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南昌大学校长落马调查:为建校区挪用学生补贴

多位不愿具名的学生、教授向记者反映了周文斌任内,教师补贴被削减、学生每月伙食补贴停发的情况。除周光文和周文斌被查处外,被查处的还有原南昌航空大学党委书记王国炎(2012年6月被双规)、副校长刘志和,以及江西师范大学基建处原处长谌光明。

  多位不愿具名的学生、教授向记者反映了周文斌任内,教师补贴被削减、学生每月伙食补贴停发的情况。公开资料显示,南昌大学2006年在校本科生有6万余人,按当时最低40元每月计算,每年停发的补贴在2880万元左右。

周文斌

   周文斌

   当得意门生周文斌2002年升任南昌大学校长、大搞校区建设时,不爱说教的导师李学礼教授,还是忍不住多次提醒周:不要出问题。

  11年后,一语成谶。

  江西省纪委5月10日对外宣布,周文斌因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据该省纪委官员向早报记者透露,周文斌涉及南昌大学新校区基建贪腐问题。

  草根出身的周文斌走上厅级岗位,缘于他赶在2002年江西高校兴建新校区前,在东华理工新校区建设时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建设模式——其核心是“用学校规划楼盘的经营权吸引社会资本投资建设新楼盘”。

  而让他下位的,恰恰也是这套缺乏监督的建设模式。

  早报记者调查发现,周文斌的这套模式还被拓展到江西省内其他几所高校的新校区建设中,由此也滋生了一连串的基建腐败案:江西师范大学原基建处处长谌光明,南昌航空大学原副校长刘志和、原党委书记王国炎等均因基建贪腐被查处。

  南昌大学校长周文斌要被调查的传闻,事发之前就已经在南昌市检察系统出现。

  江西省纪委的行动,最终在5月9日下午展开。南昌大学教授洪伟(化名)告诉早报记者,那天下午,纪委工作人员从南昌大学校长办公室将周文斌带走。

  被纪委带走的当天上午,周文斌还参加了女陶瓷雕塑家赵坤在南昌大学美术馆举办的“源·像”陶瓷雕塑展。

  周文斌当天身着白色衬衣、灰色西裤,穿着干练。在雕塑展开幕仪式现场,周文斌代表校方接受赵坤赠送的一尊白色大象雕塑作品。

  但当天到场采访的当地媒体记者回忆,周文斌在发言时声音比较小,也没有什么逻辑、语无伦次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不太好。

  洪伟说,周文斌被带走,他并不感到意外。让他意外的是,最近几年他常听到有人在写材料举报周文斌贪腐,但相关部门直到今年才行动。

  相对于洪伟的淡然,南昌大学大四年级学生则比较关心一个问题:“大学毕业证书会不会没有人盖章?”

  大四女生岳悦得知学校校长被纪委带走后,第一时间就向学姐咨询。

  当时,身在外地实习的岳悦听到校长被纪委带走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入学四年,她和周文斌的交集仅有那么短短几次,但从她自己的观察来看:“周文斌还算是个好校长,特别有亲和力。”

  岳悦印象最深的是在2011年,南昌大学90周年校庆前夕,周文斌和南昌大学其他校领导共同演绎了走调严重的MV《心手相连》。

  岳悦说,能把自己唱歌不好的一面表现出来并让大家都看到,“我觉得校长特别有亲和力,没有什么架子。”

  另外,周文斌留给岳悦的印象是开通实名微博与学生交流。

  通过四年来对南昌大学的了解,岳悦发现,如今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的高楼、宽敞的教室、优美的环境,和周文斌的努力也分不开。

  5月10日下午,江西省纪委发布消息确认周文斌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据悉,有关部门调查周文斌违纪行为的线索之一,就涉及到南昌大学新校区的基建项目。

  1 周文斌的厅官路

  担任华东地质学院院长助理组建分析研究中心,让人看到周文斌工作能力强、有魄力。1995年10月,35岁的他被推荐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行政级别达到副厅级。

