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王林财富或来自海外 公安局长曾开车为其开道

  奇迹与转折

  现在看来,坐牢居然成了王林发达的命运转折。1979年,王林在南昌北郊的江西省第一监狱服刑,他在改造上没有什么突出之处,可是因为会变蛇变酒很快成了监狱里的一个轶闻。“当时我们都是年轻人,大家还开玩笑让我跟他学习一下,可我是医生,我不相信这些。”时任第一监狱医生的王华庚说。可是,王林得到的是他的管教陈远东的友谊和信任。王华庚告诉我们,陈远东是个孤儿,为人忠厚老实,部队转业后因为有理发技能,就安排在监狱,负责给新犯人理光头兼任管教。陈远东看王林会变蛇,就拜王林为师。因为酒在监狱里是违禁品,王华庚说,他甚至怀疑王林变出来的酒都是陈远东从外面带给他的。

  1979年3月的一天晚上,监狱干部家属组织看电影《巴黎圣母院》,王林知道这个消息后就对陈远东说,他那天晚上就可以满师了。让陈远东晚上20点关掉监牢通往干部生活区地网的电,把窗子上的铁栅栏锯断两根。王林要到陈远东家里来办满师仪式,还可以顺便给陈远东变一个老婆。王华庚告诉我们,因为陈远东跟他住对门,王林越狱、陈被停职之后,经常到他的家里讲述经过,虽然已经过了很多年,但当时的情景他记得非常深刻。“王林越过电网爬进陈远东的房间,取出一张纸让陈远东闭着眼睛朝大门口走180步,烧了符再回来。陈远东到大门口烧了符,回家后发现空无一人,还以为王林回监舍了,就去问监舍区的守卫,守卫告诉他王林和狱友一共三个人都没有回来,他才醒悟受了骗,到电影院报警。”

  王林很快被抓了回来,加了刑,改到江西省第四监狱服刑。这次离奇的越狱让王林成了监狱系统的著名罪犯,连同他变戏法的特长被广为传播。第四监狱原监狱长王章清告诉我们,王林黑黑瘦瘦的,很聪明,脑子很灵活,对人还挺热情。王林在监狱里当车工的时间比较长,主要做机床,算是技术活儿。有时候管教们会找他到办公室变戏法,觉得好玩。管教们找不出破绽,他有时候只穿一条裤头也能变,能把别人兜里的人民币变到自己手上,都是他亲眼看见过的。王章清记得,有一次监狱里有魔术剧团表演,王林破解了台上演员的魔术,还把演员的手表变到了自己手中。

  王林会变戏法的消息从监狱里传到大墙外,传到了领导阶层,还没有出狱,王林就给自己在当时的江西官场扔了种子。“当时不仅是司法系统的领导,省里的领导也来看过他变戏法,也有一些领导找他看病,至于效果如何很难说。”王章清说,因为变戏法的特长,他提前两年出狱,还成了公安局的顾问。王章清告诉记者,除了江西公安厅的赏识,江苏公安厅还请他去南京破案。

  王林的大贵人是时任江西省公安厅厅长丁鑫发。王林90年代的熟人告诉我们,丁鑫发当时负责来江西视察领导的保卫工作,正如他接受鲍嘉龄采访时所说,他总是会安排客人们看王林的变蛇变酒、纸灰复燃表演。“王林的那些合影照片大部分都是真的,特别是那些跟领导的合影,那都是丁鑫发领着去演的。”曾经帮助王林出画册的人告诉我们。

  80年代末90年代是一个对气功狂热的年代。当时在自然辩证法研究会搜集特异功能和气功资料的申振钰回忆,张香玉在北京太平庄租了一个容纳200人的部队礼堂专门做带功报告,门票40元一张,排队买票是常事,有人为了求一张门票甚至会在地上跪拜。张宏堡叫自己的带功报告为科学报告,他讲他的“麒麟文化”,在场的不仅有普通百姓,还有部长、将军也去听。张宏堡去洗手间的间歇,他桌子上的水都会被台下的信徒抢走。申振钰告诉我们,全国各地的“大师们”伎俩都很明显,可气功热的形成有深刻的社会文化背景,当时是一种思潮,是群众性的造神运动。

  王林在当时全国的“大师”里是默默无名之辈,他从一开始就没走向群众、从人海战术里捞钱,他南昌的朋友们不记得他搞过带功报告,也没有像其他大师一样卖纪念品和像章,他走的是上层路线,在江西政界广交朋友,既表演戏法也给人看病。他的一个熟人告诉我们,每次到他家里去,总有省里领导在场。而在那个时候,如今被津津乐道迷信他的密友——落马的宋晨光还不算是王林家客人里的佼佼者。

