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男子无钱为患重病儿子做手术报警谎称要抢银行

近10年来,他显然命运多舛。孩子做了手术之后,魏益波和妻子再次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了岳母照顾。拿到这两笔善款,魏益波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远远不够治疗费用,但是毕竟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

魏益波在街头行乞

  魏益波在街头行乞

  四川新闻网达州5月31日讯(靳廷江) 近10年来,他显然命运多舛。先是父亲在打工时不幸受伤并失去劳动能力,然后儿子又患重病,紧接着他自己患上了肝硬化,接下来母亲又因子宫癌去世。他不愿意听天由命,始终在逆境中挣扎着。然而,尽管自强不息,如今的他已然拿不出儿子所需的手术费用。万般无奈之下,他竟然报警,声称要抢劫银行。

  “他想抢银行”

  5月27日,达城知名爱心网友“我是猪”给记者打来电话,反映他发现有一位男子正在到处宣扬将会抢劫银行。“如果媒体介入,也许能解开他心头的结,把这桩可能发生的劫案制止在萌芽阶段。”

  他为何想抢劫银行?既然预谋作案,又为何到处宣扬?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接报后立即找到“我是猪”,向他了解情况。

  “这事一言难尽,我们不妨去和当事人见个面吧。”当天下午,记者和“我是猪”驱车前往达县河市镇阁溪村,见到了当事男子魏益波。

  厄运10年来没消停过一天

  采访车开到院坝里,魏益波闻声迎了出来。见到记者一行,他的眼泪瞬间就滚落脸庞。“这十年来,厄运就没消停过一天。”这个身高1.75米、略显瘦削的汉子哽咽着说,“我自认为并不是作恶多端的人,不晓得命运对我为啥这样残酷?”

  魏益波告诉记者,他是宣汉县花池乡大池村人。10年前,他曾有过“还很不错”的生活。那时候,他和父亲在广东茂名打工,母亲和妻子在家带着他的儿子。“我们每月给家里寄钱,一家人各司其责,其乐融融。”

  厄运在2003年降临。那一年的7月,他父亲魏兴贵在做工时不小心掉进石灰池,下半身严重烧伤。“那时候不懂维权,被老板吓唬了几句,就私了了。”老板赔了4万元,结果治疗花去13余万元。“医生都说治不好了,但我不甘心,到处借钱,把父亲转院到湛江,终于把命保住了,但他从此失去了劳动能力。”

  “父亲还没完全好,儿子又得了怪病。”2004年,魏益波和妻子杨号会到福建晋江打工,把儿子魏家乐也带了那里上学。当年6月,小家乐在学校体检时被查出心功能不好,后经泉州市中心医院确诊为缩窄性心包炎,需手术治疗。“由于父亲治伤所借的债还未还清,也就根本没钱给娃娃做手术了。”不得已,他和妻子带着孩子回到达州,好不容易借了3万元,在达州市中心医院作了心脏剥脱手术。

  孩子做了手术之后,魏益波和妻子再次外出打工,把孩子交给了岳母照顾。在外安顿下来之后,他把父亲接到了打工所在地,“自己看着才放心。”没想到,2005年的一天,“父亲遭遇了一次车祸,再次严重受伤,肇事者逃逸了。”

  这时的魏益波已经是一家鞋厂的技师,“领到的工资也不少”。不但有钱治好父亲的伤,还慢慢还清了以前借的债,“眼看就可以逃离厄运了。”然而,2008年,他却被检查出患有肝硬化。

  “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停工去治疗。”一边工作一边治疗,“基本是靠一种信念支撑。”正所谓屋漏偏逢连阴雨,2009年,他母亲柳金碧又被检查出患上了宫颈癌。“一家人只有我老婆争气,没有得病,其他的全是病人。”这样一来,很快又债台高筑。

  2012年初,柳金碧因病医治无效,撒手人寰。

  这之后,“更可怕的事情又来了。”2012年9月,魏家乐心包炎复发,“医生说如不及时治疗,将会有生命危险。”为了挽救儿子的生命,魏益波到处借钱将其送到重庆做了第二次心脏剥脱手术。

  今年5月,魏家乐再次发病,在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接受保守治疗。“急需做第三次手术,但是院方要求先交10万元,否则不给做手术。”

  “这叫我哪去找那么多钱啊?”魏益波忍不住泪如雨下。

  他一直在和命运抗争

  这10年来,尽管厄运连连,魏益波却没屈服于命运,坚信一定会苦尽甘来。“在鞋厂做工的时候,为了多赚钱,我一直刻苦学技术,成为了技师。”

  前两年,为了照顾“一屋子的病人”,他还回到达州,在达县河市镇阁溪村租了一间农房,和人合伙开起了一个微型制鞋厂。“别人出钱,我出技术,老婆负责卖。”没钱在城里租销售门市,他们就在宣汉县马渡乡租了一个。“生意虽不好,但勉强能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

  “但是这几个月很惨淡,因为我做的是运动鞋,这个季节没人买,至少要过了九月份才行。”魏益波指着厂子里的成品鞋说,“我这还堆了300多双童鞋,要是能卖出去,也能卖一万多块钱。”

  “但是对于娃娃的治疗费来说,一万多也起不了作用。”他低着头说,“所有的亲戚朋友,这些年来都是我家的债主,能借的都借了,现在实在想不出任何办法。”

  他也曾上街去乞讨。最近一段时间,他多次到宣汉县城街头行乞。“可是人家一看我这么年轻,又是好脚好手的,一般都不愿给钱。”第一次上街,整整一个下午,他只要到了15元钱。“第二次要了100多,第三次由于乡政府开了证明,要了500多。”

  报警称想抢劫银行

  眼看着儿子的病情日益严重,却拿不出手术费用,魏益波萌生了抢银行的想法。

  他决定向警方咨询抢银行的后果。他愚蠢的认为:“如果只判几年,还是划得来的。”5月25日,他拨打了福建的110。接警员告诉他,如果抢劫银行,后果很严重。“再说银行的钱都是老百姓的存款,就算把你儿子的病治好了,他长大后也不会心安理得。”

  当日,他也拨打了重庆市的110。接警员同样很耐心的开导他,希望他通过合法途径寻求帮助。达州市、宣汉县警方在接到转警电话后也苦口婆心劝他不要做傻事。

  了解到他的情况后,宣汉县有关方面向他伸出了援手。民政部门解决了3000元,花池乡政府解决了1000元。

  拿到这两笔善款,魏益波看到了一丝希望,“虽然远远不够治疗费用,但是毕竟感受到了党和政府的温暖。”

  “由于我和老婆都要到处找钱,现在14岁的家乐一个人在医院,院方已经打来电话说,如果再没监护人去陪护,他们就要强制要求出院了。”魏益波说,他准备29日就去重庆陪陪孩子。

  “如果医院能先给娃娃做手术就好了。”说完这句话,他又补充说,“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各位读者朋友若欲为魏益波一家提供帮助,敬请加入“天使1号”QQ群了解情况。1群:166070459;2群:164809445;3群:107030587)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