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蔡辉:也要警惕史上廉政文化

现代社会高度复杂,这决定了反腐倡廉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顶层设计”与制度建设,并在此基础上生成新的“廉政文化”,希望从历史上裁剪一个“文化”拼贴到当下来,恐怕只有装饰效果,无法取得成功。按最极端的算法,宋代GDP也只有2500-3000亿美元,和今天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当初道德反腐法尚且不行,今天就更难成功。

  现代社会高度复杂,这决定了反腐倡廉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顶层设计”与制度建设,并在此基础上生成新的“廉政文化”,希望从历史上裁剪一个“文化”拼贴到当下来,恐怕只有装饰效果,无法取得成功。

  廉政建设是当下人们关注的焦点,群策群力,调动一切资源反腐倡廉,已成共识。最近,有媒体撰文称应“借鉴历史上优秀的廉政文化”,认为中国传统文化强调为官之德,重视权力监督,强调依法治吏,这些经验对“今天进行廉政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以史为鉴,才能继往开来,但要警惕食古不化。

  现代社会的腐败是与现代性伴生的,在前现代社会,科层制度欠发达,难以形成强大而万能的政府,权力相对远离人们的日常生活,呈现出“皇权不下县”的局面,加之商品经济不发达,客观上限制了贪腐的空间和影响。

  自宋代起,官员名声急转直下,并不是此前廉政建设抓得好,而是宋代商品经济繁荣,让原有的制度缺陷呈现出来,这也是宋代理学勃兴的一个原因,前人们希望用道德来抑制腐败,甚至不惜发展到“存天理,灭人欲”这样极端的地步,可结果如何?

  宋代惩贪失败的原因,可从法国学者谢和耐的《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中看出来,当时杭州地价腾贵,太后、公主、驸马纷纷加入“炒房团”,面对这些“大鳄”,皇帝都没辙,何况基层官吏?

  管不了别人,只好管自己,道德反腐法走上前台,不仅腐儒能接受,皇帝也能接受,因为免去了他大义灭亲的麻烦。道德的约束力在于舆论监督,可管住别人的嘴总是容易的,实在不行,贴上“造谣传谣”的封条即可。

  按最极端的算法,宋代GDP也只有2500-3000亿美元,和今天的规模不可同日而语,当初道德反腐法尚且不行,今天就更难成功。

  事实是:中国传统文化固然强调为官之德,但这个德是私德,而非公德;重视权力监督,也是只监督官员,不监督皇帝;至于依法治吏中的法,绝非现代社会提倡的法治,而是王法、家法,这些法的出台无需人民授权,缺乏民意基础,根本得不到人民的尊重。

  现代社会高度复杂,这决定了反腐倡廉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顶层设计”与制度建设,并在此基础上生成新的“廉政文化”,希望从历史上裁剪一个“文化”拼贴到当下来,罔顾其生存土壤如何,制度背景如何,这恐怕只有装饰效果,无法取得成功。

  蔡辉

  • 责任编辑:唐今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