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香港在线 | 言论 | 中国 | 国际 | 军事 | 历史 | 教育 | 图片 | 财经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宏观 | 科技 | 娱乐 | 女人 | 生活 | 体育 | 健康 | 书画 | 佛教
德国投降日 关注新纳粹
导语:
德国投降日 关注新纳粹

每当日本领导人或者内阁成员腆着脸去参拜靖国神社的时候,就会有人提出日本应该学习德国,德国人在面对二战时期纳粹所犯下的屠杀罪行时,总能显现出极大的勇气和诚实。然而,就在德国内部酝酿已久的新纳粹却像八爪鱼一样,将自己的触角伸向世界各地……

德国新纳粹 威胁不容小觑
德国开审战后最大极右翼谋杀案

德国新纳粹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NSU)连环杀人案6日在慕尼黑法院开审,“新纳粹女魔头”贝亚特·切培被控以种族仇恨为动机杀害至少10人,面对终身监禁的刑罚。德国总理默克尔谴责这些谋杀案为“德国之耻”。这也是德国二战后最大宗的新纳粹审讯,吸引全球媒体关注。

德国安全官员编制了一份129人的名单,这些人被怀疑帮助一个新纳粹组织,而该新纳粹组织被控在2000年-2007年间谋杀了8名土耳其人、1名希腊人和1名女警察。

一些西方媒体评论道,多年来,德国政府一直没有查出隐藏的嫌疑犯,德国的新纳粹网络可能比原先想象的还要大。

地下国社是2011年11月破获的一个德国极右翼恐怖组织,他们活动的据点在德国东部小城茨维考。该组织成立于1998年,38岁的切培是NSU的唯一幸存成员。

德国国家民主党,二战结束后德国出现的一支极右党派。于1964年在德国汉诺威成立,是一个宣扬民族主义,反犹排犹,不遗余力地为纳粹招魂的极右组织。

28年前,联邦德国时任总统魏茨泽克在二战结束40周年之际,发出了载入史册的话语:“5月8日是解放之日,我们大家(在这一天)从纳粹独裁统治下被解放出来。”

人们都熟知德国前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殉难纪念碑前的“惊世一跪”,但德国对历史的反省远不止于此……

日本军国主义 从未消散的幽魂
安倍发表修宪言论和计划 日本和平宪法前途堪忧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去年年底上任以来就把修改日本现行宪法作为优先目标之一,不断发表有关修宪的言论和计划。安倍对媒体透露:有意首先着手修改日本宪法第96条,并表示将在今年夏季的参议院选举过后,努力在国会内确保修宪所需的三分之二赞成势力。

修改宪法第96条,放宽修宪条件是“为了修宪而修宪”,自民党的终极目标在于修改包括放弃战争、不保持战力和否认交战权的第9条。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承认,修改第96条是为今后修改第9条铺路搭桥。

现行宪法已实施66年,长期以来修宪论战一直以第9条为中心展开。

自民党成立以来多次通过发表草案大纲等方式呼吁制定新宪法,修改第9条。

现行日本宪法第九条内容为:日本国民真诚地祈求以正义和秩序为基础的国际和平,永远放弃发动战争这一国家主权,永远放弃以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第九十六条内容为:本宪法的修订,须经各议院全体议员三分之二以上赞成,由国会动议,向国民提出,并得其承认。此种承认,须在特别国民投票或国会规定选举时进行的投票中,获半数以上赞成。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教授王晓波访问时指出,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积极推动修宪,确有重回军国主义之意,其实从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一直没有散去。

他认为,不管中美日的如何表态、动作,恐怕都是在比划,因为现在如果要真的解决钓鱼岛主权问题,只有开打,别无其他途径,可是现在哪一个国家愿意开打?

将新纳粹扼杀在摇篮里
新纳粹暴行种种

一、公开举行效法希特勒和仇外排外等性质的集会和游行。

二、大搞打、砸、抢,肆意纵火杀人。

三、袭击难民营。  四、袭击驻德苏军。

此外,新纳粹分子还袭渎犹太人公墓、破坏拉文斯布吕克和于伯林根的集中营纪念碑。

首先,历史的沉疴和现实力量的聚集。其次,外国难民移民的大量涌入,给德国经济和社会生活带来了一定的冲击。

再次,东西两个德国的历史较量中,民主德国的经济大大落后于联邦德国。最后,两德迅速统一后,形势急剧变化所提出的各种挑战,把原民主德国公民推进到茫茫失措的境地。

德国政界要人利用一切机会发表声明讲话,严厉谴责新纳粹仇外排外暴力行为。支持并组织反对仇外排外具行的群众集会游行。阻止和严厉打击新纳粹分子的排外暴力活动。取缔新纳粹组织。建立一种拥有一切必要手段的法律制度和采取进一步的打击措施。制定帮助失足青年的计划。

当然,严厉谴责也罢,打击遏制也罢,而德国到处仍笼罩着危机气氛。但是,法西斯主义不得人心,新纳粹对人类和平的挑战,终将被粉碎。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