  对周文斌严重违纪感到惊讶的,还有李学礼教授。

  今年77岁的李学礼,是原华东地质学院院长,周文斌是他的得意门生之一。

  1960年10月出生的周文斌,父母是技术工人,高中毕业后遇上十年“文革”。

  和当时多数青年人一样,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是必须经过的一道坎,他到湖南衡阳里仁知青林场开始新的生活。

  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时,周文斌已是知青队队长,但他仍向往大学殿堂。

  周文斌曾在回忆那段生活时说,在林场劳作的他,为了晚上复习功课有照明灯,他主动到食堂里客串“火头军”,每天3点起床蒸饭,休息时便在油灯下自习。

  1978年秋天,周文斌考入华东地质学院(现东华理工大学)地质系水文地质专业,李学礼则是当时的系主任。

  “他人很聪明、好学,做事儿认真,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品行也比较好。”李学礼回忆说。

  基于上述因素,1982年,周文斌留校任教,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地质系教师。在任教期间,周文斌还考取了李学礼的研究生。

  担任8年教师后,周文斌于1990年12月走向管理岗位——华东地质学院水文地质工程系副主任。此时,李学礼已经担任华东地质学院院长一职。

  在水工系副主任蛰伏4年后,周文斌开始进入学校管理层,他在1994年12月任院长助理,协助李学礼分管科研、教学工作。

  担任院长助理不久,由于学院缺少数据分析中心,李学礼安排周文斌组建华东地质学院分析研究中心。周文斌及时组建的分析研究中心,让李学礼看到其工作能力强、有魄力。

  院长助理岗位上的出色发挥,为周文斌在学校领导年轻化过程中赢得了升职的机会。

  1995年10月,35岁的周文斌被推荐担任华东地质学院党委委员、副院长,行政级别达到副厅级。

  升职后,周文斌又考取南京大学放射性地质与勘探专业在职博士。“他的研究课题,也是我当时推荐的。”李学礼说。

  在授业恩师麾下做了6年副院长后,2001年3月周文斌更进一步,他被江西省委组织部任命为华东地质学院(后更名为东华理工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顶替因年龄原因退休的李学礼。

  2 华东理工模式:想尽一切办法筹钱

  “自己省一点,上面的钱要一点,别人的钱用一点,以后的钱用一点”。其中“用别人的钱”,就是多种渠道引进社会力量参与办学。

  41岁时开始掌管一所15000名学生的高校,周文斌首先面临的是1999年开始的高校扩招带来的机遇,但东华理工学院陈旧的硬件设备和较低影响力成为机遇的拦路虎。

  李学礼说,在他担任院长期间,学校校区面积只有326亩,建筑面积14.4万平方米,校区比较小。

  周文斌上任伊始,就开始借着教育改革契机进行校区扩张,谋划超常规的跨越式发展。他在东华的口号就是“两年再造一个华东地质学院”。

  首先,是在东华理工学院抚州校区扩建南区。而后,为了提高学校影响力,东华理工又在南昌拿下一块地皮。“我们学校是当时江西省内最早拥有两个校区的学校。”东华理工大学经管学院一位退休副教授自豪地说。

  “如果是我,我肯定不敢这么干。”习惯稳扎稳打的李学礼说,但这让他看到周文斌改革创新的一面。

  李学礼选择稳扎稳打,很大程度上是受困于资金问题。华东地质学院的校名在更名为东华理工学院、东华理工大学的同时,其主管单位也由原来的核工业部直管变为省部共建。但江西省经济在2001年左右并不发达,高校建设资金较为缺乏。这个问题,其实从周文斌上任伊始就困扰着他,并且比李学礼更严重。

  李学礼早年留学苏联,很多同学曾在国家核工业部任职,在他退休后,核工业部每年能要到的上千万元资金顿时没了影儿。另因偏居抚州,东华理工得到省里的资金支持也不算多。

  对于那段窘境,周文斌曾回忆说:“我在东华也有过一段非常危险的时期,到处开工,到处要用钱。盖教学楼就有24000平方米,但我手上没有钱,动不动工?我咬咬牙说动工,先叫基建队押资,把押资的钱都用掉了。”