  财富

  王林能看到的实业只有一处,2000年他从当时的芦溪县政府手里花800万元买了芦溪宾馆,改造成玉女山庄。玉女山庄曾经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如果有重要的客人来的时候,“大师”会在山庄里表演,可是客人来得不多,“大师”也并不看重山庄挣不挣钱。实际上山庄每年都在亏损,邹勇告诉我们,玉女山庄经营管理不善,生意也不好。王林为了招徕生意一度还在山庄里搞色情专场,可是县城这样的小地方,谁也不敢明目张胆来看而影响家庭。山庄虽然后来转手了,可是总体上也没挣到什么钱。就连他多年的追随者张军都告诉我们,“大师”在做生意上是不行的。

  但这一点没有妨碍王林成为一个有钱人。退休多年的芦溪镇李镇长回忆,刚刚出狱不久的王林回到芦溪,因为房子在60年代已经卖掉了,他就住在爆竹厂的宾馆里,每天给当地的干部做表演,去看的人很多,那时候就觉得他有些衣锦还乡的意思了。他住到行政学院的小楼里时,他朋友回忆第一次去他家的情形:“那时候还没有‘悍马’什么的,但是我记得他家院子里停了一辆尼桑元首车了,有钱。”邹勇2002年认识王林时也觉得他不是等闲之辈,他当时的派头很大,开的是丰田霸道。2003、2004年认识王林的张军回忆,当时跟王林在一起的萍乡一个公安局长问他:长沙最有钱的人是谁?你知道“大师”有多少钱,他有一个屋子里码的全是钱。“我们从长沙坐着悍马车去萍乡,前面是公安局长开车给他开道,那个时候说他是受到国家保护的人。”张军说。

  王林的钱从哪里来,这是一件很扑朔的事情。他的邻居孙俊杰告诉我们,听说他的第一桶金是跟人合伙在广州、深圳那边炒地皮。他曾经告诉过小时候的玩伴李镇长,他是西南航空的大股东。不过,他90年代在南昌的朋友特别提醒我们,他们当时玩在一起的人都知道王林满嘴跑火车,谁也不去推敲他讲的话,没人当一回事。而他的推测是,王林的钱应该来自港澳和海外。“他那时候表演和给人治病是不收钱的,最多送点礼物,大家也都没有钱,怎么能拿得出送他的。他给苏哈托治过病,家里摆了好多跟苏哈托家族的照片,不同场景、不同衣着,看来不是一次性拍的。他跟香港的向华胜、向华强兄弟关系也好,家里也有许多照片,香港人又信这些,钱是不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除了表演和治病,王林在90年代中期的江西官场已经活跃起来。鲍嘉龄告诉我们,他除了采访任务跟王林再无往来。他觉得王林的素质很低,动不动就说要搞死谁。而且靠技术吃饭的他也看不上王林这种围着领导转的人。可是,商界的朋友知道鲍嘉龄采访过王林后,要求过几次通过他去结识王林,因为王林手中有庞大的人脉资源。“开车停在我家楼下我都不去。当时社会上就传他爱给人办事,可我觉得这迟早会出事的。”鲍嘉龄说。

  现在唯一愿意站出来承认跟王林有金钱来往的是与他打官司的邹勇。邹勇告诉我们,他的赣西电煤项目2004年就开始运作了,可是因为拆迁阻力,换到现在的地方,省政府一直很重视这个项目,也给铁道部写了函,可是两个月都没有批下来。王林知道这件事情,就带着他直接去北京找刘志军。“他先给刘志军的老婆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刘志军的秘书就把我们带到了小会议室,刘志军过了一会儿也来了。”邹勇告诉我们,他当时看到的刘志军显得很憔悴,说是因为太忙了。王林就让他注意身体,弄一块靠山石保佑他健康平安。刘志军向邹勇解释,因为在忙京津铁路,很多批文都拖了下来,他会帮着问一下。见刘志军差不多一个月后,批文下来了。邹勇告诉我们,他并不觉得王林在这件事上起了特别大的作用,但还是让批文早了一点下来。他因此给了王林数百万元作为答谢。

  王林收到的礼物很多。邹勇告诉我们,王林的悍马车是别人送的,劳斯莱斯车是王林付了头款,其他700多万元都是他付的。他还送了200多万元的保时捷给王林。身上带的从澳门花100多万元买的翡翠,王林看着喜欢,立刻摘下来送他,逢年过节给王林的红包也最少10万元。他介绍公司的高管来让王林看病,也有人把红包封到了6万元。

  跟王林打交道、拜王林为师,邹勇说他花了几千万元。邹勇不是狂热的玄学、茅山术爱好者,他的大嫂告诉我们,他们家族的信佛行为止于每年按照当地习俗去南岳衡山烧香,邹勇工作忙有时候不会参加,他媳妇替他去。这样的投入太不符合普通人的常理了。邹勇的解释是,王林说过做生意没意思,不如跟他学法术挣钱。可真正打动他的是,他母亲去世早,小时候家里很苦,所以他想学习王林的医术,给人治病。可是几千万元在哪个医院治不了病呢?没人解释得清。

