑显得有些激动。他说,这座人行天桥是2010年7月动工的。“钱全部都投进去了,光材料就花了300万元左右。请了四五十人安装,两边的桥墩打桩、混凝土浇灌,步梯也开始安装了,只剩下坡道、过街梁还没安装,其实都做好了,放在厂里。”朱培佑停顿了一下,突然提高声音说:“可到了12月份,突然接到通知说,缓建!”

  朱培佑透露,他后来多次找到代建单位武汉桥建集团询问此事。得到的答复说,缓建令是政府下的,政府会统一安排。至于缓建的原因,他打听到是浙商大厦地下通道的问题,具体情况一直都没弄明白。

  在武汉桥建集团总工办,工作人员小王证实了朱培佑的说法。小王告诉记者,澳门路天桥的全称是建设大道澳门路天桥,当时走了招投标程序,由朱培佑代表的承建单位建设。按惯例,武汉桥建集团先打预付款,其他资金由承建单位垫资,到竣工验收后再结算尾款。“工程缓建,承建单位的损失不小。至少有两三百万元耗在里面,无法结算。”

  停工后,朱培佑只好每天派人看护工地,可没想到5个月后的一天,工地上的步梯竟在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他向警方报了案,但至今没能查出结果。

  【桥之失落】

  规划生冲突 烂尾两年多

  记者通过武汉市城投集团办公室,找到了武汉桥建集团工程处负责人邓文辉,他对这座桥的情况比较了解。他告诉记者:“这座桥之所以缓建另有原因,当时是江岸区政府突然介入。”

  武汉市城建委办公室方主任,则给了记者另一种说法。他说,缓建的原因是该桥的建设与地铁的规划起了冲突,具体情况可去问规划部门。

  记者随后找到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管理局(下简称武汉市规划局)和江岸区政府了解情况。记者将书面采访申请递交到武汉市规划局后,至今没有得到回复。

  5月24日,江岸区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回复说:2010年12月,该区有关部门了解到澳门路人行天桥南侧(即小花园一侧)主桥墩,与小花园地下空间规划有交叉。该地下空间是为缓解周边停车压力,预留建地下停车场的。这个地下空间的开发权在招标后被在建的浙商大厦的投资方摘牌。因此江岸区政府向武汉市政府提出了缓建该桥的请示。

  这名负责人还介绍,此后围绕该桥的问题,相关部门曾组织过多次沟通,但因地铁7号线等规划相继出炉,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该人行天桥北侧(家乐福超市一侧)坡道与地铁香港路站5号出口相邻,影响车辆通行和交通组织;其北侧桥墩桩基还影响地铁香港路地下换乘车站(地铁3号线、6号线、7号线换乘)地下施工的组织;其南侧的主梁及坡道桩基,与地铁7号线相交。

  【桥之叹息】

  原址被否定 新址无音信

  至此,澳门路人行天桥缓建的原因似乎清楚了。但仍留有疑问,该桥既然不能建,为何又不拆?

  今年1月29日,武汉市城建委召集有关单位就澳门路人行天桥开了专题协调会。参加此会的有武汉市规划局、江岸区建设局、武汉市城投集团、武汉桥建集团、武汉市交通设计院和武汉市市政设计院等单位。

  这次会议的纪要,是迄今涉及澳门路人行天桥缓建和重新选址的唯一书面文件。该纪要证实,澳门路人行天桥最初是因市有关领导批准了江岸区政府的请示后,暂停施工的。

  会议纪要的主要内容,一是由武汉城投集团结合原址周边的项目建设,按照武汉市规划局的意见,对天桥进行优化选址,并将优化方案报规划局审批、办理相关规划手续;二是结合新的建桥规划审批方案,对已建成的天桥构件经检测合格后再利用,不能利用的构件损失由武汉城投集团与江岸区有关部门协商解决等。

  对会议纪要的内容,武汉市城投集团及其下属武汉桥建集团有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作为建设方,他们对优化选址一事实在难以下手,关键是“优化”的标准不清楚。距离选址再建这座桥的协调会又过去快四个月,澳门路人行天桥能不能继续建设,会在哪择址再建,目前尚未得到确定答复。

  值得欣慰的是,武汉桥建集团和江岸区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均表示,如果目前该桥原址上确实存在占道扰民的问题,将马上组织人员解决。

  市民殷先生认为,能不能建,何时能建成,希望有关部门能出面给个准信,大家也不是说不理解,但一直这样拖着,对政府的形象不大好。(记者张军)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