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杭州公共自行车遭遇就医难 每天要修的车超两千

5年的时间,无数市民因公共自行车方便了出行;5年的风雨,也让公共自行车备受路况与人为原因的“摧残”。像张师傅和宋师傅这样的维修人员,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只有155人,但每天需要维修的车辆超过2000辆。

  从“体检报告”来看,杭州的公共自行车谈不上“很健康”。

  5年的时间,无数市民因公共自行车方便了出行;5年的风雨,也让公共自行车备受路况与人为原因的“摧残”。随着公共自行车租用点与车辆数量的逐年增加,车辆破损率因总量增长而逐年上升。

  我们也曾问过公共自行车具体的破损率,但“几乎每一辆自行车都有过修理记录,破损率实在无法统计”。目前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有155个维修人员,每天需要维修的车辆超过2000辆。

  这无疑让人很揪心。

  市民们纠结于公共自行车常有破损,骑得不舒服,甚至担心出现安全问题。

  管理人员纠结于车越来越多,点越来越广,管理难度越来越大,单凭肉眼和手感已无法百分百“刷”掉破损车辆。

  维修人员则纠结于人力有穷时,即使全年无休地检修,也无法满足不断增加的破损车辆。

  单车馆技师马师傅说,一辆自行车若像公共自行车这样几乎每天都要长时间使用的,无故障或故障较少的基本使用时间只有三年。而超过这个时间,自行车就会进入“故障多发期”,得看车辆本身的质量、使用时是否注意、平时保养是否到位了——像浙江这样靠海的省份,潮湿、酸性重的空气也会大幅缩减车辆寿命。

  每天要修的车超两千

  一人一天要巡检上千辆

  “一年平均下来,连休息天也算进去,大概一天要修理20多辆。”中午12点20分,宋师傅放下手中的活计,在树荫下给磨破了皮的手指再换一块胶布。

  宋师傅是华星路公共自行车服务点的一名维修工,这条连接学院路与万塘路的小路,靠近多个住宅区和写字楼,公共自行车的流动量非常大。

  华星路自行车租用点后方有一块空地,每天都会有200多辆公共自行车停放着。这其中一部分是租用点的贮备自行车,剩下的,多是需要宋师傅们修理的破损车辆。

  虽说是8点上班,但宋师傅和搭档通常6点半左右就会过来。上下班高峰期间,服务点的工作人员忙不过来,宋师傅就会主动帮忙——经验丰富的宋师傅能很快发现故障车辆,并将之清理出来。

  “一般车辆常见的毛病,这些车子也都常见。”这一个早上,宋师傅已经修理了20多辆自行车,毛病大多是掉链子、座椅和踏板破损等。

  不过,宋师傅说,最常见的破损反而出现在看上去异常牢固的车身大锁上。宋师傅从放在一旁的5辆车子中推出一辆,车身上的大锁在焊接部位出现了明显的裂痕。这样的开裂无法现场修理,只能收集起来送厂更换车身,过程十分繁琐。而究其原因,多是因为使用者在将车辆从锁止器上取下或放上时,过于用力。

  和定点修理的宋师傅不同,梅登高桥公共自行车服务点的张师傅是流动作业。从早上8点到晚上5点,他每天都要巡检16个服务点上千辆的自行车,最多的一次,曾一天修理了60多辆自行车。

  “如果看到一个点停着三四辆车,那就要特别留神了。”张师傅说,一旦出现少数车辆停着没被租用,通常这些车辆就有明显的破损问题。

  张师傅说,之所以需要像自己这样的巡检工作,多是因为骑车的市民一旦发现车辆有问题,就会就近找个服务点还进去。

  有市民曾向公共自行车公司提议,在公交服务点安装一种自取的自粘纸带,如果发现问题车辆,就将纸带粘在出问题的部位。不过张师傅说,这个办法听起来不错,但有多少市民会记得贴这么一张问题纸呢?