  “钱从哪里来?”这个问题一直纠结着周文斌。

  最后,他想出具有东华模式的办法:“自己省一点,上面的钱要一点,别人的钱用一点,以后的钱用一点”。

  “自己省一点”主要是学校合理进行资源配置;

  “上面的钱”主要是要财政部、国家计委的钱,这些钱应该多去要;

  “用别人的钱”就是多种渠道引进社会力量参与办学;

  “用以后的钱”就是先到银行把钱借过来,把房子建起来以后很快就能形成生产能力,偿还自然不成问题。

  在“东华模式”的指引下,高达五六千万元的东华理工老食堂改造工程,东华理工通过经营权置换社会资本投资,一分钱没花建成。

  除了在食堂改造中引入社会力量外,东华理工学生宿舍的建设,也在江西省史无前例地引进社会资本建设。

  通过这种模式,周文斌上任一年多时间,东华理工抚州、南昌两个校区面积达到3000亩、建筑面积94万平方米,各项建设总投入达到3个多亿。周文斌说:“这3个多亿如果坐等就没有了。通过多种渠道一搞活,最后一盘点,钱都用不完了。”

  在打破资金窘境并成功建设新校区后,周文斌对自己的评价是:“一个没有胆量的人是做不成事的。怎样才能有胆量呢?首先胆量是随着才气走的,其次无私才能无畏。”

南昌大学医学院前湖新校区

 

  南昌大学医学院前湖新校区

 

  3 为了筹钱,教师补贴消减,学生每月伙食补贴停发

  2003年9月,南昌大学与香港多伦多集团签订建设前湖校区后勤设施协议,香港多伦多集团出资建设,建成后,多伦多集团拥有前湖校区内步行街的15年经营权。

  周文斌在东华理工的成绩,很快引起时任江西省有关领导注意。

  同时,江西省内唯一一所211工程学校南昌大学也正面临新校区——前湖校区的建设。南昌大学前湖校区位于南昌市郊红角洲,占地面积3600亩(不包括2005年医学院前湖校区900亩)。

  基于此,周文斌成为被省里圈定的南昌大学校长候选人之一。

  2002年11月,周文斌从候选人中胜出,成为省委确定的南昌大学校长人选。任命通知在2002年12月17日下达,42岁的周文斌任南昌大学校长、党委副书记,周文斌当时也被媒体称为江西省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学校长。

  在周文斌履新南昌大学的第12天,南昌大学举行前湖校区奠基暨开工典礼仪式,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由此拉开序幕。

  摆在周文斌面前的问题依旧是缺钱。

  已经熟练操作的东华模式“几个一点”成为周文斌最重要的筹钱方式,周文斌认为,南昌大学的事情更需要胆量,更需要气魄。

  在“自己省一点”这个筹钱方式上,老师和学生都成为“省一点”的对象,这是过去几年南昌大学争议最大的话题。

  多位不愿具名的学生、教授向早报记者反映了周文斌任内,教师补贴被削减、学生每月伙食补贴停发的情况。2003级一不愿具名的学生称,秋季入学时,这笔补贴是存在的,但周文斌上任后,这笔补贴再也没向学生发放。

  据了解,南昌大学2000级学生每月伙食补贴为40元,而有的年级学生则表示补贴为60元。

  公开资料显示,南昌大学2006年在校本科生有6万余人,按当时最低40元每月计算,每年停发的补贴在2880万元左右。

  有较真的教授和学生曾对此询问,得到的答复是支持新校区建设,但从头至尾,学校从未对资金流向进行公示。

  在大力推进“自己省一点”的同时,其他几项筹钱方式也在同步推进。

  在吸引社会力量投资时,周文斌把学校的建设项目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是社会资金不太愿意投资的项目,比如教学楼、图书馆,投了钱也没什么钱可赚。对于这些项目,周文斌的打算是从银行贷款自己来建;

  另一部分是有效益的,比如宿舍、食堂、宾馆,有社会资金愿意投资,都给人家搞。这也就是现在通行的BT(建设、移交)、BOT(建设、经营、移交)模式,指一个项目的运作通过项目公司总承包,融资、建设验收合格后移交给业主,业主向投资方支付项目总投资加上合理回报的过程。

