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莫言故乡村民称被强征耕地 拒签协议者被殴打

建学校,本是好事,但在没有看到合法用地手续,且没有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村民们的耕地却被强行平场垫土,拒签协议的村民还被殴打,家里的玻璃也被砸烂。栾心刚告诉记者,2012年3月的一天,高平庄村村支书栾心军、疏港区负责人范珲等人通知10余户村民到村委会开会,称为了建学校操场,需要征用他们的耕地。

  调查动机

  建学校,本是好事,但在没有看到合法用地手续,且没有达成补偿协议的情况下,村民们的耕地却被强行平场垫土,拒签协议的村民还被殴打,家里的玻璃也被砸烂。村民们怀疑征地者别有用心,以建学校的名义牟取私利,征地者却称村民们只顾私利没有公益心。孰是孰非?《法制日报》记者赶赴实地进行了调查。

  □特别调查

  本报记者范传贵

  山东省高密市疏港物流园区,这个时髦的乡镇行政区划名称,远没有当地人对它的俗称被外人所熟知——“高密东北乡”,莫言笔下大部分故事的发生地,也是他的家乡。

  在疏港区高平庄村,一所计划达到省级规范化标准的学校已经接近竣工,莫言为它题写了校名:“高密市疏港中心学校”。

  学校正对面,一片面积达34亩多的耕地已经被垫上了土,当地官方表示,这里将被用来建造学校操场。这片在村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上被标注为“一级”的耕地,比3个国际标准足球场加起来还要大一些。

  在尚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且未与村民达成赔偿协议的情况下,当地政府的强行平场垫土行为,已经导致该片土地被荒置近1年。相关村民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他们正准备进京向莫言求助。

  多户村民反映土地被强征

  52岁的高平庄村村民栾心刚,一家五口共有8.2亩耕地。他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显示,这些耕地的承包期限为2003年5月1日至2033年5月1日。

  栾心刚告诉记者,2012年3月的一天,高平庄村村支书栾心军、疏港区负责人范珲等人通知10余户村民到村委会开会,称为了建学校操场,需要征用他们的耕地。

  栾心刚称,村里开出的补偿标准是每亩每年600元补偿加200元生活补助,青苗补偿统一为6000元每亩。剩余20年承包期一次性付清。

  栾心刚和弟弟栾心强家各有3.07亩一级耕地位于被征地范围内,这些地原来用于种植一些蔬菜及果树。他们并不同意土地被征用,原因是他们认为官方给出的补偿标准太低,且没有合法的征地手续。

  最初,和栾心刚兄弟一样拒绝签署赔偿协议的还有另外6户村民。

  村民们告诉记者,2012年6月的一天,栾心军和区里的人指挥车辆强行对所涉耕地进行平场垫土。村民上前阻拦后双方发生了一场冲突。

  此后8户村民开始四处上访举报,该地块施工被高密市国土局叫停。但一系列蹊跷的事情开始发生在这8户村民身上。村民栾心清曾两次被不明人员殴打,头部受伤,而包括栾心刚在内的3户人家9个窗户玻璃被砸烂,时间都在深夜。

  栾心刚向记者出示了今年4月9日凌晨1点45分他家后方的一段监控录像,当天这个时间,他家的3个窗户玻璃同时被砸坏,巨大的声响将全家惊醒,80多岁的老太太在惊吓中匆忙下床,摔成重伤,至今瘫痪在床。监控录像显示,3名不明人员拿着长棍敲砸玻璃。栾家人马上报案,派出所人员前来勘查现场并做了笔录,但至今未有破案消息。

  从该片土地垫土至今已近一年,记者在现场看到,该片土地上被堆上了厚厚的渣土,一段原本要将这片土地圈起来的围墙,建了一半停在那里,数百棵桃树因地里被垫土后无法排水,今悉数死亡。

  村支书称村民只顾私利不管公益

  材料显示,去年村民们曾前往潍坊市上访,反映“村支书栾心军非法侵占村民口粮地问题”。此后疏港物流园区、高密市和潍坊市先后出具了答复意见。

  高密市人民政府在《信访复查意见书》中称,经查,村民所反映的地块位于高平庄村东,胶河疏港物流园区管委会规划此处为疏港学校及操场,占地60亩。其中25.78亩为疏港中学用地,经鲁政土字【2011】1029号(2011年6月30日)批准征用,经高政土【2012】10号文(2012年5月22日)供地,已经建成。

