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6旬养子车祸离去9旬老人陷困境 未来生活成问题

从35年前开始照顾养母,近日,养子袁永树车祸去世,留下92岁的养母,还有一家的养老难题。社会学家胡光伟说:“七旬老人赡养九旬老人,这条新闻让我感到有些心酸和尴尬。”

  老人养老人

  未富先老的困境

  从35年前开始照顾养母,近日,养子袁永树车祸去世,留下92岁的养母,还有一家的养老难题。社会学家胡光伟说:“七旬老人赡养九旬老人,这条新闻让我感到有些心酸和尴尬。”袁永树走了,剩下两个老人怎么办?他的三个女儿年龄也不小了,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这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应该怎样改变我们的养老困境?跟其他国家先富后老不一样,我们国家的老龄化是未富先老。整个社会的保障体系不完善,才导致出现了老人养老人的尴尬。特别是现在的80后,未来都是上有老下有小,未来压力会相当大。国家应该健全保障体系,拿出切实办法,破解养老困局。

  一些亲生的

  都不如他有孝心

  老人对父亲的感情,女儿们比谁都清楚。

  35年前,宋国伦刚刚到这个家庭时,老大还在读高中,老三才七八岁。

  “我们看她可怜,老了孤苦伶仃,又没有亲戚朋友,才把她‘捡’了回来。”袁永树的妻子、得了帕金森病的胡淑华,颤抖着手说。宋国伦是双流人,从小出家。两口子一心想做善事,拜了宋国伦为“干爹”,女儿们都跟着叫她“爷爷”。那时,袁永树的父亲还健在。这意味着他得供两个老人、三个女儿。多年后,宋国伦也进入了袁家的户口簿里。成都商报记者看到,她的材料排在最后一页,跟户主关系为“其他亲属”。

  长大成人后,三姐妹各自成家。老大在成都,老二在温江,老三在彭州。老大想接他们去城里住,父亲一口回绝,说在老家亲戚朋友多,有田种、有菜收,生活自由自在。

  老大回忆说,老人来了家里后,成了家中的一员。她一日三餐、饮食起居,皆由双亲打理。父亲待她如同亲母一般。饭要端到手里、水要递到面前。老人牙齿不好,肉要切成丝丝来喂。大便排不出来,每次都是母亲用手去挖出来。

  房东吴留成曾见识过袁永树的孝心。每次要去医院,都是袁永树抱上抱下。吴留成的爱人感慨地说,胡淑华得了帕金森,动不得,经常要去城里看病,一去就是一周,往往重担就落在袁永树身上,她感觉可能“一些亲生的都不如他有这般孝心”。三个女儿对老人也相当尊敬。

  砂石车的疯狂不仅碾碎了一个家庭的心,也将一名九旬老人推向了困境。父亲走了后,很多现实的问题出来了。老大退掉了金马镇的出租房,让两个老人搬到了温江城里,和老二住在一起。但老二有红斑狼疮,根本无力赡养,她只好找来五姨妈胡秀云帮忙。但照顾了10多天后,胡秀云已经感觉心力交瘁。“都不知道永树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胡秀云感到不可承受,“我也有家庭,不可能一直这样帮下去。”老三袁小萍说,父亲今天火化,将安葬在彭州。下一步,他们将召开家庭会议,商量怎么照顾两个老人。

  “想当初,三个老人多快乐的,现在都散了。”在金马镇的出租房里,房东吴留成还在怀念那段时光。

  “永树咋不回来呢,我还等着他给我做饭呢……”最近这段时间,这句话成了温江区92岁老人宋国伦的口头禅。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念叨的“永树”,是赡养了她35年的养子袁永树。

  家人不得不安慰她,永树走了。5月16日上午,72岁的袁永树赶完场回家时,在金马镇被一辆砂石车撞上身亡。砂石车的疯狂不仅碾碎了一个家庭,也将一名九旬老人推向了困境。

  一个老人

  噩耗瞒了一周才告诉她

  92岁的宋国伦这两天看起来苍老了许多。

  在温江区温泉街一个小区内,老人就像一个婴孩,蜷缩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午后的光亮透过窗帘,投下一层与客厅不相符的阴影,均匀地铺撒在她的身上。她似乎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偶尔挪挪手,翻动一下眼皮,对客厅里的声音没有任何反应。

  “她这里糊涂了,耳朵也不灵光。”袁永树的五妹胡秀云说,中午老人醒了过来,问她是不是天亮了。胡秀云皱了皱眉说,都到晌午了。老人才“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自己眼前是黑的,看不到。倒下又睡。

  有时候,她还拉着胡秀云,看着大门口,问她“永树去哪儿了”,怎么还不见他回来做饭呢。胡秀云就凑到她耳朵边,大声地重复几遍,“永树去世了。”老人每每听完,神情又恢复了呆滞,嘴里嘟嘟哝哝说着什么。

  在老人的世界里,那个对自己来说就像亲生儿子一样的袁永树,似乎从不曾离去。“她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不肯相信罢了。”袁永树出车祸的事情,大家瞒了一周才告诉她。

  一场车祸

  还差200多米就到家了

  车祸发生前,宋国伦还跟着袁永树、胡淑华两口子,租住在金马镇一栋居民楼。

  5月16日上午,他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镇上买叶子烟。10时许,骑车返回,来到温江区新华大道与天府青泰寺路口。他已经过了马路,正在路边。再走两三百米,就要到家了。没人知道31岁的货车司机曾其彬发生了什么。他驾驶的一辆川AB5135重型自卸货车,载了一车砂石,这时也开到了路口。突然,汽车偏离了正常轨道,鬼使神差地向路边的袁永树冲了过去。

  根据温江交警出具的本次事故认定书所载:这里是沥青路面,路面完好,路表干燥,视线良好,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汽车却像风卷残云一般,撞上袁永树及其自行车,并将其推行碾压,尔后撞上10多米外的花台树木才停下。交警认定:事发时,曾驾驶的车超载、超速,同时该车货厢经过了改装。曾其彬被认定承担本次道路交通事故全部责任。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温江区人民医院急救医生经过确认,袁永树当场身亡。他的三个女儿赶来时,在路口,捡到了父亲的烟袋。

  直到头七后,要搬去老二家住,才说了这个噩耗。“她沉默了很久。”老三袁小萍回忆说,老人的眼睛一下空洞了许多。“那种一闪而过的绝望之情,像刀一样割裂着大家。”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 责任编辑:铁言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