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中小学“减负调查”公布

在对不同地区“减负”的实施效果的观测中,课题组将六个代表省市(北京、上海、安徽、湖南、甘肃、重庆)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变化情况进行了比对。而在课题组调查的六个代表省市中,中小学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在30—60分钟的居多,上海市是完成作业时间在90分钟以上所占比例最高的地区。

\

  “减负”后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情况。

\

  李宝洋/光明图片

  小小的身影,大大的书包,疲惫地走向学校或是形形色色的课外辅导班。这是个在中国家庭中并不陌生的场景,在今年“两会”上,曾被北京师范大学副校长葛建平委员苦涩地喻为“小马拉大车”。“为孩子减负”,也因此成为公众不断高涨的呼声。

  今年3月,各地教育部门纷纷对学生在校时间、考试次数、作业量等作出明文规定,力度之强硬、态度之坚决,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

  5月30日,21世纪教育研究院发布形成自全国31个省份中小学生、中小学教师及家长的4701份有效问卷的《国内中小学“减负”情况调查报告》。

  小学生的减负效果比中学生好

  报告显示,“减负”后约有22%的学生课业负担“明显减轻”或“有所减轻”,近半数(47%)的学生课业负担维持原状,31%学生的课业负担“有所加重”和“明显加重”。

  据介绍,为衡量“减负”政策对中学生和小学生分别有怎样的影响,课题组将中学生和小学生的课业负担情况进行了对比分析。结果显示,尽管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维持原状的比例是最大的,但是小学生在课业负担“明显减轻”“有所减轻”的比例大于初中生,而初中生课业负担“明显加重”的情况多于小学生。也就是说,相对于初中生来说,小学生的“减负”效果略好。

  此外,在对不同地区“减负”的实施效果的观测中,课题组将六个代表省市(北京、上海、安徽、湖南、甘肃、重庆)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变化情况进行了比对。结果显示,北京课业负担减轻比例最高,有60.5%的学生表示“减负”后课业负担减轻了;上海课业负担减轻比例最低,为16.1%。而课业负担加重比例最高的为湖南,有35.5%的被调查学生表示“减负”课业压力不减反增。

  “即便是‘史上最严’,效果也不好说。”对于这样的结果,有家长表示并不意外,“刚开始是兴奋,后面就是惶恐,大把的课后时间交给咱们,反而不知该怎么办了。况且,光是减轻负担效果不明显啊,考试难度、录取分数线依然没变。”

  初中生的作业压力要大于小学生

  课题组同时对学生完成家庭作业用时进行了调查。

  报告显示,完成家庭作业用时在30—60分钟的学生比例最高,占整体样本的34%,还有23%和32%的学生分别每天需要60分钟和90分钟以上来完成作业。就小学生而言,完成家庭作业时间在30—60分钟的比例最高,占小学生样本的41%;初中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在90分钟以上的人数最多,占初中生样本的49%。初中生的课业压力要大于小学生。

  报告同时指出,各地2013年先后发布的“减负令”中均对中小学生作业时间进行了明确规定。以北京市为例,其规定为:小学一至二年级不布置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语文、数学和英语可适量布置家庭作业,三至四年级每天作业总量不得超过30分钟,五至六年级每天作业总量不得超过1小时;初中每天家庭作业总量不得超过1.5小时。

  而在课题组调查的六个代表省市中,中小学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在30—60分钟的居多,上海市是完成作业时间在90分钟以上所占比例最高的地区。几乎所有代表省市都有超过50%的小学一二年级学生需要完成家庭作业,就连北京这样有明确规定的地区这一比例也达到了52%,而在湖南和安徽两个省份,这一比例已突破90%;同时,所有代表省市都有一定比例的初中生完成家庭作业的时间超过90分钟,其中重庆这一比例最高,达到78%,而在北京尽管有“减负令”的约束,但这一比例仍然高达60%。

  课外培训占用学生时间

  此前“最严‘减负’令”一出,就有专家预言,“每当教育部门要求学校减负,最高兴的就是社会培训机构了,前去报名的家长更加踊跃。”

  这个预言在此次报告中再次得到验证。

  报告显示,在被调查的学生中,“从未参加培训”的有41%,每周参加培训时间在1至4小时之间的学生有45%,课外培训时间超过10小时的有2%。同时,尽管大部分被调研学生完成课外作业的用时在60分钟以下,但仍有7%的小学生和18%的中学生完成课外作业的时间在90分钟以上。

  报告同时强调,代表地区的中小学生“没有课外作业”和“课外作业用时少于30分钟”的均超过半数,明显低于完成家庭作业的用时。

  “学校教育仅仅是整个教育中的一个环节,当我们仅仅给学校教育减了负,而同为教育环节上的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没有相应的措施跟上,其结果只能是把其他环节的功能也异化为学校教育。”“减负令”下,面对课外培训市场“高烧不退”,有专家如此评述。

  减负工作亟须加大监管力度

  尽管重拳出击后,治理效果不尽如人意,但每次“减负令”的发布总能吸引公众关注。此次课题组就“公众对于‘减负令’最关注的问题”进行了调查,“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对‘减负’问题的关注都集中在政策执行的有效性和长期性上,如何将‘减负’问题落到实处并长期执行是关键。”课题组相关负责人表示。

  报告显示,在五项最受关心的问题中,提及率最高的是“希望政府加强减负的监管力度”,为2391次;其次为“担心一阵风过后又是老样子”,为1855次。而“希望能够有效控制课外培训”“担心作业减少,会影响学生的学习成绩”“学校减负了,家长反而在给孩子加负,结果还是没减轻”等分别为1515次、1215次、1214次,也代表了相当多家长的忧虑。

  不少家长反映,“减负”如果只是一味“单兵突进”,未来仍难成功,“只有当减负形成一种社会认同的机制,才能真正让学生、家长、学校放心减负”,有关专家强调,除了继续推行包括教学内容、方法、评价等在内的新课程改革外,还需招生录取制度的配套改革,并须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

  (本报北京5月30日电 本报记者 邓 晖 本报通讯员 马文华)

  • 责任编辑:宋代伦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