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父子身陷“套路贷” 上亿工业园被抵押

  大公网6月7日讯(记者石华)最近,各地频频曝出“套路贷”案件,引发社会关注。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四部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规范民间借贷。

\

重光工业园记者石华摄

  近日,记者接到港商黄先生投诉称,其亲戚钟晓光误信朋友推荐,在投资工业园时多次被骗,为了偿还1000万元的债务,不得不将深圳七处房产以及普宁老家的祖屋变卖,然而不仅未能偿还本金,反而贷款数额达到3500万元。最终,资不抵债,将价值1.2亿的工业园抵押给对方。

  购置土地对方加入

  据钟晓光的父亲钟景涛介绍,他们从普宁来深圳经商多年,在好友黄先生的帮助下,打拼了一份家业,三代同堂、千万资产,本营让人羡慕的生活,却因一场“套路贷”而改变了生活的轨迹。

  2010年9月,钟晓光经普宁老乡周某章推荐,在东莞市凤岗镇购置一处约1.8万平方米的土地,准备出资200万元兴建重光工业园,为此,在工商部门注册成立了重光实业有限公司,钟晓光持股90%,钟景涛持股10%。

  “按照我们当时的经济能力,打算两年内建10000平方米的厂房。”钟景涛表示,周某章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努力劝说将工业园扩建到35000平方米,剩余资金由周某章参股40%共同投资建设,并约定由周某章负责对重光工业园的施工建设。

  由于周某章早年是钟景涛的学生,双方此前合作过一些项目,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因此,周某章参股40%的具体事宜,双方只是口头约定,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钟景涛表示:“当时我们认为口头约定就有约束力,没想到对方出尔反尔,早知道后边发生的事情,一定会签合同的。”

  借新还旧层层加码

  由于建设规划的改变,使得重光工业园建设成本剧增,2011年底,在重光工业园即将完工,经核算,工程总投入约5000万元,按照双方早先约定的投资比例,钟景涛父子需负担3000万元,剩余的2000万元由周某章负责。彼时,钟景涛父子已向周某章支付了工程款超过4000万元。

  因经济负担加重,钟景涛父子提出结算工程款,并希望周某章返还多付的1000万元工程款。然而周某章以各种理由推翻原来的约定,要求钟景涛父子全额承担工程款。后经第三人调解,双方达成共识:重光工业园全部由钟家父子接手,周某章再借款100万元给钟晓光,与未付工程款900万元凑整1000万元免息两年后偿还。

  “重光工业园招商经营后,因税务局备案需要周某章提供建筑款发票,周某章以仍有欠款为由,拒不提供发票。”钟景涛告诉记者,2012年迫于无奈,向周某章经营的东莞市瑞恒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月息3%为代价,借款1000万元提前偿还了工程款。

  “为偿还每月50多万元的利息款,我们先后变卖了在深圳龙岗的五处商品房、两栋别墅、一部宝马740款轿车和在广东普宁老家的两座祖屋及两处宅基地。”钟景涛称,2015年,他们父子已经山穷水尽,无固定资产可变卖,彼时加上利息还欠3500万元。

  “这种借贷方式就是套路贷,比如我借款1000万元,月息3分,第二个月需偿还利息30万元,第三个月的本金按照1003万元计算,需还利息31万元,第四个月的本金是1034万元,需还款40万元,以此类推。”钟景涛称,在无法继续偿还利息时,周某章提出减少欠款利息为由,要钟家父子以重光工业园70%的股权转让作为继续还贷的抵押物。

  增资扩股失去权益

  钟家父子考虑到风险巨大,不同意以股权转让的方式进行担保,要求前往公证处证明重光公司的股权是质押。钟景涛说:“在周某章的说服下,迫于无奈我们只得同意了他提出的增资扩股的方式,为我们借款进行担保来延长期限。”

  钟景涛投诉称,2015年3月,周某章的侄子周某鸿在“增资扩股”的名义下,转账467万元到东莞市重光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成功占有70%股权。然而,根据当时的评估,重光工业园的市值是1.1亿元,如今达到1.2亿元。

  “2015年9月,周某章再次让钟晓光将法定代表人更改为周某鸿,若不同意,就让其进银行黑名单。”钟景涛称,从2015年9月开始,周某章直接派出财务进驻重光公司,强行收取重光工业园的租金,每月租金约50多万元,将整个工业园占为己有。钟家父子自此失去对重光工业园的控制权、管理权和知情权。

  赎回无果对方回应

  据钟景涛介绍,目前他们已经凑齐3500万元,打算向周某章偿还,赎回70%的股权,却多次被对方拒绝。

  6月7日,记者致电周某章。对于通过“套路贷”占有工业园一事,周某章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做生意要愿赌服输,赚钱也好、赔钱也好要有契约精神,通过其他手段恶意中伤他人,达到自己的目的是不合理的。”

  “他们父子经常向媒体、政府部门投诉,企图通过这种压力来拿回工业园,这种做法对我和我的生意影响很大,我正在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周某章称,他已经向东莞警方报案,警方也对钟晓光进行了立案调查。

  周某章表示,工业园的问题需要讲证据,如果有不合理的地方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但这种通过造谣的方式完全不能接受,我们都要按合同、按证据办事,有什么不合理的拿到明面上讲清楚。工业园的原始股东是他们父子,我如果想进入为什么不在原始股时就加入呢?”

  至于欠款一事,周某章称是钟晓光打牌赌博输掉的,而利息计算问题以及如何拿到工业园70%的股权,周某章表示电话里不方便说,改天详谈挂掉电话。针对此事,记者将继续跟踪。

责任编辑:张菡 zhanghan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