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烟草公司借赞助傍上多所大学:学术成果遭利用

提要:在中国,大学与烟草公司合作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大学都与烟草公司或多或少有过合作。据悉,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湖南农业大学、东南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大学、河南农业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等高校与烟草公司合作频繁……

  中国大学甘当烟草傀儡:学术代言杀人术

  提要:在中国,大学与烟草公司合作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大学都与烟草公司或多或少有过合作。据悉,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湖南农业大学、东南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大学、河南农业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等高校与烟草公司合作频繁……

  文 / 中国新闻周刊网 记者 张馨竹

  烟草,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目前唯一合法害人的产业"。

  据央视报道,目前中国烟民数量已达3.5亿,占世界烟民总数35%,超过1/3。预计到2020年,年吸烟致死人数将达到200万。一个新趋势是,青少年的吸烟率正在不断增加……

  "在中国,虽然一些大学在开展无烟校园建设以及将控烟内容纳入到医学院和公共卫生学院课程的活动,但大学的吸烟现象依旧非常普遍。"国际防痨和肺部疾病联合会高级项目官员甘泉博士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介绍。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在中国正式生效,至今,已经控烟7年,中国的控烟不力可谓"举世闻名"。在世界卫生组织最新出炉的针对14个发展中国家进行的履约排名中,中国仅排第13名,得分为44.6分。迫于世界控烟大环境的压力,中国烟草业在"全民控烟"与"控烟失控"的正负力量间博弈生存,于是烟草业放弃了直接的烟草推广,转换宣传推广思路。开始潜心于烟草赞助与促销领域,并在此领域取得明显成效。

  烟草界与控烟界过招已数百回合,双方不谋而合的是,均将视线集中于青年群体。烟草的依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烟草界企图"从娃娃抓起";同时,控烟界也将青年时期作为吸烟行为的萌芽阶段。"烟草宣传也讲究一个方法,来硬的不行咱就来软的,不自己说吸烟好,就换个方式让人们明白吸烟也不是一件坏事"一位在烟草公司工作了三年的职员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表示,烟草公司如今的赞助和促销手段多种多样:活动项目冠名、公益捐助献爱心、软广植入、烟盒积分送大礼、企业活动赞助……这其中,有一种合作很容易被人们忽视,就是烟草公司对大学学术研究的赞助。

  烟草营销"傍上"中国大学

  在中国,大学与烟草公司合作的现象非常普遍,很多大学都与烟草公司或多或少有过合作。据悉,中国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湖南农业大学、东南大学、云南农业大学、云南大学、河南农业大学、山东农业大学等高校与烟草公司合作频繁。

  记者查询后发现,这些大学与烟草公司的联系不尽相同,比如湖南农业大学成立的是"烟草研究院《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研究中心";河南农业大学成立了中国国家烟草栽培生理生化研究基地,直属于中国烟草总公司;中国科技大学下属烟草和健康研究中心,并与中国烟草总公司合作开展远程高等教育;中国科学院和东南大学则与中国烟草总公司合作开展博士生培养;云南农业大学成立了烟草学院;云南大学和山东农业大学则开设了烟草专业。

  烟草公司与大学合作开展的研究包括烟叶种植、生产加工、烟草烟雾成分分析、烟草的营销等很多个方面。另外,烟草公司与某些大学还开展联合培养硕士、博士。

  谈到与烟草公司的合作,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前副主任、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副会长杨功焕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透露,国内一些比较有名的专家学者确实拿了烟草企业的赞助,有些专家开始时认为自己虽然拿了烟草企业的钱,但自己可以尝试客观地进行研究,然而,事实上,经烟草企业赞助的研究,研究结果如果不符合烟草企业的利益,烟草企业是不允许研究结果公开发表的。

  不仅如此,烟草企业还会巧妙地"利用"学术研究成果为美化烟草做推广。甘泉博士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介绍了一个典型案例--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参与烟草公司的低焦油、中草药卷烟研发项目。军事医学科学院所从事的低焦油、中草药卷烟的子课题的研究过程及结论并无谬误,但其研究结果被烟草公司利用作为证明"低焦油、中草药卷烟低危害"的证据。至于军事医学科学院在此过程中是否明知烟草公司的目的而有意为之,目前尚无直接证据。

