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的仪式感

  文/刘洋

  “仪式感”是使某一天与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时刻与其他时刻不同,这句摘自法国童话《小王子》的话让“仪式感”这个词进入我们的生活,人们恍然大悟:原来我们给自己加了如此多条条框框只为这一刻有所不同。对于中国人而言,最有仪式感的恐怕便是过年。遍布于世界各地的华夏儿女,为了农历正月初一这一刻,前后的准备与收尾工作便要历时一个多月时间,可谓仪式满满。

  “年”来源于中国遥远的农耕时代,带有浓重的玄幻色彩,据说叫做“年”的怪兽每年初一扰乱人间,但它害怕红色,于是人们便用爆竹、春联、窗花、灯笼等吓走它。这些神话在技术发到的今天则显得十分脆弱,不仅如此,在网络连接彼此的今天,仪式已经改变,或许这就是为何“年味”越来越淡的原因。

  在传统新年中,农历腊月二十四便以扫房开始过年的筹备,接下来则开始做豆腐、接玉皇、杀猪割肉、洗澡洗衣、祭祖等,经历了七天的辛苦筹备,除夕的到来才彰显得弥足珍贵。但这样的准备或许只存在于记忆中,如今新年的准备往往从抢票开始,当春运进入开始铺天盖地进行时,你才真切的体会到,新年来了,该回家了。年少时最开心的便是和家人买年货,一家人写下新年所需后,冲进市集采购,最后带着各种食材货品满载而归,这个时候,孩子们往往还能在含混无赖中获得心仪已久的礼物,如今则不同,各大超市全年营业,蔬果食品全年供应,推着购物车采购时则少了很多灵感,而新年最大的不便成了多数快递、网店不运营,让人无法网购。

  拜年这个仪式在我的家里每年都是重头戏,但也早已不复当年。拜年是人们辞旧迎新、相互表达美好祝愿的方式,包括叩头施礼、祝贺新年、问候生活等。多年来的大年夜里,我家的拜年逐渐演变成电话问候,而后变成社交软件问候,最后变成了抢红包……但每年的初一才是重头戏,亲友们互相拜年走访,这一时间段也是儿时主要“营收”时间,随着年龄的增长,红包早已成为历史,但问候没有变,初一的电话问候成为新年必备,许久不联系的亲人们一时间熟络起来,三言两语便将面前的各位窥探个十之八九,乃是最见洞察力的时刻。

  “年”从遥远的农耕时代走到今天,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中,仪式经历流变,年,更像是一场必须要与家人团圆的悠长假期,不论这一年中发生了什么,都要在年这个时间点上和解,与他人和解,与自己和解。

责任编辑:李孟展 DN029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