  朋友

  7月初,王林还在老家过着平静而风光的生活。王林的邻居孙俊杰告诉我们,马云一行人是他开车去长沙黄花机场接来的。因为马云是第一次到王林家,为了表示隆重就挂了欢迎条幅,可是不能只挂马云,所以跟“大师”熟悉的著名演员也挂了出来。马云一行人和邹勇的官司一起把偏安县城的王林推上了风口浪尖。他在南昌的朋友告诉我们,大约是在1996年前后,王林说自己要到香港定居去了,就离开南昌,销声匿迹。

  王林确实在那前后取得了香港身份,可是他也回到了芦溪老家。孙俊杰告诉我们,他对王林的第一印象来自1996年,他回乡翻修一座破庙,圣岗寺,他和父亲给寺里面画壁画。圣岗寺在他出生的老街附近,翻修后规模也不大,只有几十上百平方米,都是当地人去拜。十几年后,王林大手笔扩建了圣岗寺,改名为建勋寺,落成庆典上名流云集。张军告诉我们,当时来的人太多了,很多客人都没跟王林见上一面,连饭都没吃上。

  修好了圣岗寺,王林也在芦溪定居下来,他虽然也经常到外地去,可是邻居们还是有很多时间能见到他。王林很念旧情。李镇长告诉我们,王林修圣岗寺时候从他门口过,刚好他在造房子,王林立刻掏了1000块钱给他,让他买沙子、水泥用。2001年,王林做慈善的第一年,他给老街每户人家送了100元的肉、80元的鱼、70元的被子、70元的油,还有100元的大米。从第二年起,他给芦溪、他下乡的宜丰两个县的贫困户和孤寡老人赠送过年物资和棉衣。

  在孙俊杰眼里,王林跟其他邻居老头儿没特别大的区别,他吃家常菜,爱开玩笑,客厅的茶几上永远摆着一大堆吃的,随时准备欢迎客人。可除了孙俊杰这样的邻居,王林家里频繁出入的还有各种有身份的人。邹勇告诉我们,他跟王林2002年第一次见面,到了2004、2005年走动就很多了,隔两三天王林就打电话找他去芦溪陪客吃饭。“王林不喝酒,我替他跟客人喝点,有一些人我是在电视上看见过的,找他办事的我不清楚,可是好多是来找他看病的。”邹勇说。张军也极力证明王林的医术高明:“2006年左右,有一个人得了三种癌,在‘大师’这里治病,‘大师’把他带到地下室去发功,很辛苦,治一次,大师损失一次。这个人我认识,现在还活着。”张军告诉我们,这个人不会为了证明“大师”医术出来接受采访的,因为他还在领导位置上。

  王林的表演也没有中断,他在南昌的朋友告诉我们,以前朋友来吃饭,经常喊王林来饭桌上表演,有一次王林生气了,觉得这样不是拿他当朋友,像耍猴的,从此南昌的朋友就没再找他表演过。可是张军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他告诉我们,他带了三四次朋友来看王林表演,当时都是一些身份地位还可以的人。有一次还打扰了王林睡午觉,王林站在二楼窗户边发脾气,他就告诉王林来的人是某某的秘书,过了一会儿,王林还是把客人们迎进了客厅,演了一回。

  除了在芦溪招待朋友,王林也为他的朋友们提供山间的优美景色。张军告诉我们,王林在官山保护区里的别墅原来是保护区的工作站,因为周围太美了,他很喜欢,工作站就搬了出来,他买了原址建别墅。别墅距离山下有10公里的车程,特别安静。他让他的知青同学李明德帮着照看这处产业,别墅不对外,只有王林带朋友来,可是都住得不长,最多3天就走了。都是哪些朋友?李明德告诉我们,他只需要知道来了多少人,准备多少饭就可以,他从不关心来人的身份,也不会到前面去应酬。王林这几年生了一场大病,在湘雅医院治不好,又到北京的301医院住院,官山别墅湿气很重,他病了之后就再也没来过。

  王林被报道出来后,他气得焦头烂额,网络舆论时代已经不是90年代中期的局面,也没有像当年江西公安厅厅长丁鑫发这样有身份、有名气的朋友站出来接受记者采访,给他说好话,网上公布过合影的人几乎全都保持沉默,或者撇清关系。王林的徒弟邱武林告诉我们,他想来想去就开了一个微博,想为师傅澄清,王林一开始不同意,还骂了他,后来他找人劝说,王林才同意了这个决定。邱武林和孙俊杰都是1980年生人,王林在北京住院,俩人坐飞机去北京看望和照顾。他们是真心对王林好,可是两个人的文化不高,阅历有限,现在的局面也不知道如何应对。邱武林和孙俊杰拎着一大包王林十几年来做慈善的账目、清单给我们看,证明王林是个好人。他们还担心地让我们帮助分析,王林还能不能回来,如果从此回不来了,芦溪县这么多户的穷人可怎么过年。可是,当我们说,如果王林经得起查,没有问题,怎么能回不来时,一向笃定的孙俊杰的气势弱了下来,谁又经得起查呢。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