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父母严重烧伤 大三女孩欲退学打工赚钱治伤

昨天,刘邦珍躺在病床上,头发被剪成男人一样的平头,脸上被烧伤的皮肤已经结痂,长出了新肉。病床边的储物柜上,搁着女儿小蓉的双肩书包,旁边放着刘邦珍用的烧伤药膏。出事前,熊师傅在工地做临时工,刘邦珍则是一名家政服务员,没多少存款。

  5月18日上午,东新路沈家巷105号发生火灾,租住在这里的一对夫妻被烧伤。51岁的熊师傅体表98%的面积被严重烧伤,妻子刘邦珍烧头面部轻度烧伤,两人被送至笕桥医院救治(详情见杭州日报5月19日热线新闻版)。

  昨天,刘邦珍躺在病床上,头发被剪成男人一样的平头,脸上被烧伤的皮肤已经结痂,长出了新肉。

  病床边的储物柜上,搁着女儿小蓉的双肩书包,旁边放着刘邦珍用的烧伤药膏。

  “小小一支药膏就要150元!”刘邦珍说,她想出院,省下来的钱留给老公治疗。

  听见这话,小蓉刚刚才用纸巾擦干的脸颊,又流下两行泪水。

  第一眼看到爸爸烧伤后的模样女孩瘫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

  5月18日,重庆,22岁的小蓉正在一所大学里读大三,会计专业。

  生活一切看上去都那么平静,当平静被打破后,小蓉才觉得,原来平静也是一种幸福。

  电话里,姑姑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跟小蓉描述这个突如其来的灾难:你爸妈被火烧伤了,你过来看一下吧。

  小蓉想立即飞到杭州,但买不起飞机票,坐了20多个小时的汽车赶到了杭州。

  第一眼看见爸爸被大火烧伤后的模样,她吓坏了,瘫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外:爸爸全身缠满了白色绷带,仅仅露出嘴巴、鼻子等少许部分。因为实在太疼,医生用两条带子将他的双腿固定在床上,不让他乱动,防止引起更大的伤害。

  隔着窗户,小蓉静静地看着,她的影子倒映在玻璃上,与病床上的爸爸重叠在一起。

  这10多天,小蓉每天都会站在窗外看着爸爸。

  看着爸爸痛苦的样子,小蓉紧咬嘴唇,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她转身跑回了妈妈的病房里。

  “我不想回学校,我想去打工,我要赚钱给爸爸看医生。”说这话时,小蓉的肩膀微微颤抖。

  刘邦珍希望女儿能够念完大学,她心里很清楚,退学打工挣不了多少钱。但是,熊师傅接下来的治疗费用,还有很大的缺口。

  65位老乡送来捐款市春风办送来救助款

  经过治疗,刘邦珍头面部被烧伤的区域愈合情况良好。主治医生程翔说,近期就可以出院。

  熊师傅的生命体征比较稳定,但是因为烧伤面积达到98%,深2度烧伤,局部达到了深3度,尚未脱离危险期。

  程医生保守估计,还需要5-6次手术。

  出事前,熊师傅在工地做临时工,刘邦珍则是一名家政服务员,没多少存款。

  10多天,已经花费了19万元,高昂的医疗费,成了一道坎。

  不少重庆老乡听到消息,纷纷赶到医院,送来捐款。

  小蓉拿出一本笔记本,里面记录下了好心人的名字与捐款金额:100、200、500……一共65笔捐款,总计2万余元。

  “老乡也都是打工的,一年到头也存不了多少钱,我们真的很感动!”姑姑说道。

  姑姑告诉记者,除了老乡捐款之外,市春风办也送来了4万元救助款。

  “我一个做家政的,没啥文化,也不会说话……”刘邦珍用右手撑起身体,斜靠在床头。姑姑站在一旁接话:“真的很谢谢大家!”刘邦珍用力地点了点头:“是的,是的。”

  笔记本上,在记录捐款的下一页,写着来自3个人的借款,总共8万元,几乎是刘邦珍一家能借到的全部。

  新闻附件

  签订劳动合同办理居住证

  遇到困难时才能申请到救助

  根据《杭州市外来务工人员特殊困难救助办法》,在杭州市区连续居住、务工6个月以上的非杭户籍人员(连续居住时间以居住证或临时居住证上的有效记录为准),在遭遇急难险情、生大病等情况下,可以向所在单位工会或居住地社区(村)工会申请救助,根据困难情况,市春风办将给予相应的救助。

  市春风办在受理外来务工人员特殊困难救助申请时,有些外来务工人员因为没有办理居住证而不能得到及时救助。因此,来杭务工人员,请务必签订劳动合同、办理居住证,这是维护权益、申请救助等的基本凭证。实习生 赵典 夏靖 楼潇 记者 曾瑞阳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