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因代扣分被拘 9岁儿子在救助站待一天一夜

小杰当晚在民警的陪伴下在警局过了一夜,联系其母亲郭女士无果后,交警六分局民警将小杰送到了成都市救助管理站。其间,民警连续两次拨打郭女士电话,但无人接听,当晚8时,他们把小杰送往了救助站。

  “帮朋友代扣分 成都拘留第一人”后续

  目前,记者已经联系到孩子母亲,但截至昨晚9点,孩子并未被家人接走

  前日,民警挡获成都地区首个违法记分代扣者,而该男子被拘留后,他9岁的儿子却出现在警局门口,自称被家人带来领爸爸。而后民警多次联系孩子家人未果,便将其送到了救助站,孩子母亲虽然知道了此事,但仍未接回孩子。

  5月28日,市民张某在成都交警六分局处理车辆交通违法时,涉嫌向公安机关提供虚假信息,被处以行政拘留10天、罚款500元(本报昨日报道)。被拘留当晚,他9岁的儿子小杰(化名)出现在了交警六分局。“是家里人带我来的,让我来领爸爸。”他对民警说。

  小杰当晚在民警的陪伴下在警局过了一夜,联系其母亲郭女士无果后,交警六分局民警将小杰送到了成都市救助管理站。从前晚到昨晚9时,小杰一直待在救助站。得知儿子的情况后,郭女士情绪很激动。她认为儿子并非无家可归,为什么民警会将儿子送往救助站。

  僵局

  孩子还在救助站与家长沟通无果

  昨日中午,记者来到成都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证实,29日晚上11点左右,交警六分局民警送来一名9岁大的男孩,目前孩子已经在救助站待了一天一夜,而且还未被家人带走。

  救助站负责人称,小杰正在午休,不宜接受媒体采访。“我们已经安排了专门的辅导老师陪伴小杰,上午与小杰妈妈取得了联系,但是她情绪相当激动,话没有说几句就挂断了,并没有要将孩子接回家的想法。”

  调查

  警局宿舍里过夜 家长两次未接电话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民警说,小杰是在父亲被拘留当天出现在交警六分局,“他一直说要把爸爸领回去。”当晚,小杰和交警六分局的协警在宿舍度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民警带着小杰找到了他住的小区,他还从家里拿到了书包,并去学校上了课。而下课后,民警再次接回了小杰。

  其间,民警连续两次拨打郭女士电话,但无人接听,当晚8时,他们把小杰送往了救助站。

  “按照规定,救助站的服务对象是6岁-18岁的无法说清地址、病倒在街头的流浪儿童。”救助站工作人员说,小杰能明确说出自己的地址和父母情况,按规定可以由公安机关护送回家,“但最后民警把他送到我们这里,总不能让他没地方住吧。”

  对话

  看到未接电话因太忙未接听

  “是小杰哥哥把他送到交警分局的,我现在也很担心他。”昨日晚上7点半左右,记者联系上了郭女士。郭女士称,她看到了民警的两通未接电话,“但当时在忙其他事,才没接听。”郭女士说,救助站是无家可归的人才去的地方,小杰有家有父母还有亲戚,民警完全可以想办法联系上。对于何时才能接孩子回家的问题,郭女士并未正面回答。截至昨晚9点,小杰仍在救助站。

  • 责任编辑:艾萨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