  周文斌在南昌大学的校区建设模式,很快收到成效。

  2003年9月6日,南昌大学与香港多伦多集团签订建设前湖校区后勤设施协议,协议资金2.2亿元。香港多伦多集团出资、建设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学生公寓,连同配套的食堂商业街等项目。建设结束后,多伦多集团拥有南昌大学前湖校区内步行街的15年经营权。

  对于自己采用超前的校区建设模式,周文斌曾说,BOT也好,BT也好,我们把所有能想到的,市场上有的,甚至市场上没有的融资办法,都拿来了,都用了。也有我们自己发明的办法。

  4 年轻校长的野心:要超过清华、北大

  公开报道显示,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需投入的资金高达25亿元,整个校园园林景观投入1亿多元,三个广场投资近8000万元。

  2006年6月,南昌大学前湖新校区基本建成。

  按当初的要求,南昌大学新校区3600亩空地上的100万平方米建筑规划,建设要高起点、高质量、高水平,让校园具有山水园林的特色。

  周文斌在这个基础上提出更高的要求:“南昌大学前湖校区要建成全国第一流的校园,要超过清华、北大。”

  赶超国内名校,周文斌在任时不止一次提出。2012年9月,周文斌在北京参加南昌大学新闻系首届北京系友会时说:“我们的新闻系要超过人民大学新闻系。”然而,这次系友会恰好在人民大学举办。周文斌的发言让参会的祝姿(化名)倍感尴尬的同时,也让她觉得曾经的校长比较浮夸。

  当然,这些浮夸也体现在周文斌欲将南昌大学新校区打造成全国第一流的校园建设过程中。

  有公开资料显示,南昌大学整个校园园林景观投入1亿多元,校前区广场、校大门广场、卧龙广场三个广场投资近8000万元,校园内自由女神、贝莲、中华正气龙三座雕塑投资800多万元。一座水体面积100多亩的人工湖投资4000余万元。

  公开报道显示,南昌大学新校区建设需投入的资金高达25亿元,但南昌大学财政连续多年赤字,全年总预算还不到2亿元。

  这些巨额的开销,周文斌利用自己的模式引进了不少社会资本投资,但也欠下了巨额债务。2007年,曾任该校副校长、新校区建设总指挥的邵鸿在两会期间提及南昌大学的债务问题时说:“负债20亿元,每年利息就要1.1亿元,全校收入不到3亿元,每年仅够付息,需采取用新贷款还旧贷款的办法维持。”

  面临巨额的债务压力,南昌大学通过老校区土地置换、省政府专项资金、重组债务、调整银行贷款结构、延长还款期限进行化解。

  今年年初的江西省两会上,江西省人大预算工委的一名官员向媒体表示,南昌大学的债务危机通过近几年的省财政专项资金以及卖地还款,已经化解得差不多。但是,这并不代表危机解除了,欠债规模仍不小。

  5 基建发案

  2010年6月,南昌大学时任基本建设处处长周光文等人被司法部门以涉嫌受贿立案调查。前湖校区主要管理机构是前湖校区工委、管委会,校长周文斌任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

  当周文斌依仗独特的校区建设模式取得成功上位的同时,这个模式拉他下位的陷阱也开始出现。

  2010年6月,南昌大学时任基本建设处处长周光文等人被司法部门以涉嫌受贿立案调查。而在2009年,时任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王伟在全国教育纪检监察工作会议上就指出——教育系统基建领域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早报记者获得的判决书显示,周光文先后担任南昌大学基建处副处长、南昌大学前湖校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兼前期工作部主任、南昌大学基建处处长、校招投标领导小组委员等职务。

  周光文职务带来的权力,在招投标、物资采购、建筑商选择等方面,先后收受14人钱财,共计341.7万元、65万港元、6.5万美元,最后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一名曾向周光文行贿的商人说,周光文的职位对工程中标起不了决定作用,送钱只是为了搞好关系。

