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妻子苦等半年获肝源 丈夫艰难决定移植赢生命赌博

妻子覃容患有严重肝硬化,肝移植是唯一延续生命的办法,盼了半年,终于有了合适的肝源。覃容的病情已到了末期,即使采取输血浆、白蛋白及血浆置换等方式治疗,也难以维持生命,肝移植是唯一的办法。

\

 患病妻子半年才等到合适的肝源 丈夫要在两分钟内决定移不移植

  这场事关妻子生命的赌博 丈夫赢了!

  妻子覃容患有严重肝硬化,肝移植是唯一延续生命的办法,盼了半年,终于有了合适的肝源。但在手术风险面前,丈夫张天明陷入纠结,移植,做还是不做?这个关系到妻子生命的重大抉择,他必须在两分钟内做出……

  他决定做移植手术

  2013年4月11日,正在病房照顾妻子的张天明,突然接到一个让他等了半年之久的好消息———有一名逝者捐出肝脏!这意味着,如果配型成功,妻子就有机会做肝移植手术,延续生命。

  “这是个大手术,我需要和家人商量。”平时做梦都想着妻子能做肝移植手术的张天明,此刻却犹豫了。如果手术顺利,妻子就能活下来;如果手术失败,那妻子所剩的时间会更加短暂。这就像一次赌博。

  医生要求张天明在两分钟内做决定,他和女儿不知该如何抉择,“她还有兄弟姊妹,我也要征求他们的意见。但两分钟太短了,一个电话都没打完,医生就来问结果。”

  张天明说,自己当时很纠结,但当他转头看着病床上痛苦的妻子,想着下次肝源不知道何时才会有时,他咬着牙,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做。

  重医附二院肝胆外科主任龚建平说,重庆市内,同时需要进行肝移植的患者较多,外加上肝源的保存时间有限,所以患者家属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选择。

  两个兄弟因肝病去世

  很快,医生对供体和受体进行配型检查。张天明回忆,妻子家里有十兄妹,其中七八个人都患有遗传性肝病,妻子的一个哥哥和弟弟都有肝病趋势。妻子一直患有乙肝,每天都靠吃抗病毒类药物来控制病情。

  去年11月,覃容在华西医院被检查出有严重的肝硬化,并出现鼻腔出血、腹腔积液。医生建议做人工肝,但张天明听说效果不好,就一直没做。

  覃容的病情已到了末期,即使采取输血浆、白蛋白及血浆置换等方式治疗,也难以维持生命,肝移植是唯一的办法。

  从那以后,张天明每天都盼着医生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肝源找到的消息,焦急的期盼中,妻子的病情却愈发严重。今年2月,张天明为妻子转院到重医附二院,眼看着仍没有合适的肝源,在重医附二院肝胆外科,覃容尝试着用人工肝治疗了3次,但病情没有丝毫转机。

  医生感叹手术很险

  当晚6点,确定配型成功后,张天明在肝移植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他之后打听到,捐赠肝脏的是一位黔江姑娘,23岁,因脑瘤离世。

  当晚7点,重医附二院取肝队从重庆紧急出发前往黔江。3个半小时后,取肝队抵达黔江中心医院。医生们对停止心跳的捐献者进行了心脏复苏,当血液再次循环到肝脏后,开始取肝。

  经过病肝切除、供肝植入、吻合血管、吻合胆管……从翌日凌晨两点到上午十点,医生们用了整整8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了这台肝脏移植手术。手术下来,龚建平感叹,手术很险。

  一方面,由于供肝缺血时间较长;另一方面,覃容已经出现严重的肝硬化,手术中多次出现心脏和多器官的衰竭,血小板也一降再降,一再增加手术难度。

  她顺利度过排斥期

  昨天,重医附二院肝胆外科的病房内,覃容坐在床边晒着太阳,脸色看起不错,见有人来,总会冲你笑一笑。 目前,覃容已平安地度过了移植器官急性排斥期,昨日,顺利出院。

  据了解,目前,重庆市内,DCD(心脏死亡器官捐献)肝移植术成功的不到20例。龚建平表示,肝移植术成功少,除了配型要求高外,主要还是由于供体太少。我国每年约有10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却仅有1万人能够接受移植手术。龚建平呼吁,希望有更多市民加入到器官捐赠的队伍中来,让更多病人看到生的希望。

  重庆晨报记者 王婷婷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