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耳疾幼童幼儿园身亡 园方被判赔7万余元后消失

为了治好儿子的耳疾,他们孤注一掷,不惜倾家荡产,甚至抛下同样有耳疾的女儿,带着儿子在河南、北京、沈阳寻医治疗。一般孩子在这里上学,每月的学费是280元,而赵力勇因为有耳疾需要特殊照顾,要避免碰撞,赵武正每月向幼儿园交500元的学费。

  曾经,儿子是赵武正夫妻最大的希望。

  为了治好儿子的耳疾,他们孤注一掷,不惜倾家荡产,甚至抛下同样有耳疾的女儿,带着儿子在河南、北京、沈阳寻医治疗。

  2012年5月26日,就在赵武正的儿子赵力勇快要治愈的时候,命运打破了他们所有的希望。赵力勇在北京市通州区育才双语幼儿园因摔倒蹊跷身亡。

  据了解,该幼儿园没有报教育主管部门登记注册,且未按照法律规定配备专业的医师和保健员,属于非法开办的幼儿园。

  2012年10月17日,通州区人民法院判处幼儿园方赔偿赵武正夫妻7.4万余元。

  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维持原判,而开办幼儿园的夫妻却早已人间蒸发,无影无踪。

  “至少要跟我说句对不起呀。”赵武正捧着儿子心爱的玩具,泪流满面。

  丧失爱子 儿子幼儿园摔伤抢救无效

  一个男子将紧闭的朱红色大门推开一条缝,弯着腰,弓着背,朝里面张望着。随后,他退了回来,在朱红色门前的人行道上来回踱步……

  育才双语幼儿园上空,几面不同颜色的旗子懒散地随风飘着,密密麻麻的电线在它们上面纵横交错。下面朱红色大门两侧的图画以及橱窗里面已经掉下一半的“幼儿风采”画作告诉人们,这里曾经是一所幼儿园。

  “说句实话,我特别不想来这个地方,每次来这儿,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赵武正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把孩子送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现在孩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这个地方对我们来说是永远的痛……”赵武正扭过头,不再看幼儿园,转身离开了这个伤心之地。

  2012年5月26日,就是在这所幼儿园里,赵武正失去了他唯一的儿子。

  赵武正清楚地记得那个下午,他回家后见家里没人,便给妻子刘芸打了一个电话。从那一刻起,噩梦像巨蟒一样缠上他的身体,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当时,惊恐万状的刘芸慌里慌张地告诉他:“儿子在幼儿园摔倒出事了,正在抢救,可能快要不行了。”赵武正觉得妻子在说胡话,“我儿子身体棒着呢,就摔了一下怎么可能快

  要不行了。”

  赵武正赶到医院后,儿子正在抢救,妻子刘芸在外面哭。一名医生从抢救室出来,对赵武正说:“这个孩子可能不行了。”

  如同晴天霹雳,赵武正怔怔地站在原地愣了好半天。他不相信眼前的一切,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早上还好好的,晚上就没了?他苦苦地哀求大夫,一定要救救自己的儿子。

  可是,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孩子还是没有一点反应,最终被医生宣告死亡。赵武正和刘芸跪在床边,失声痛哭,“孩子,你醒醒吧!咱们回老家看姐姐去。”

  孩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像睡着了一样。他们怎么也不相信,唯一的儿子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自己。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