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朱明刚: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舆情分析

5月28日,贵州省赫章县发布消息称,对用手铐铐走13岁女孩饶瑶的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及派出所干警陈松做出停职接受调查的处理。从新闻传播的影响力来看,凤凰网转载自成都全搜索网的这则新闻有12万网友参与讨论,网友跟帖3700余条,在事件的传播初期产生较大影响。

  原标题:朱明刚: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舆情分析

  一、事件概述

  5月26日,网友发表博文,称4月6日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13岁女孩饶某倒水淋到乡政府的车上,该乡乡党委书记袁泽泓便带领派出所工作人员将女孩用手铐铐住,并当街游行20余分钟。

  5月27日下午,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回应称,派出所将女孩用手铐铐住确有其事,但并未游行,而派出所工作人员铐住女孩,是由于女孩个头较大,工作人员当时不知道她还未成年。同日,可乐乡人民政府以公文形式公布了事件经过、发生原因以及处理措施。

  5月27日晚,@赫章县公安局 通报称,目前,赫章县公安局纪委、督察已介入调查。

  5月28日,贵州省赫章县发布消息称,对用手铐铐走13岁女孩饶瑶的可乐乡党委书记袁泽泓及派出所干警陈松做出停职接受调查的处理。

  二、媒体关注度分析

  从媒体关注度走势图可以看出,事件在28日、29日两天的媒体关注度都处在一个相对高位,每天的媒体报道量都在900条以上, 媒体报道给当地官方带来的舆论压力不容小觑。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媒体关注度走势(单位:篇)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媒体关注度走势(单位:篇)

  从新闻的传播路径来看,5月27日,部分媒体开始介入事件的传播,其中成都全搜索新闻网是最先介入事件报道,网易网、凤凰网等网络媒体的稿源都来源于此。贵州省发生的事件由外地媒体率先披露,体现出媒体异地监督的功能。同时,新浪网认证微博 @赫章县公安局 发布的关于此事的信息也成为媒体报道的新闻源,而被小范围的传播。

  从新闻传播的影响力来看,凤凰网转载自成都全搜索网的这则新闻有12万网友参与讨论,网友跟帖3700余条,在事件的传播初期产生较大影响。

  从媒体报道的重点来看,5月27日侧重于“女孩被游街20分钟”信息的传播。28日侧重于“事件相关责任人被停职调查”,新京报在当天刊登题为《女孩被铐游街贵州两人停职》的报道被网络媒体转发164次。29日部分媒体开始报道“家属否认存在游街行为”,30日,京华时报发布新闻——《双方因环境整治起争执群众称未出现游街情况》,媒体不断介入,使整个事件的具体细节慢慢呈现于公众面前,利于网民做出相对客观理性地判断。

  三、微博关注度分析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微博关注度走势(单位:条)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微博关注度走势(单位:条)

  微博传播的重要节点分析。5月27日,@凯迪猫眼看人 发布主题为“因倒水淋湿书记专车,13岁幼女戴手铐游街示众”的长微博,图文并茂,这则长微博截止5月30日6时,被转发17万,评论近3万条,这则信息点燃了微博平台上网友对此事的关注热情。27日晚,@财经网(580万粉丝)、@南方都市报(粉丝437万)转发@凯迪猫眼看人 的女孩被游街微博,转发、评论共计3.4万次,助推此事件在微博平台上舆论的进一步发酵。同天,@凤凰网、@南方日报等媒体微博也逐步介入事件传播。

  从事件的传播内容来看,无论是社区类的@凯迪猫眼看人还是新闻类的@南方日报,他们倾向于对事实层面的传播,但微博平台上的个人在对此事的传播上则带有明显的感情色彩,甚至于一种相对激进的行文。认证信息为独立评论人的@杜芝富 5月27日在自己新浪微博中摆明女孩被铐游街的事实后,写道“就是这个狗官!天杀的王八蛋!转发诅咒他!立即下台!”,这则带有强烈感情色彩的微博,截止5月30日6时被转发、评论3.7万次,为事件的发展染上了一层“仇官”的色彩。

  微博平台上的活跃网友@丰乳肥臀与@杜芝富 相呼应,并于28日发布主题为“狗官,你的照片将载入历史史册”的微博,微博中言道“你为什么这样暴虐凶残无比?你的暴行已经冲破了人类道德底线!你这辈子就等着下地狱吧!”这则微博被转发、评论1.7万次,使得微博平台上的关于此事的戾气有所加重。

  在此事件的传播中,网络活跃网友@曾郎说事(粉丝18万)、@李敖说事 、@吴法天、@刘同(光线传媒副总裁)等也发挥了较大的作用,但总体来看,以对政府行为的不满评论为主,赫章县官方在微博平台上面临较为严峻的舆论压力。

  四、网友观点倾向分析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网友观点倾向性分析(抽样条数:161条)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网友观点倾向性分析(抽样条数:161条)

  把13岁女孩铐起来的做法欠妥 28%

  网友“辣姜”:不管因为什么,一个13岁女孩不该被带上手铐游街;当这一切发生在眼皮底下时探究真相已不重要了,因为超乎人性的表象已经足够。

  事件凸显当地干群关系紧张 18%

  网友“张楟”:从表象来看,政府方面执法有问题,而且警察对于警械的使用有严重错误。警方对民众情绪的过度解读,也从侧面反映出当地干群关系的紧张。

  质疑女孩家长动机 13%

  网民“异国短毛猫”:这家人也不是省油灯,污水泼人泼车阻扰执法,但镇上处置也失当,未贯彻未成年人保护法,应针对其监护人处置。

  当地政府回应难消网民质疑 20%

  网民“半大老头”:如果没有更高级别或异地机构调查,而是这样“老子调查儿子”,难有说服力。

  基层干部有苦衷 13%

  网友“天下为公”: 评论一边倒,仇官不能盲目,应该客观的看待问题,政府工作人员也有尊严!

