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上海白蚁并未明显增加 总体数量低于去年

当晚,来自美国的“后街男孩”组合在上海大舞台巡演,入口处明亮的灯光吸引了庞大的白蚁群,引得胆小的女观众连声惊叫。上海市房管局人士坦言,与上世纪90年代的最低值相比,如今的上海白蚁数量可能略有反弹。

  上海白蚁并未明显增加

  总体数量低于去年

  本报记者 孙小静

  5月28日,家住上海市中心的姜女士,吃过晚饭,拿过报纸看。不多会儿,突然“扑”的一声,报纸上落下一只小飞虫。接着,又是“扑”的一声。她奇怪地抬眼一看,明亮的灯下,飞舞着不少小飞虫。她看向窗子,纱窗外爬满小飞虫。

  这几天,市民晚上外出,也会看到路灯下一团团白蚁飞舞。市民疑问,“上海白蚁是不是突然爆发了?”

  “根据监测,上海今年上半年的白蚁总体数量低于去年。”上海市物业管理行业协会白蚁防治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朱琴芬表示。

  今年上半年上海的气温不高,白蚁不多。“这几天,上海温度突然上升,且潮湿闷热,家白蚁迅速成熟,并分飞求偶。”朱琴芬说道。以上海市物业服务热线“962121”为例,5月27日接到市民相关白蚁的咨询、求助、投诉电话14个,28日升为97个,29日跃升至279个,30日又跌至97个。29日的电话量跃升,正是由于28日晚天气特别闷热,白蚁数量剧增。

  当晚,来自美国的“后街男孩”组合在上海大舞台巡演,入口处明亮的灯光吸引了庞大的白蚁群,引得胆小的女观众连声惊叫。次日,媒体集中对白蚁作了大量报道,这也促使了“962121”热线的接线量上升。

  “其实,上海今年的白蚁数量比去年还低。”上海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些年来,上海的白蚁数量基本稳定,并没有明显增加。而且由于上海旧改的加快,老式砖木结构房子日益减少,白蚁数量有下降趋势。

  不过,上海市房管局人士坦言,与上世纪90年代的最低值相比,如今的上海白蚁数量可能略有反弹。最重要的原因是我国加入了斯德哥尔摩公约,禁止使用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氯丹、灭蚁灵两种高效灭蚁药物即在禁用之列。现在取而代之的是环保灭蚁药物,相对而言,药物的持续有效性有所下降。“当然也有气候变暖、城市绿化增加等因素。”朱琴芬补充道。

  “市民可以自愿选择求助专业单位进行白蚁预防,但我们也不做任何强制要求。”上海房管局有关负责人解释道,“打个不恰当的比方,白蚁如同苍蝇、蚊子,我们都是发现再治、定点清除。”他表示,这也是为了尽量不扩散使用药物,更好地保护环境。

  不过,房管局人士也认为,由于目前房屋产权的多元化,房屋灭蚁的主体应该是产权人。“由于散白蚁对房屋地板、门窗、家具等的蛀蚀比较明显,通常业主会要求我们上门灭蚁。”上海申宏白蚁防治有限公司经理许建相告诉记者,“而家白蚁的危害更隐蔽,需要寻找其巢穴,费用也要上千元至数千元,很多业主就不做了。”

  为此,上海市房管局加大宣传力度,在全市老旧小区集中区域张贴白蚁防治宣传海报4万张,向街道、房办、物业公司和重点防治区域的住户发放宣传手册25万份,并在市房管局网站、上海住宅物业网站及上海发布微博介绍房屋白蚁防治知识和专业灭治单位的联系方式。“让老百姓都参与到白蚁防治中来,让他们不仅了解相关常识,同时也推动他们的防治意识,加大求治力度。这也是新的群防群治方式。”房管局人士表示。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