  像张师傅和宋师傅这样的维修人员,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只有155人,但每天需要维修的车辆超过2000辆。

  一半开支花在维护管理上

  “治病”难成难题

  和公共自行车的管理部门谈起修理难的问题,工作人员苦笑着给出一组数据:以目前破损车辆的增加速度,若要达到一有破损隔天即可修复,至少需要592个维修人员。

  目前,杭州公共自行车现在一年的营运成本已经超过6000万元。除去自行车的转运、电力和网络维护,最大的开支便在于员工的工资、系统的维护修理、公共自行车的维护——几乎超过一半的开支都在维护管理上。

  而在所有员工中,修护人员和服务点管理人员的比例已增加到了60%以上。

  如何快速有效地避免自行车“生病”,几乎成了杭州公共自行车面临的最难的问题之一。

  杭州市公共自行车交通服务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陶学军告诉记者,2008年公共自行车系统刚开始运行的那段时间,车辆日均租用频率才0.93次。而如今,无论数量还是日均租用频率都同样大增。

  居高不下的租用频率,让公共自行车的日常损耗大增,出现破损的几率也大为增加。

  陶学军算了一笔账,截至2012年12月,公共自行车累计租用量为29316.13万人次,即使按目前6.75万的自行车数量来计算,每辆自行车已经被租用过4343次——若以一次租用,骑行时间为一小时来计算,就相当于每辆车以每天12小时的“工作时间”全年无休地干上了1年。

  常年处于高负荷状态的自行车,一旦遭遇不文明行为及使用过程中的不在意,公共自行车的“发病”率自然居高不下,这让日常维修养护工作压力倍增。

  “我们现在的维修管理是点线结合,既有驻点维修,也有日常巡检。”可由于车辆和服务点数量多,公共自行车养护的第一步——如何快速全面地发现破损车辆,就十分不容易。

  陶学军表示,为了应对这一难题,目前公共自行车公司采用了以区域为单位,个人分片负责,巡检与驻点维修相结合的方式。“这套管理模式实际使用下来效率还是比较高的。但问题是,多数市民发现车辆问题后,没有定点定时送至维修人员手中,而是就近停进服务点,这让问题车辆难以第一时间就被发现。”

  管理部门:

  望市民共同参与自行车管理

  最近纽约市启动了全美国最大的公共自行车系统,这个系统采取政府主导、私营企业出资并负责管理的形式。美国花旗银行负责全部投资,因此获得了在所有自行车和租车亭打上花旗标志、并经营自行车相关安全保护性产品的权利。

  这是公共自行车经营管理方面衍生出的一种新思路。那么作为被BBC评为“全球8个提供最棒公共自行车服务的城市”之一,杭州面临如今的修理难,是否也该有自己的想法?

  据了解,为了第一时间发现故障车辆,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特别研发了一套“疑似故障车辆判别系统”。

  简单地说,如果被租借车辆,在2分钟内就被还回原锁止器墩位,那么系统就会判定这辆车是“疑似故障车”,管理人员会第一时间进行维修处理。

  “除了企业内部加强管理外,我们也呼吁群众能主动参与到公共自行车保养队伍中来。” 陶学军说,公共自行车公司一直希望市民们能共同参与自行车的管理中来,让公共自行车得到更好更及时的修复。

  实际上,公共自行车的高租用频率也在考验着我们的公共精神——杭州的常住人口近900万,每个人的行为习惯难免差之千里。我们在享受公共自行车带来的便利时,是否能将这种便利,完好地传递给下一个租用的市民。

  杭州在公共自行车事业上发展最早,但我们爱护公共自行车的行动却落在了其他城市之后。从佛山到上海,从武汉到黑河,都有市民在发现公共自行车破损多发后自发上街护车、清车、捐车、寻车。

  因此,本报和杭州市公共自行车公司一起向所有市民发出倡议:

  作为公共交通的共同参与者,请在享受公共自行车的便利时,也尽到自觉维护公共自行车的义务,在骑乘时尽量轻拿轻放,爱惜车辆。如果发现自行车存在问题,也请尽快归还或者联系工作人员。

  如果你有维修管理自行车方面的一技之长,愿意提供志愿服务,请@钱江晚报或打进本报热线96068,告诉我们。

  如果你有解决杭州公共自行车“修理难”的好点子,也请联系我们。

  像张师傅和宋师傅这样的维修人员,杭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只有155人,但每天需要维修的车辆超过2000辆。

  • 责任编辑:辛忠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