  根据2003年8月11日南昌大学颁布的《南昌大学前湖校区管理工作实施办法》,前湖校区主要管理机构是前湖校区工委、管委会,校长周文斌任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前湖校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邵鸿任副主任。

  知情人介绍说,周光文原本是东华理工测量系副主任,比周文斌先到南昌大学任职。

  多位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说,前湖校区建设过程中,常听到有人举报周文斌。并有知情人指出,2010年调查周光文时,就已经牵涉出周文斌,而纪委办公室的举报材料要以袋来计算。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说,在周文斌被带走前,纪委还曾提审过周光文。对此,江西省纪委官员说,周文斌严重违纪的确和南昌大学新校区基建贪腐问题有关。

  6 大权独揽不受监督制约

  从东华理工开始,周文斌在新校区建设时,关键问题上,周文斌更多的是采用一把手决策。而在2005年4月至2007年2月,周文斌还曾一度校长、党委书记一肩挑。

  而就在周文斌被省里重用、调任南昌大学的同一年,江西不少高校掀起兴建新校区之风,通过高校外扩至郊区,拉大南昌城市框架,主要有昌东、昌北两大高校区。昌东以江西师大为代表,昌北以南昌大学、南昌航空大学为代表。2002年,履新南昌大学的周文斌曾对本地媒体说:“目前,江西省有几个高校都采用了东华的模式。”

  但这一轮建设却同样滋生了一连串的腐败。

  除周光文和周文斌被查处外,被查处的还有原南昌航空大学党委书记王国炎(2012年6月被双规)、副校长刘志和,以及江西师范大学基建处原处长谌光明。

  其中,王国炎曾任南昌大学政法学院院长、谌光明则是南昌大学原基建处副处长。

  2009年5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谌光明2003年2月至2008年5月任职期间,趁着学校大力开发新校区,受贿480万元(其中280万元“分红”因案发未遂),其被判刑15年

  而刘志和则是今年2月在江西新余市中级人民法院过庭,他因在担任南昌航空大学新校区建设总指挥期间,先后41次收受他人262.2万元贿赂,被判刑15年。

  对于江西高校发生的几起高校建设贪腐案件,江西省纪委常委、监察厅副厅长李泉新对早报记者表示,涉案人员被调查,说明纪委监督机制是完好的。他认为,接连发生这样的问题,主要还是涉案人员经不起诱惑。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高校基建中标的工程项目利润一般在15%以上,有些项目的利润甚至可以达到30%,这就使得商人想方设法通过给予回扣、行贿等各种非法手段买标底和挂靠权。

  从1986年担任学校一把手到2001年退休,李学礼就遇到多次商人上门送礼的情况,但他总结了一套校园防腐经验。

  任职期间,对于学校的基建工作,李学礼将权力下放给一名副院长专门分管。“这样做的好处在于,我可以实时对这名副院长进行监督。”他还说,商人上门找到自己,“不管基建”也是拒绝商人最好的办法。

  李学礼说,我国高校实行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党委书记一般负责管理人事,学校行政、财权主要集中在校长手中。若校长强势,很可能会出现一个人说了算的局面,监督效果将大打折扣。而这个局面,恰好在周文斌身上体现。

  从东华理工开始,周文斌在新校区建设时,关键问题上,周文斌更多的是采用一把手决策。

  在回忆“用经营权吸引社会资本建设东华理工学生宿舍”一事时,周文斌说,由于这是江西先例,党委会讨论时意见分歧比较大,他便以“我是法人代表校长,这些事情我可以做主,出了问题也由我来负责”拍板决定。

  周文斌到了南昌大学后,2002年12月至2005年4月,南昌大学党委书记人选一直空缺。同时,2005年4月至2007年2月,周文斌还曾一度校长、党委书记一肩挑。而这期间,南昌大学恰好进行新校区建设。

  南昌大学建设过程中,李学礼也曾多次提醒周文斌——不要出问题。但是,碍于周文斌的身份和师生关系,李学礼并没有把这套防腐经验传授给他。(文/谢寅宗)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