  对于此事,杨功焕则表示,"(军事医学科学院)实际上是与"烟草院士"谢剑平合作,在很多时候拿了烟草公司赞助,就容易出一些从科学上来看不严谨的结论,甚至有一些报告称烟草低害,这些从独立学的评价标准来说,都不符合程序。所以不仅仅拿了赞助,在科学上也有失公允。"

  然而,在甘泉博士看来,关于大学与烟草公司合作这个问题,仍然需要理性全面的分析,"大学在这个问题上不应成为遭到谴责的一方。至少绝大多数高校的研究人员应该是被烟草公司所利用的。多数大学研究人员在与烟草公司合作或接受烟草公司赞助之前未必曾仔细考虑过合作和接受赞助的后果。我相信很多研究人员对于烟草公司也不是很了解。"在甘泉博士看来,烟草公司企图"利用"高校来为己宣传,这个问题应该被提出来,引起公众尤其是高校的关注和思考,而不需要谴责某个学校或个人。

  与中国大学"联姻",烟草公司的欺骗性研究

  "中国烟草公司的情况与跨国烟草公司不太一样。"甘泉博士表示,跨国烟草公司与高校合作的目的很明确--跨国烟草公司利用高校的声音(很多时候是权威的、百姓愿意相信的声音)开展为烟草公司利益服务的研究,而这些研究多数目的性很强,即在烟草危害的问题上混淆视听。

  中国烟草公司的目的不像跨国烟草公司那样单一。中国烟草公司的研究能力有限,他们需要依靠大学的研究能力进行很多研发工作,而很多这类的研发与欺骗公众没有直接联系,比如烟草的种植和生产、加工。中国烟草公司与高校的带有明确欺骗公众的研究(例如,开发低焦油、中草药卷烟的研究,探讨尼古丁预防老年痴呆的研究)占所有合作研究的比重很小。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类研究的数量在逐年增加。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高校帮助烟草公司开展基础性研发工作(比如降低烟草的病虫害、提高烤制工序的效率等等)即便没有直接的欺骗性,但这些研究增强了烟草公司生产卷烟的能力。而卷烟说到底是一种致命的产品,所以,即便是烟草公司的基础性研发工作,高校也不应参与。作为利益的双方,高校从这种合作中得到的主要是项目,即经济利益。

  此外,烟草公司的宣传和推广起到了混淆视听的作用。甘泉博士介绍了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有烟草企业资助研究"吸烟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跨国烟草公司资助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中国烟草公司也资助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赵保路教授从事这方面的研究。赵在媒体发表的言论肯定会影响公众的看法。

  "国际上有烟草资助的企业,他们得出的科学论文绝大多数都支持烟草可以有效预防老年痴呆症,但是在没有烟草企业资助的情况下,做出来的结论完全不一样。"杨功焕表示,从客观的科学研究进行回顾,认为吸烟可以降低老年痴呆的发生,实际上并无科学证据,正是因为"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所以,在接受了烟草企业的赞助后,研究结论的真实性就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烟草研究项目可供申请教育部门无禁令

  甘泉博士称,国家烟草专卖局有研究项目可供研究人员申请,"据我所知,中国的教育部门没有相关的约束禁令。"所以,在与烟草公司的合作中,大学和烟草方有着各自的需求,有时候,一个乐于收钱,一个乐于付钱,一拍即合,合作便成功了。

  对此,杨功焕也向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表示,教育部门在烟草研究方面并无清晰明确的规定,但《中国烟草控制规划》和《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中是有要求的,关于广告促销和赞助也被认为是不应该的。然而,由于社会控烟意识的薄弱,并没有很好的执行效果。

  在控烟方面,医学院校做得相对较多,大多数学校的控烟行为主要集中在创建"无烟校园",杨功焕认为,在拒绝烟草企业的赞助,不仅仅是赞助科研活动、赞助奖学金、以及赞助科学研究等方面,中国的大学还未形成气候。

  "在世界卫生组织提出这个(禁止大学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时候,我就觉得更重要的是要改变大家的认识,意识到这个要求的重要性。"事实上,中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在出席会议或者接手项目时,都需要看其与某些企业是否有利益关联。"在我们伦理学审查中,也非常关注这一点。这种审查不仅仅针对烟草业,包括对药业等多个行业都是有要求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教育部门无相关规定并不能作为大学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理由,因为这并非一个对烟草赞助接受与否的简单问题。"如果大学拿了烟草企业的钱,做相关学术研究,这在伦理学的基本观点上,就是不被允许的,而且大学作为青年培养的一个重要环节,是最应该自律的。

  据甘泉博士介绍,国外关于高校与烟草公司赞助的相关规定也都出自于大学学校本身,或来自于基金会的规定,相关教育部门也没有相关禁令。

  国外大学正在合力对烟草赞助说"不"!