  其它 8%

  网民“孤寂者”:干部就应该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条新闻本身正确与否还未可知,带上手铐游街的情况是否真的存在?媒体没节操是很正常的,吸引眼球而已。真相还没出来就随意抨击是否早了点?

  五、媒体评论摘要

  事件对当地政府是危机更是机遇

  长江时评评论指出,这个事件对赫章县而言是一个信任危机,更是一个挽回政府公信力的机遇。当地政府应当以此为契机,对该事件进行详尽的调查,并及时将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布。还冤者一个公平,还公众一个真相,也唯有如此才还能重新塑造政府的形象。

  滥用公权的后果很可怕

  荆楚网评论《13岁女孩戴手铐“游街示众”的隐喻》指出,一瓶饮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撒在官员的车上都不能成为给小女孩戴手铐的理由。现在部分人的“官威”很可怕,导致干部与群众屡屡发生矛盾冲突,这其中更深层的原因很值得大家深思。

  随意“铐人”意味着把人当嫌疑犯来对待,即便是成年人也不能说铐就铐。滥用公权的后果很可怕。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予的,应该为民谋福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一位13的小女孩戴着手铐“游街示众”,这是对法治的挑战,更是公权的泛滥。官员们只有正确对待和运用手中权力,才能真正做到执政为民。基层实际工作中要注意方式方法,绝不能激化矛盾,滥用权力,滥用警力,做出损害民众利益的事情。

  用真心热心耐心赢得群众的理解和支持

  丽水网评论指出:作为基层政府的工作人员整天面对群众,服务群众,特别是解决各类矛盾纠纷确实难度很大。虽然你是在办好事,但由于涉及一部分人的切身利益,遭到围攻的事件常有发生,处理不好还会激化矛盾,甚至形成极具影响的群体事件。上级不满意,群众有意见,真是老鼠钻进风箱里两头受气。但说归说,气归气,工作还得做。这就要求我们要不断学习总结,在实践中锻炼和提高自己应变能力和服务本领,用真心热心耐心来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理解和支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随便动用强制手段和警力,这样做往往会激化矛盾,造成难以掌控的被动局面,反而是欲速则不达。就像可乐乡政府这样。

  六、舆情点评

  13岁女孩被铐“游街”事件自26日曝光以来,舆情热度一直较高。官方前期的危机应对手段相对简单,一味的否认“游街”行为,而并没有具体证据佐证,从而使得官方面临较大的舆论压力。事件发展的中期后,官方先是对涉事的负责人进行停职调查,继而借助媒体公布事情经过,迎合网民关注点,从女副乡长是否被泼污水、女孩是否被戴上手铐、是否被游街示众三方面进行一一解答,从而缓解了官方所面临的舆论压力。

  加强官方微博的日常运营

  “近日,网友反映‘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书记袁泽宏粗暴执法,派出所所长将13岁未成年戴手铐游街示众......’一事,目前县公安局纪委、督察已经介入调查,调查情况将及时公布。”这是官方认证为“贵州省赫章县公安局”的官方微博于5月27日16时45分发布的一条微博。截至5月28日9时,该条微博转发次数已经近千次,评论700余条。该官微的粉丝仅816人,与很多官微甚至微博红人粉丝数相距甚远,这就使得该官微在微博平台上的影响力较弱,无法对微博平台上的舆论进行有效的引导。

  @赫章县公安局 随后将27日发布的这则微博进行了删除操作,而且并未作任何的解释说明,这有违官方微博操作的基本原则,为网民提供了猜测的空间,不利于危机的进一步化解。这就为各级政府提出了一个要求,各级政府应提高官方微博运营意识,一旦开通官方认证微博,就应健全运营机制,做好日常更新维护,从而增强官方微博的影响力,在重大危机事件发生后,才能有效的进行舆论的引导,成为与民对话沟通的桥梁和平台。

  官方应对危机切忌把群众妖魔化

  5月27日,可乐乡政府分析此事件发生原因有三点:一是有组织预谋,二是打击报复,三是有保护伞。发生干群冲突后,当地乡政府把责任一股脑推给群众,认为事件的发生“有组织预谋”,显然有失政府风范。同时,还应注意,在突发危机发生后,地方政府在分析事件原因时,切忌使用“不明真相”、“别用用心”等词汇,一方面容易激发网民对政府的对立情绪,另方面也把政府不自然的划到了普通民众的对立面上,正如同政府不希望自身被妖魔化一样,群众更不能被妖魔化。其实,干群冲突发生后,需要的是对话和沟通,而不是政府责任的推卸,也不是对群众行为的妖魔化,唯有对话协商才是解决问题之道,暴力执法显然是下策。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