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这里的饭好吃 八旬老人的回家故事

5年来,温州瑞安的吴洪斌三兄弟一直在找妈妈。直到有一天,黄妈妈说,自己家住岩下村(谐音),名字黄碎柳(谐音)。原来,黄妈妈的老家就在他的辖区岩下村,走失之前跟大儿子吴洪斌搬到了瑞安塘下。

  原标题:这里的饭好吃 我要吃两碗再回家 八旬老人的回家故事

  5年来,温州瑞安的吴洪斌三兄弟一直在找妈妈。他们的母亲名叫黄碎柳,有点老年痴呆,出走前已经81岁了。

  为了找到她,兄弟三个卖掉了一间小房子,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请人去家附近的小河里打捞过,但始终没有找到母亲的下落。

  尽管如此,三兄弟都相信,妈妈一定还活着。

  就在前两天,瑞安湖岭派出所给吴洪斌打来电话——妈妈找到了。原来,妈妈并没有走远,一直住在温州第七人民医院里。5年时间里,她已经成了这家医院里一位特殊的客人。

  五年前

  被送进医院的黄妈妈,以为自己到家了

  2008年1月8日凌晨3点,瓯海南白象派出所民警将一名八十岁老人送到了温州第七人民医院。

  “刚送来的时候口齿不清,精神状态很差,估计好几天没吃饭了。”其中一个主治医生叶嘉恩说。

  这个人,就是吴洪斌三兄弟的母亲黄碎柳。

  就在四天前,也就是2008年1月5日,黄碎柳晚饭后出门散步之后,再也没找到回家的路。

  “我妈妈被车撞过一次,加上年纪大了,脑子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连家里住在哪里都说不清楚。”儿子吴洪斌说。

  黄妈妈一到医院,当时的主治医生赶紧叫来了护工。护工帮妈妈洗完澡,换上一身干净衣服,还叫了一份粥给她吃。

  “儿子!儿子!”喝完粥的她抱着医生就开始哭——她以为自己到家了。

  五年来

  医生护士把她当成自己妈妈悉心照料

  在医院的5年,黄妈妈就一直像在家一样生活

  温州市第七人民医院也是温州市精神病医院,是慈善助医定点医院,部分经费由温州市政府拨款。主治医生叶嘉恩说,黄妈妈送来的时候身无分文,也没有随身衣物,虽然政府拨款有限,但医院总会想方设法地让她吃好穿暖。

  夏天,怕黄妈妈热着,医生会特别从家里带冰镇红豆汤给她喝;冬天,怕黄妈妈冻着,医生又给她买来棉毛衣裤,还去福利机构替她领了羊毛衣和羽绒衣。

  黄妈妈身体不舒服,医生们给她买馄饨;黄妈妈不爱洗澡,护工就像哄孩子一样哄她洗;黄妈妈想儿子了,值班护士就拉着她的手唱歌给她听。

  体弱多病的黄妈妈经过医护人员一段时间的精心治疗和照顾,精神状态很快恢复了。

  有一阵,黄妈妈说自己叫“吴碎柳”,有3个孩子,但记不得孩子的电话和地址。因为记错了姓,警方没办法查到更多的信息,黄妈妈也就继续在医院里住了下去。

  五年后

  终于能回家了,黄妈妈却有点舍不得

  有时候,黄妈妈相对清醒,会拉着医生说家里的事。可这些零碎的线索追到最后,都以失败收场。

  可医生们都觉得,黄妈妈总有一天会记起自己叫什么。所以,叶嘉恩每天到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她:老妈妈,儿子来看你了,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直到有一天,黄妈妈说,自己家住岩下村(谐音),名字黄碎柳(谐音)。

  叶医生再次发出寻人微博。有网友提供线索:瑞安湖岭有个岩下村。

  抱着一线希望,医护人员拨通了瑞安湖岭派出所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辖区民警林建隆,一听“黄碎柳”的名字,他一下就激动起来。

  原来,黄妈妈的老家就在他的辖区岩下村,走失之前跟大儿子吴洪斌搬到了瑞安塘下。老人走失后,吴家人回岩下村寻找母亲,林建隆还帮过忙。

  就这样,医生们总算帮黄妈妈找到了家人。

  叶嘉恩告诉记者,5年来黄妈妈的住院费、治疗费等高达10多万元,但考虑到黄妈妈是低保家庭,就不再额外要黄妈妈的儿子付医疗费了。“黄妈妈的农村医疗保险能报销就最好,不能报销,我们就另外想办法。”

  在医院住了五年,终于要回家了,黄妈妈还有点舍不得。吴洪斌去接她那天,她拉着儿子的手说:“这里的饭好吃,我要吃两碗饭再回家。”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