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父亲年老母亲外出打工 三姐妹均遭邻居男子强奸

这是一个8岁的留守女童在见到久未谋面的父亲后,说出的第一句话。而得到消息便放下上海的蔬菜生意匆匆回家的父亲,见到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儿,想靠近抱一下,没想到却听到了女儿“赶他走”的哭喊。

  “你不是我爸爸,我没有爸爸,你快走吧。”

  这是一个8岁的留守女童在见到久未谋面的父亲后,说出的第一句话。

  在看似任性的话语背后,掩藏着巨大的不幸———女孩被村里的一个鳏夫性侵。

  而得到消息便放下上海的蔬菜生意匆匆回家的父亲,见到床上缩成一团的女儿,想靠近抱一下,没想到却听到了女儿“赶他走”的哭喊。

  这起不幸事件发生在山东省苍山县的一个留守家庭中。

  “懊悔至极的父亲,竟然拿起农药灌进嘴里。所幸被人发现得早,这名父亲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过来。”当时在现场了解工作的苍山县人民检察院未检科科长刘琛告诉记者,至今回忆起那一幕,仍心有余悸。

  “如今,越来越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城市中,其中绝大部分是青壮年劳动力。他们用劳动和汗水为城市繁荣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而他们的未成年子女却留在了农村,和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苍山县向城镇中心小学副校长张士广对记者说,留守儿童在生活、心理、教育、安全等方面存在着诸多不适和困难,尤其是人身安全问题,的确应该得到社会的关注。

  交通安全成第一威胁

  崎岖、尘土飞扬、上坡下坡。在经过20分钟的山路之后,燕燕终于迈上平坦马路,但问题随之而来。这是村庄通往外界的唯一道路,每到早上和晚间就会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但没有人行道。这意味着,燕燕在到达学校前要在这条人车混行的道路上行走将近半个小时,车多的时候,往往是和车辆“擦肩而过”。

  这就是11岁的苍山女孩燕燕每天必经的将近1个小时的上学路。

  苍山是一个农业和劳务输出大县,目前外出务工人数超过27万,劳务输出已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燕燕的爸爸在3年前因冲动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母亲为了贴补家用只能外出打工。自从父亲收监以后,燕燕和3岁的弟弟就寄居在姑姑家。

  “姐姐,你真笨,跟着我走,来,快点。”在记者的要求下,燕燕带着记者在周末“重走上学路”,但一路上可谓是受到了燕燕的百般“嘲笑”:

  因为刚下过雨,山路湿滑不堪。记者小心翼翼,面对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的情形,几欲摔跤。燕燕则灵巧前行,一边走一边说,“现在已经好多了,以前这里没修,路上好多大坑,下雨天就不能上学了,要不然掉进坑里,大人说我们这种‘小不点’就要被淹着了”;

  来到马路,面对没有红绿灯和便道的马路,记者只能再次做燕燕的“跟屁虫”。横穿马路时,要眼疾脚快。走在马路边,记者多次要求燕燕观察身边“蹭”过去的车辆,注意安全,得到的却是燕燕满不在乎的回答,“姐姐,像你这么小心走路,看这看那,我两个小时也走不到学校啊”。

  对于孩子们的上学路,张士广说:“上学期间对留守儿童的人身安全威胁,排在第一位的应该是交通安全。每当放学,学校门口就会聚集一大群三轮车,有脚踏的,也有汽油的。骑车的人多数是接孩子的爷爷奶奶、外婆外公,他们最远的要走7里多路,途中人多、车多,磕磕碰碰时有发生,所幸目前我们这里还没发生重大伤亡。”

  “过段时间要放假了,溺水、用电等方面的安全问题也是我们要加倍注意的。”这两天正在给学生上安全警示教育课的城镇中心小学校长孙景龙告诉记者,上课主要是叮嘱孩子们不要独自到沟塘河坝去游泳,过马路要小心,安全用电等。

  “现在每每听到哪里有小孩意外死亡了,心里总是咯噔一下。保证孩子们在假期里的安全,尤其是留守儿童的假期安全,是一个大难题。”孙景龙对记者说。

  突发山火险葬两兄妹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了这样一个令人心悸的故事。

  丁丁兄妹俩的家位于国家AAAA级风景区抱犊崮西南侧,属于真正生活在大山深处的家庭,从苍山县县城来到这里要走一个多小时崎岖的山路。在这个典型的留守家庭中,平日只有55岁的爷爷奶奶和尚在幼儿园的丁丁兄妹俩居住。在浙江省义乌的一家糖果厂工作的丁丁父母只有在每年的春节,才会回来与家人团聚。

  正是这两兄妹,在两年多前差点丧命于一场由其奶奶造成的山火中。

  2011年3月,奶奶李金美像往常一样,带着丁丁兄妹俩到六合村西山自家的地头,她将两个孩子放在地边让他们自己玩耍,就开始焚烧地边的荒草以便开垦。但就在这时,一阵大风刮来,一场山林大火一触即发。对于没有出过远门,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李金美来说,突发的大火让她手足无措,甚至顾不上在旁边玩耍的孩子。

  六合村的村民赵夫秀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有些后怕,“山火发生后,李金美一直手忙脚乱地救火,旁边的两个孩子吓得哇哇直哭,还是后来帮忙救火的人把孩子抱下山的。不然,这两个孩子现在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当记者问及李金美为何要把孩子带到地里、不怕孩子出危险的时候,李金美一愣,有些不解地说,“我们这儿都是这么带孩子的”。

  女童遭性侵伤害最大

  安全问题,成为悬在留守儿童头顶随时可能坠下的利刃,而受侵害与侵害他人正成为留守儿童安全问题的关键词。

  刘琛告诉记者:“从近年来办理的案件看,最易发生留守儿童人身伤害案的地方是农村网吧,发案率最多的是抢劫、抢夺;社会影响最坏的,给孩子造成最大伤害的是留守女童受性侵害案。”

  跟随着刘琛,记者来到一处破败的房屋前。因为文盲的父亲已经70多岁了,母亲外出打工多年未归,家中的三姐妹撑起了这个家。然而,在过去的几年中,三个姐妹不同程度地遭受了邻居男子的性侵行为。

  “实施性侵者以糖果等引诱女孩儿,从大姐开始,二姐、最小的妹妹。最后是其中一个女孩怀孕了才发现。”刘琛告诉记者,她曾经问三姐妹为什么没有向父亲或者别人求助,得到的回答是“不敢”,“他威胁我们,说如果告诉别人,我爸就会打死我们”。

  “我们发现,之所以会发生此类性侵留守儿童的案件,主要是因为农村留守儿童监护缺位,女童最容易成为受害群体;其次是熟人作案突出,不法分子与受害女童一般具有亲属、亲戚、邻居、师生等特殊关系;三是不法分子常以食物和玩具为诱饵;四是发案的时间主要集中在夏天,发案的地点主要集中在农村院落,无人居住的小屋、陋室、茅棚等僻静处;五是由于这类案件发生地点隐蔽,受害人年龄小对情节表述不清,证据单一、不法分子易翻供等原因,导致打击难度较大。”刘琛说。

  • 责任编辑:蓝天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