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大家好,欢迎收看《一带一路大公谈》,我是主持人周楠。今天我们很高兴请到了安邦咨询的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陈功老师。

  陈功:大家好。

  主持人:欢迎陈老师做客我们节目,我注意到安邦咨询在每当有国家大的战略出现之后,总是能够快速的做出分析和评论。而且这个评论和分析的结果市场上还比较认可,所以我们也比较好奇,您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陈功:安邦是一个有23年历史的智库了,独立智库,23年的研究历程它有很多的积累,形成了自己的研究体制。那么这种研究体制跟一般的学术性的机构差别很大,我们一般是基于信息的做长期追踪研究。所以,它的研究成果可能会接地气一点、比较平时一些,这个是安邦的特色。有人给安邦的评价说,安邦是中国最谨慎的社会科学研究机构,我想他们指的也是这方面的情况。

  主持人:所以今天我们在谈“一带一路”这个话题的时候也想听听您作为安邦的第一操盘手,对这个话题怎么看,您有什么样的观点?

  陈功:“一带一路”是个很大的话题,这框架非常非常大、很新,又大又新,可能摆在我们面前的挑战就会非常多。很多企业都急急忙忙的在准备走出去,而且走出去的方向大多数都是在东南沿海这个方向,他们一头就扎向了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地理区域里面。在地缘政治学里,我们把这样在东盟一带的区域称之为破碎带。

  很多大国都把这一带弃之不管,它是一个自由发展的状态,在历史周期里面看是这样的,很长时期是破碎的状态。内部的矛盾、社会的矛盾、族群的矛盾、宗教的矛盾……非常的多,在这个地方。有的国家内部里面存在三四套法律,并行不悖的三四套法律。你可想而知,到那里你可能就无所适从,都不知道该遵循哪一套法律去行事,还有土王和国家法律之间的冲突和竞争。那么军政府和民间势力之间的政治博弈,那么类似的问题非常多,整合起来难度很高。

  主持人:听到这,我想很多网友已经注意到了,您的观点和我们经常所听到的,一提到“一带一路”大家都是说价值无限的大、形势一片大好,但是您的观点可能让我们觉得,您有一些担忧,一些顾虑。

  陈功:2013年的时候9月份新提出来丝绸之路新经济带的时候,我们都很兴奋,因为这是一个宏大的、一个战略解决方案被摆上台面来了,所以我们很兴奋。隔了一个月的时间,又出现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那么这一下子,就从一个战略的解决方案一下子降低到一个市场的解决方案,我们感觉就有一些失望。好比一个中央级、国家级的“十三五”规划,突然降低到一个地市级,瞄准的是产业和市场的、出口导向的,延续以往出口导向的这样一个解决方案,我们就觉得可能出现了一些偏离。我们觉得现在市场对“一带一路”的反应可能过于乐观,过于理想化。

  主持人:有一些盲目。

  陈功:对,我们看到中国推出“一带一路”之后,西方主要国家对这个方案的反馈都是战略层面的、战略级别的,包括TPP,包括美国调整自己建立自己的太平洋战略,压力也都非常的大。这些调整不是空无目标的,这些调整实际上瞄准的对象都是中国。那么原本西方国家对东盟太平洋地区的破碎带是没有投入很大的精力和成本加以整合的,结果中国的“一带一路”提出来之后,不但美国投入了很大的力量去搞TPP,还做了太平洋战略的军力的调整和重置。

  美国现在已经把全球军力的60%集中在太平洋地区,而且这个是已经集中的。如果它想做大,它可以把全球的大部分的精锐、军力方面的精锐都可以集中在太平洋地区。这些态势,战略上的态势,是我们在乐观的时候不能不考虑到的因素。一个结果是原本一个破碎带,居然在TPP等等一些国际框架共同市场的协议之下出现了整合,他们的贸易利益在经济利益的框架里面达成了一致、形成了共识,这个对未来中国来说,挑战就太大了。我们的成本和风险都会急剧的上升,企业和产业不可能不考虑这些问题,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面临出人意料的麻烦和挑战。

  “一带一路”大战略的调整现在到了关键的敏感时刻,它是一个调整的好时机,或者是一个必须要做调整的时机。我简单讲一下它的理由。

  第一个理由,为什么要调整,就是我们的外汇储备并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多,钱虽然比过去在短缺经济时代多了很多,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是要用钱的地方也比那个时代要多得多、大得多,所以钱没有怎么多。第二,因为美国通过TPP的协议整合了原本破碎的这样的一个太平洋市场,中国现在要在这个市场空间里面有大的经济作为,必然就会面临到TPP的挑战;还有一个,TPP协议还有一个重大的战略意义就在于它表明原本地缘政治上的一个破碎带,它证明是可以被整合的。这样的话,它就会激励后面的各式各样的陆续涌来的战略解决方案,这些战略解决方案都是来自于西方的,也就是来自于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的。这个难度我想大家应该看的到。

  第三,就是我们的产业,我们的企业在东盟一带,太平洋地区是跟这些国家原本所有的产业是高度竞争的,本来就是竞争对手。现在这种竞争,进入人家的市场,也就跑到别人的地盘里面去了,这种竞争肯定是白热化的,我想不用多说了。还有中国经济的新常态,还有我们自身的一些问题,企业的经营水平、竞争力。我们也在转折期,我们的企业正在搬迁的过程当中。

    这些问题综合考虑,我觉得“一带一路”,尤其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前景不容乐观,要根据形势的变化,在战略上做一些调整。

  实际上可能东南沿海占用的“一带一路”的资源更多一些。国家推出来的自贸区等等各种各样的政策也是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的,这个不是一个齐头并进,很明显的一头沉。都是东南沿海原本经济发达的地区,因为“一带一路”而获得更多的利益上的好处。看似矛盾的这种情况应该得到调整,所以说重心应该从东部,东面转向西面。

  如果我们考虑将来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很容易的发现再进一步,按照一种延续的思路继续走下去,恐怕难度是越来越大,我们必须出现一种跨越式的,基于这个整个全球的战略形式。基于这种战略割据,设计出自己的,着眼于未来的这种调整和战略才可以,所以西部应该是作为一个发展的重点。而西部的重点跟东部不太一样,西部我们有可能基于路权的概念,而不是海权,基于路权的概念来设计自己的共同市场,这个有难度、有挑战,从来没有人说过它是一个轻而易举的问题。但是我们可能唯一能够选择的,未来的这种战略空间就在西部。

  主持人:那么我们也希望有更多的智库机构为我们“一带一路”的发展,为国家的整体发展做出更好的建言献策的贡献来。谢谢陈总,谢谢您做客我们的节目,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今天的节目就是这样,我们下期再见。

 

陈功
    陈功,安邦咨询创始合伙人、首席研究员、博士后导师、著名智库学者、信息分析权威专家。
陈功

大公报、大公网合力打造国内外首档“一带一路”视频访谈节目,从历史与现代、中国与世界、政府与企业、企业走出去等维度进行思想的碰撞。邀约政府官员、专家学者、智库机构、企业家等从不同视角,更具体、更生动全面讲述“一带一路”中国改革3.0版本。向海内外受众全方位、互动性传播中国故事。

  • 出品人:林学飞
  • 总监制:王文韬
  • 总策划:陈国栋
  • 统 筹:李晓蓉
  • 编 导:王田田
  • 主 持:周楠
  • 摄 像:刘斌臣 冯昊
  • 后 期:王田田
  • 摄 影:张文杰
  • 速 记:许楠
  • 配 音:魏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