  国外大学也有不少跟烟草公司合作的现象。甘泉博士向记者透露,国外大学以前有许多与烟草公司合作的案例,后来由于烟草公司资助此类研究的目的被逐渐了解,不少大学便开始相继出台规定,禁止其研究人员接受烟草公司的赞助。

  此外,一些基金会也规定,凡是有研究人员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学校,其所有研究人员都不得申请其基金。甘泉博士此前在加州大学学习和工作了很长时间,其博士后导师就是拒绝烟草公司赞助的主要倡导者。其导师花了几年的时间劝说加州大学董事会出台像哈佛、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那样的禁止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规定,但是一直没有成功。这其中的阻力一方面来自已经或正在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研究人员,但这并非最大的阻力,最大的阻力来自于接受药厂赞助的研究人员。

  药厂赞助高校进行生物、生化、医药类研究的现象非常非常普遍。而药厂的赞助也存在问题,即药厂有可能为了其商业利益而影响研究的进程。虽然药厂的赞助问题远远不及烟草公司的问题严重,但是接受药厂赞助的研究人员担心如果加州大学通过了禁止烟草公司赞助的规定,那么下一个规定很可能就是禁止药厂的赞助了。

  据甘泉博士介绍,英文的国际学术期刊都要求研究人员公布赞助经费的来源以及是否存在conflictofinterest,所谓的conflictofinterest就是指比如发表的文章是关于控烟的,那么如果作者曾经在烟草公司工作过,就需要在文章中声明。这也让读者能够清楚地了解作者的立场是否可能受其背景影响。

  杨功焕表示,对烟草业营销手法的认识,还是有一个过程,中国实际上有许多人、院校、机构等,开始总觉得拿烟草企业的赞助做事没有问题,然而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其中包藏的祸心。5月31日是"世界无烟日",今年的主题是"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在中国目前的现状下,急需指出问题,而且要鼓励这些机构能够划清界线。

  "大学不应该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大学作为教书育人的地方,是青年培养的重要场所,拥有特殊的身份和立场。甘泉博士表示,中国大学在面对烟草业诱惑时,无论校方是否知悉烟草业包藏祸心,为了学校的纯净、为了学生的成长,更为了国民的福祉,大学都应该步步谨慎,处处留心,不应该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社会和大学都应该清楚的意识到,与烟草业合作只会贻害无穷。

  第一,打着高校学术研究成果的名义误导公众。比如在上文中提到的低焦油、中草药卷烟以及吸烟是否可以预防老年痴呆问题上迷惑消费者;

  第二,与大学的合作增强了烟草公司的竞争力,最终的结果是烟草公司生产、推销卷烟的能力增加,受害的还是公众;

  第三,烟草业向大学发放研究赞助有助于在公众心目中树立烟草公司的正面形象。对烟草公司的同情最终会影响公众对吸烟和控烟的看法;

  第四,合作开展研究、和合作培养硕士生、博士生的做法会影响很多学生的择业观甚至是世界观。

  甘泉博士表示,烟草业的政府背景使研究人员更容易认同接受其研究经费的正当性,也正是因为烟草公司具有政府背景,使得这个问题的解决尤其棘手。比如,说服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研究经费发放者出台类似于美国癌症协会的规定可能会很难(美国癌症协会规定凡是有接受烟草公司赞助的研究人员的学校,其所有研究人员都不得申请美国癌症协会的研究经费)。

  结合今天的控烟日主题"全面禁止烟草的广告、促销和赞助",杨功焕指出,大家对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危害的意识不足,"这其实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没有意识,即使是有相关的法律和规定,在执行时也是不容易的。烟草企业的赞助等行为所包藏的祸心是显而易见的。"

  今年无烟日卫生部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发通知,要求医学院校拒绝接受烟草公司的赞助和与烟草公司合作开展科研,这或许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