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内外结合推动 “控烟”要从娃娃抓起

《清远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听证会昨日举行。烟民代表郭先生则认为,必须严惩向未成年人售卖香烟的商店,“有些商店为了利益,不惜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建议鼓励市民举报这些出现违规的商店。

\

 《清远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听证会昨日举行。 王良珏 摄

\

 火苗不仅点燃了香烟,也加速燃烧了吸烟者的生命。 王良珏 摄

   清远举行公共场所“禁烟”听证会

  ■关注“世界无烟日”

  ●听证会上对控烟工作建议选登——

  在烟草包装上印上骷髅骨头头像或者发黑的肺部图片,起到震慑效果。

  ——汽运集团代表 梁寨好

  控烟要人性化,一步步来推进。在执行中避免矫枉过正,避免以罚代管,所以建议先从家庭做起,做到在家不抽烟,不影响孩子。——市政协委员 方绍伟

  从部分人群开始禁烟,如公务员、干部群体等受过教育的人群,让他们先以身作则,起到标杆作用,再一层层推下去。

  ——市人医代表

  每次开家长会,总是学校最头痛的时候,烟民家长“屡教不改”,建议加大在学校禁烟的宣传力度,或在学校里临时设置吸烟区,让家长有地方解烟瘾。

  ——学校代表 薛国佳

  建议出台禁烟的处罚细则,对向未成年人售卖香烟的商店严厉处罚。

  ——市民代表 郭先生

  ●南方日报记者 邓薇

  今日是“世界无烟日”。昨日,清远市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以下简称“市爱卫办”)邀请20多名来自社会各个领域的代表,参与《清远市爱国卫生管理规定》和《清远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的听证。

  会上,代表们对《暂行规定》表现出浓厚兴趣,纷纷结合自身所处领域,对该规定在操作、执行等方面发表己见。

  记者从清远市爱卫办获悉,目前全市吸烟群体以16―70岁之间的男性为主,这其中约有70%是老烟民。听证会上代表说,要真正控制吸烟,除了出台处罚细则外,对娃娃的教育,以及通过娃娃做好成人的控烟也是可选的途径之一。

  现象

  医疗卫生系统禁烟何其难

  2010年5月,国家颁布了《关于2011年起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的决定》,决定要求到2010年,所有卫生行政部门和至少50%的医疗卫生机构要建成无烟单位,到2011年实现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机构全面禁烟。

  2010年9月,清远市卫生局印发了《清远市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实施方案》的通知,而该市从2010年12月起,已在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卫生机构全面推开禁烟工作,并要求在2012年内全市90%以上医疗卫生单位要建成无烟单位,有条件的医院要成立戒烟门诊,开展戒烟服务。

  尽管“禁烟令”以条文形式在医疗卫生系统先行先试,但时至今日,在市区几大医院,吞云吐雾的烟民并不少见。当记者上前劝阻时,有的烟民笑着走开了,有的则冷眼相对,有的甚至称记者“痴线”(神经病的意思)。

  “候诊要等、拿药要等,不抽烟怎么消磨?”一位患者家属无奈地反问道。“即使有吸烟区,但都在离候诊室很远的地方,我不可能排着队,突然跑去吸烟,然后又重新排队等候吧。”一名陪妻子前来就诊的男子认为,医院的吸烟区设置不合理。

  记者在几大医院也发现,对于不熟悉医院环境的市民来说,如果烟瘾发作,要找个能吸烟的地方,确实不容易。据市爱卫办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机构内吸烟现象普遍、医疗机构没有开设戒烟门诊、禁烟标识设置不明显、吸烟区设置不规范等皆成了该市禁烟工作的“硬伤”。

  “戒烟要一步步来,循序渐进,所以要从医疗卫生系统开始禁止吸烟,首先这些地方的吸烟区要设置好,医护人员要做好引导工作。”听证会上,市政协委员方绍伟如此提议。

  想戒烟,去哪里戒烟?

