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评论:步履维艰的“拉撒文明”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873年,日本和尚小栗栖香顶来中国云游,对当时有些中国人随地拉撒的行为非常不爽,写道:“中国人不知廉耻,白昼路上放屎,日人尊儒教,此等不恭,人人耻之。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1873年,日本和尚小栗栖香顶来中国云游,对当时有些中国人随地拉撒的行为非常不爽,写道:“中国人不知廉耻,白昼路上放屎,日人尊儒教,此等不恭,人人耻之。”《日本的厕所》一文,谈到了日本的粪便利用与对厕神的供奉。自古以来,日本人认为,每吃一口饭都领受了厕神的恩赐,要是厕所有味儿,这顿饭还能吃好吗?所以他们最讲究厕所卫生,最崇尚厕所文化,当然小栗栖香顶发那般的感慨也就不足为怪了。

  近代中国,其实有不少人也在为国人的拉撒头疼。1896年李鸿章进行环球之旅,见到英法街头的公厕一冲即净很是艳羡。回国后马上向西太后推介,可当时的北京,连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厕所都没有,即使立刻修建自来水厂,一冲即净都不可能。四年之后八国联军打到北京,洋人烧杀淫掠也就遇到了一个颇为头疼的大麻烦,遍地屎尿下不去脚,他们自己内急了也无处方便。为此联军首领瓦德西竟然发布了“随地大小便格杀勿论”的野蛮告示,不少京师人真的为此而牺牲。直到民国,北京有了不收费的公共厕所,但是不少人积习难改,旧文人宣永光怒不可遏:“要想改掉中国人随地便溺的毛病,只能把八国联军再请回来!”此言虽近荒谬,但是也汹涌着他声讨的激愤。鲁迅在北京寓居,因为痛恨有人在他家门口便溺,也传下过“三次提醒不改者,用弹弓打”的逸闻。

  至今,国人随地便溺的毛病仍未全改。我家不远处有一很大的公园,其间一处常作棋牌、演奏、相亲用的游廊拐角,从未干涸过尿迹。与游廊咫尺就有一派出所,一日我与一警察在门口相遇,吞吞吐吐地报告“尿情”,那位警察同志白我一眼说:“你怎么知道那是尿?我管卫生吗!”没容我反应过来他又说:“成,你跟我去指认是哪个打牌的尿的!”我晕,见义可以,勇为不敢。

  千百年的积习难改,光有觉悟道德还不够,责任情感才更有裂度与震慑力,包括在拉撒上。 魏润身(首师大文学院教授)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