  高密市政府随后在意见书中确认:“其余34.22亩已垫土,并未进行建设。”潍坊市政府的《复核意见书》则确认该地块为拟建学校操场用地。

  高密市政府意见书还明确,该处涉及14户村民土地。从2012年6月开始,高平庄村委与用地户签订土地流转协议,其中有6户已经签字同意。补偿标准是村委会一次性给与农户1.2万元,青苗按政策补偿(小麦或玉米按每年每亩1200元标准)。尚有8户村民未签字同意,涉及土地25.71亩。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在高密市政府2012年11月底出具这份意见书以后,又有两名村民签字同意,其中包括两次被不明人员殴打的栾心清。目前仍有6户村民未签字同意。

  两级政府均指出,高密市国土局已责成疏港物流园区加强对高平庄村东拟建学校操场处的监管,在未取得合法用地手续前不得动工建设,并妥善处理好毁坏村民庄稼、树木问题。

  这事实上已证实了村民们反映的情况。但5月27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栾心军和疏港区纪工委书记杜明志均否认存在强行征用土地行为,并表示殴打村民、砸玻璃等事与政府和村委无关。

  “原先的学校太破了,我们建学校是公益事业,大部分村民都支持,一小部分村民心里只有私利,完全没有公益心。”栾心军说。

  杜明志随后也致电记者,称要发一些旧学校残破的照片给记者,希望能从正面宣传一下。

  而栾心刚等人则向记者表示,他们并非不支持建学校和操场,但政府必须有合法的用地手续,并与他们达成补偿协议。

  “一个中学的操场,要比三个足球场还大?没有合法的用地手续,我们无法保证这块地真的是用来建学校操场。”栾心刚说。

  不久前,他和弟弟栾心强请人写了一份民事起诉状和反转执行申请书,想到法院诉请恢复耕地,但至今还未立上案。

  学校教师公寓被指对外出售

  几名村民告诉记者,当地涉嫌以建学校教师公寓的名义,利用政府划拨用地建设商品房对外出售。

  他们所指的,是在学校教学楼后方仍在建设的三栋四层楼房。负责楼房施工的工人告诉记者,中间一栋为宿舍楼,旁边两栋则为商品房。

  记者在现场看到,中间一栋的确为宿舍楼设计,旁边两栋一二层为商铺、三四层则是住宅设计。粗略计算,西边一栋共有15套住宅及商铺,东边一栋则有23套,其中有两室一厅也有三室一厅设计。

  在该楼房前方,一块大型广告牌竖立路边,上面的大字写着“教师公寓旺铺 胶河集中居住区热销中”、“教师公寓 集中供暖 可办贷款”,售楼接待中心则为“高密疏港物流区中心学校”,并附有售楼热线和一幅周边布局平面图。

  另一张对外发放的彩色售楼传单则直接打出广告:“我家住在校园里 幸福 和谐 宜居 宜商”、“普普通通的价 美轮美奂的家”,并附有两种户型图,标价每平方米1780元。

  现场的工人告诉记者,负责学校施工和教师公寓施工的均为当地著名企业高密市永平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村民当着记者的面以购房者身份拨打了售楼广告上的电话。

  接通后,村民问对方是否为永平公司董事长孙永平,对方称是。对于村民提出的购房意愿,他称现在一二层价格为每平方米2700元,三四层则为每平方米1900元,但三四层已经全部卖完了;一二层还有几套没有最终确认。

  “你等着吧,有的人只交了一部分定金,明天就签合同了,如果他们交不上全额定金,房子就要收回来,我估计还能腾出一套来。”电话那头的人说。

  关于房产证,他则表示:“我这房子现在还没有房产证,用的是学校的地,是国有土地,房产证还没有办下来,验收了以后才给办房产证,先由学校办,办完了以后再分出来。”

  记者随后也致电该热线。在记者表明身份后,他表示自己并非孙永平,而是永平公司员工,姓陈。对于之前和村民的谈话以及售房广告,他矢口否认,称该处楼房只对教师出售,有一些教师不住的会自己卖给亲戚朋友,他们公司不对外销售,一二层的商铺则留给公司自己使用,不会对外出售。

  采访中这名男子反复笑着问记者:“你什么意思吧?”当记者问公司经营商铺收益是归政府还是归公司时,他又大笑:“你们有什么要求就直接找疏港区政府吧,都是由他们负责的,你们什么规矩我都懂。”

  记者也将售房一事反馈给栾心军、杜明志和高密市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但他们给出的答复各不相同。栾心军称,那三栋楼房都是教师公寓,不会对外出售;杜明志则称中间一栋为学生宿舍,旁边两栋为教师宿舍,是否对外出售不了解情况;宣传部官员则称,那三栋楼房均和学校无关,是开发商自行开发的楼盘,对外出售正常。

  在打完售房热线电话后,一名村民向记者抱怨:“一边说我们不支持教育,没有公益心,另一边则有人在利用学校牟取私利。”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