  “其实大部分人还是想戒烟的,但不知去哪里戒,也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戒,社会上没有一个引导和帮助戒烟者的机构或组织,很难达到预期戒烟的效果。”结合多年的呼吸科临床经验,清远市人民医院代表曾峰在会上提到一种情况:“患者经常因为生病停止吸烟,但只要病情好转,又开始吸烟,所以最后病情一直都反反复复,很难控制。关键还是个人意识,以及社会引导这部分没做好。”

  据悉,为了配合建设无烟医院,清远市几家大型医院都曾成立类似戒烟门诊的诊室。但“这个门诊里没有药物,医护人员只能通过心理辅导的方式帮助烟民从精神上戒烟,医院甚至还派人去省里学习过相关辅导知识,但由于光顾者少,而且没有足够的资金和有力的政策支持,最后这个诊室还是形同虚设。”在听证会上,来自市中医院保健科代表龙丽洁说道。

  “如果政府在政策上或者资金上能够给予一定帮扶,控烟工作会迈进一大步。”曾峰补充道。

  忽视内外结合推动控烟

  听证会上,来自汽运集团的代表表示,尽管每年市里均会对窗口单位、人群密集的公共场所进行控烟工作的抽查,但只管到一定的范围,超出范围以外的则管不了。所以导致控烟工作举步维艰。

  该代表举例,负责控烟工作的相关部门每年均会到市客运站内检查控烟工作,“其实站内的控烟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好的了,我们在候车厅设置了吸烟区、对在室内吸烟的人员进行劝导、并增加了‘禁止吸烟’的警示牌……检查人员检查后也认为我们的控烟工作很到位,但为什么还是出现不少叼着烟进进出出的烟民?因为车站一旁的商店群没有人管理。”

  该代表认为,在车站职责范围内,尽量做到严控人群在站内吸烟,但如果车站附近的商店没人监督和管理,乘客同样可以去买烟,同样可以叼着烟进出车站。“所以有关部门在检查公共场所控烟情况时,是不是也应该把附近销售烟的商店都纳入检查监督范围?没有触及到生产、销售环节,治标不治本很难去控烟。”

  瓶颈

  《暂行规定》以宣传引导为主

  具体执行处罚需时机成熟

  “如何操作”、“如何执行”、“有没有细则”……听证会上,代表们针对《暂行规定》提出了质疑。烟民代表郭先生认为,如果没有严厉的处罚,仅仅靠宣传的形式,恐怕自己也很难戒烟。

  市爱卫办一工作人员解释,国家层面控烟立法的缺失,使我国依法控烟仍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即使地方出台了相关的控烟条例,但实操有待加强。

  2003年颁布的《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第29条规定:在禁止吸烟的场所吸烟的,由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处以100元以下罚款。“条例中规定收款的负责单位是‘县级以上卫生行政部门’,但具体是哪些部门?部门间怎样联动?怎样定性吸烟这一行为?罚款后是否需要向罚款者提供单据证明……这一切在实际执行中都很难操作。”

  建议

  控烟从娃娃抓起

  “控烟工作应该从娃娃抓起”。会上,这个观点被多名与会代表提及。“吸烟人群已经低龄化,有的学生二三年级就开始吸烟了,这对孩子的健康成长影响很大,所以家庭和学校必须正确引导和教育孩子。”政协委员方绍伟提到。

  烟民代表郭先生则认为,必须严惩向未成年人售卖香烟的商店,“有些商店为了利益,不惜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建议鼓励市民举报这些出现违规的商店。”

  “我们可以在学校做宣传,并通过学生带动其家庭成员禁烟,让孩子劝说家长戒烟。”听证代表梁寨好认为,不少烟民有个特点,不管谁劝说戒烟都不管用,但只要自家孩子的一句话劝阻就见效。

  而在学校,目前市区不少学校已建立相关的校园禁烟制度,并与家长保持密切联系,配合对吸烟学生进行教育,在宣传栏和学校显眼位置张贴烟草方面的小常识,向师生普及“吸烟有害身体”的道理。“这是一个意识问题,禁烟也得从意识抓起,让小孩在成长中形成‘吸烟有害健康’的意识,主动拒绝香烟诱惑,这样开展禁烟工作或许更有效。”

  据悉,近几年,市爱卫办每年都会组织相关部门单位在公共场所开展张贴禁烟横幅、编印和派发禁烟宣传单张,由于受到人力资金等方面限制,对于禁烟工作的推进,目前该市仍然着重从学生教育宣传做起。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