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资讯 > 大公社会 > 社会要闻 > 正文

热闻

  • 图片

浙江商人因没带身份证被山东警方盘问2小时后死亡

  【商人被带回派出所盘问 两个小时后死亡】9月9日夜,一天前才到山东淄博谈生意的浙籍商人冯言法因“形迹可疑,且未随身携带身份证明”,在入住酒店的大堂被架上警车,并被送往派出所接受继续盘问。在派出所,冯昏迷,送往医院50分钟后,被宣布死亡。盘问录像缺失,使致其血压骤升并死亡的原因成谜。

  9月9日夜12时许,冯言法客死山东省淄博市。

  这位43岁的浙江籍商人于死亡前2小时在入住酒店的大堂被架上警车,并被送往兴学街派出所接受继续盘问,理由是“形迹可疑,且未随身携带身份证明”。在派出所,冯言法昏迷,被送往医院急救。50分钟后,医生宣布冯言法死亡。冯言法家属与淄博官方协商处理未果,决定将这件不幸的事公诸于众。  架走 现场人员称男子曾挨打

  冯言法,43岁,浙江临海人。9月8日,他和朋友邵红军,由江苏省南京市来到山东省淄博市张店区,试图敲定一个高炉炼铁厂旧厂房拆迁回收项目。

  调查组调查认定,9月9日晚,派出所巡逻队员张东(音)发现一名1.7米左右、身材较胖的男子形迹可疑,他打电话给巡逻队员龚先成,让其开警车来核实该男子身份。这名男子即是冯言法。

  冯言法家属对“形迹可疑”说法并不认可。一位目击者称,冯言法刚进入酒店大堂,一辆警车来到,下来三名身着警服的人。三人径直进入酒店,问冯言法是否携带身份证、家在哪里。冯言法回复称,并未带身份证,但可以上楼到房间去取。身着警服的人再没说其他,将冯言法一左一右架出酒店,上了警车。

  调查组认定这两人是巡逻队员龚先成和耿国良。冯言法的表弟冯卫斌称,酒店视频录像显示,巡逻队员将冯言法双手反扣,并按压住冯言法后颈,“这是一个抓捕动作,并非正常盘问”。家属还称,事后听现场人员所述,冯言法曾挨打。

  质疑 为何不在现场盘问核查

  载着冯言法的警车离开酒店,前往兴学街派出所继续盘问。冯言法的兄长冯贻德质疑称,冯言法身份证就在酒店,为何不在现场盘问核查?

  调查组称,9日晚9时56分许,冯言法进入派出所,被安排在一楼值班室对面的接待室,坐等核实身份。当晚10时8分许,龚先成通过公安网对冯言法身份核实完毕。他要放走冯言法时,发现他闭着双眼,躺坐在沙发上,喉咙里发出打呼噜的声音。龚先成以为冯言法睡着了,想叫醒冯言法,但是冯言法没有反应。约7分钟后,龚先成在派出所二楼把情况告诉值夜班副所长刘长宝(音)。刘长宝称,如身份没问题,赶紧放人。龚再次下楼想叫醒冯言法,但冯没有反应。当晚10时38分许,刘长宝进入接待室想叫醒冯,但没有反应。事后医生证实,此时冯言法已处于昏迷状态。

  邵红军称,晚10时39分许,他见冯言法外出未归,打电话给冯言法。邵红军称,他抵达派出所后,发现冯言法打呼声很大,躺在沙发上,嘴里有沫子,腿出现颤抖,对喊声没有回应。当晚10时56分许,刘长宝打电话寻求急救。张店区人民医院当值医生称,医护人员抵达派出所时,冯言法已昏迷。50分钟的抢救并未能挽救冯言法,当晚12时许,医院宣布冯言法死亡。

  争论 死者右耳后出现撕裂

  尸检结果认为,冯言法符合高血压脑血管病变致脑干出血猝死。在冯言法的心血中并未检测出乙醇成分。法医邹志虹、金晓平都认为,情绪紧张、激动、劳累、剧烈体力活动可引起血压升高,进而诱发脑干出血。至于冯言法在接待室的遭遇,警方称接待室内没有监控而并未被记录,引起家属对冯言法遭遇刑讯的猜想。争论更大的是,冯言法右耳后出现撕裂创,尸检报告中称,“非致命伤”、“死亡前后短时间内均可形成”。

  冯言法的亲属认为将冯言法带至派出所、参与继续盘问的人员涉嫌渎职罪,要求检察院追责。调查组认为,“他们只属于巡逻队员,不是公安人员、人民警察,反渎职够不上”。

  参与事后处理的淄博市信访局齐姓局长称,兴学街派出所副所长刘长宝已经受到处理,政府方面根据规定可以给予死者家属六七十万的补偿,“但他们直接说赔600万,没法谈”。冯贻德和冯卫斌则称,事件调查结果无法令人信服,涉嫌犯罪人员未被追责,这说明政府根本没有处理事件的诚意,“怎么谈?没法谈!”。

  • 责任编辑:赵毅波

人参与 条评论

微博关注:

大公网

  • 打印

数码频道

更多
参与互动
关注方式:
打开微信朋友们扫一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