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流浪女无户口去世遇难题 无法被火化暂存入冰棺

韩凤玉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靠着家里的一点地生存,想着李金花流浪,觉得可怜,就留下了她。”  昨天,记者来到村子,韩凤玉的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李金花的遗体就停放在一间面积不大的房间里。

  在济南市历城区遥墙街道办刘家村,20年前,有一位名叫李金花的外乡妇女流落到了村里,村民韩凤玉好心将其收留,期间多次帮她寻家,但妇女神志不清,已经记不起家中住址,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村子。昨天上午,李金花突然死亡,却因为没有户口,无法进行火化。韩凤玉说,20年间,他也想给李金花上户口,但各种证件不全,临时户口都办不出来,没想到现在人死了,连火化,都成了一件难事。 

  妇女神志不清流落村中 一顿饭的恩情偿还20年大约20年前,遥墙刘家村来了一个神志不清的女子,披头散发,衣衫褴褛,口齿不清,说不出家住在哪里,人一靠近,就吓得浑身哆嗦。村民看见都指指点点,再三询问,也只知道,她叫李金花。村民韩凤玉看到了蜷缩在一角的女子,想着应该是饿了,随即给了她一个馒头,并把她接回家,给她找了件干净衣服。村民都觉得李金花是个傻子,身子瘦小,看着也不像是北方人。因为韩凤玉的帮助,李金花便留了下来,说什么都不愿意走了。

  韩凤玉一直都是一个人生活,靠着家里的一点地生存,想着李金花流浪,觉得可怜,就留下了她。一住就是20年,韩凤玉外出打工,李金花虽然精神状态不好,却还是懂得在家料理一下家务,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村里人也不断来帮助一下李金花,大家不再嘲笑她是个傻子,而是见了就亲切地叫她“金花”,“看着也挺不容易的,刚来的时候,额头上还有血迹,估计也是个苦命人,虽然脑子不太好,但看着人也不坏”。

  只知道老家是贵州 多次寻家终究未果韩凤玉虽然收留了李金花,但在20年间,还是一直惦记着给她寻家,“她来自哪里,是什么人,以前发生了什么,这些都得找到她的家人问清楚才知道,就这么留她在身边,她的家人也着急啊,估计也在找她呢”。可是要帮李金花找到家,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开始,问及李金花的家,她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不停地摇头,接触久了,她也只是说自己的家在贵州。“她口齿不清,说的也不是本地话,说什么,也听不太清楚,我也通过村委找过当地派出所”,可是这就是大海捞针啊,谁都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但韩凤玉一直记着,要给李金花找到家。“我现在记不清了,后来她无意间说到过一个村子的名字,说起自己家中还有两个女儿,还收养过一个儿子,丈夫天天打她,她就跑了出来。我就带她去了遥墙派出所,可是民警查了查,根本搜不出任何信息”,但20年的朝夕相处,李金花就成了韩凤玉的家人,两个人相依为命,“她的身份证件不全,在济南办不了户口,也分不到地,家里多了一个人吃饭,也挺紧巴,我就只能外出打工,年纪大了,找零工就越来越难”。

  三个月前患上脑积水 一早发现人突然病逝20多年过去了,韩凤玉就带着李金花一起生活,待她如亲人。三个月前,李金花直喊头疼,去医院一查,竟然是脑积水。韩凤玉就带着她到济南市区看病,几个月下来已经花去1万多元。

  其他村民劝他放弃,有人对记者说:“他也没有什么收入,治病的钱也都是我们左邻右舍的凑的,可是韩凤玉这个人还挺拗,怎么都不愿意丢下李金花”。实际上,韩凤玉身体也不好,60多岁的他,患有脑血栓,说话也已经不清楚。三天前,李金花意外摔倒,便卧床不起,甚至说不出话。韩凤玉就天天伺候着,一刻不离。昨天上午,大约9点左右,韩凤玉发现,李金花已经没有了呼吸。

  没有户口火化成难事 尸体一直停放在家中李金花去世后,村里人劝韩凤玉,“她是个苦命的人,死了也就解脱了,你也不用跟着受累了”。可是,让韩凤玉更加头疼的事情来了,当天联系火化场,想进行火化,却被告知,没有户口,办理不了手续。韩凤玉一下子就没了主意,“以前也想给她办户口,可是她不是本地人,没有证件,临时户口也办不了啊!”

  昨天,记者来到村子,韩凤玉的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村民,李金花的遗体就停放在一间面积不大的房间里。韩凤玉走出来,难掩悲伤的心情,没说几句,就已经抹起了眼泪,“她到去世都没有找到家,现在因为没有户口,都没有办法入土为安,一上午都在找村委,但他们也没有办法”。村民也七嘴八舌的在一旁议论,“现在天气这么闷热,而且农村环境也不好,这都死去快一天了,总不能一直把尸体放在这儿吧!看着就可怜,可是现在也不允许土葬,难不成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

  无奈之下,村民出主意,临时租了一个冰棺,“能把尸体暂时冷冻起来,不能腐烂了啊!还得好好想办法才行,总得有个解决的办法啊!”没有户口难开死亡证明记者跟着村民来到村子的村委成员、片长孙西刚家中,听到是来打听李金花的事情,他就一阵叹息,“她都在村子里住了20多年了,户口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现在人死了,为了给她办理火化,我们村委一早就去了一趟派出所,但没有户口就是不行。民警称,证件不全,他们无法依照规定开出死亡证明。现在村委也是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心里跟着着急!”文/图记者 陈心如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