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金融改革

日本金融改革由来已久,金融自由化历程较为曲折,金融体系发展对国民经济影响重大。与美国20世纪相对独立的发展相比,日本近现代经济发展受外部因素影响较大,金融自由化进程总体而言较为曲折。尽管如此,二战后日本金融体系在国民经济中的渗透率和重要性持续提升,对日本经济尤其是关键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金融改革迫在眉睫,或许我们可以从日本金改中得到些启示。

日本金融自由化历程

现代金融体系的建立

明治维新第四年(1871年)颁布的《新币条例》,意在推进包括发行纸币在内的货币改革,这标志着日本近代金融体系建立的起点。1897年《货币法》正式确立现代货币制度。1872年根据《国立银行条例》建立私人银行。

1882年通过《日本银行条例》并创设中央银行(日本银行)。到二战前,日本作为后进资本主义国家,基本形成了现代金融体系,但在操作层面仍有诸多不规范之处,包括商业银行插手产业金融、央行提供股票担保等。


【详细】

二战时期的特殊金融

1938年日本侵华战争期间通过《国家总动员法》要求金融当局最大限度挖掘资金来源并优先将资金分配给军需工业相关部门。

1942年通过《新日本银行法》和《金融事业整备令》将日本银行业置于政府控制之下。战争期间政府还建立了“战争金融金库”和“金融统制会”保证资金吸收和统筹运用。


【详细】

战后经济复兴的金融支持

战后日本经济实现了超过20年的高速增长,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力量是高投资率,而金融体系对此形成明显贡献。

在低利率政策引导下,日本商业银行向企业提供了廉价的长期资金来源,一方面保证企业稳定的经营环境,利于企业长期经营决策有效,另一方面商业银行自身成为企业集团的核心,主导推动各项产业政策。


【详细】

金融泡沫与金融大爆炸

金融自由化形成泡沫经济。70年代中期日本经济增长逐渐向低速增长过度,长期信用银行份额下降;同时日元实行浮动汇率制加大国际化压力。1981年新版《银行法》公布实施进一步推动银证分离。1984年《关于金融自由化与日元国际化的现状与展望》发表则标志着金融改革的全面推进,国际社会的干预与压力也加速了这一进程。但是日本金融业超越是以经济的告诉发展过誉一栏资产价格,资产泡沫破裂后银行体系遗留大量不良债权。

金融大爆炸时期。泡沫经济的破灭使得银行业进入兼并重组大潮,1993年《关于为了金融制度以及证券交易制度的改革完善有关法律的法律》实施进一步放松银行经营证券业务的限制。1996年,日本提出“金融大爆炸”,加快之前循序渐进的放松管制步伐,全面实现国内外资本账户的自由化,改革证券市场,放松对银行业的管制。21世纪初,日本基本形成了开发程度高、管制力度小的金融市场。

【详细】

曾经参与金融改革的日本高层
日本金融改革之重大影响
金融自由化导致金融机构进一步集中

 “自由化”使日本国内的金融机构同国外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加剧,同时日本国内各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也更加激烈,利率最高限制的取消将诱使商业银行为争夺存款而冒险,有时甚至会出现银行存款利率高于贷款利率的“存贷倒挂”现象,小金融机构无力参与这种竞争,或被大的金融机构吞并,或破产倒闭。

就是那些大的银行或证券公司,在这场剧烈的变革中也不一定能保住今天的垄断地位,因为“多样化”、“国际化”、“电子化”的经营方式,对任何金融机构的经营者来说,都是全新课题。

[详细]
金融自由化促使日本金融结构均衡发展

金融改革之后,由于实施银行业务弹性化的新措施,银行业的证券业务扩大,股票发行和公司债券的买卖活跃,证券市场有很大发展,长期资本交易有所展开。与此同时,日本的股票市场也向着更加自由的方向发展。

此外,日本政府还设立了短期政府证券的买卖市场。以前,政府短期证券不准转让,一般公司、个人和金融机构都不愿意买这类证券,大部分由日本银行认购。开办短期政府证券的买卖市场,除了方便政府短期证券的销售外,日本银行还可以通过这个市场来对整个金融市场施加间接影响,为由直接控制转向间接控制创造条件。

[详细]
金融自由化助长了日本和海外金融机构的相互扩张

金融机构经营业务互相渗透化,内外交易开放化,这些使金融机构之间增强了竞争,提高了业务能力,特别是熟悉了国际上通用的一些金融业务和新金融工具。因此,一些较具实力的金融机构不再满足于在国内经营,纷纷涌向国外寻找更多的机会。

日本政府逐步改善了外国金融机构在日本的经营环境。如198410月批准在日本的外国银行从事日本国债交易等。由于日本国内金融环境的改善和巨大的市场诱惑,80年代以后外国金融机构进入日本国内市场的步伐加快。

[详细]
金融自由化对日本和世界经济产生有利影响

随着日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不断提高,日本在外贸和国际金融方面对美元的过分依赖正在不断降低。同时,由于日元的升值,日本进口商品的成本将大大降低,这也将会促使日本的资本输出。另外,日本金融业在海外活动的增加将提高日本的国际金融地位,使日本成为金融大国。

与此同时,日本金融自由化对世界经济也将产生一些有利影响。第一,日元的国际化增加了国际流通手段和清偿手段,同时还可以支援资金不足的国家。第二,随着日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比重的增加,国际储备将向多元化发展,这有助于减轻美元的压力,保证各国储备资产的稳定。

[详细]

日本金融改革依然任重而道远

日本的金融自由化近年来进展较快,并对日本经济产生一定的影响,但它离国内经济对金融服务的需要,离国际金融领域金融证券化等新潮流的要求以及离各国对日本国内金融市场开放度的要求还有距离。

虽然在利率自由化方面已大体完成目标,但长、短期金融的分离、信托业务与其他业务分离的情况尚改变不大,其他一些原有的银行制度也有待于进一步合理化,这都要求日本金融当局在改革方面需迈出更大的步伐,以适应国际新形势的不断变化。

 

【详细】

日本金融改革之中国借鉴
借鉴一:金融自由化是经济转型的必由之路

在战后初期,日本经济恢复急需扩大生产,确立了政府管制下的间接金融体系,保证了重点产业能够持续获得长期资金,为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奠定了坚实基础。但是,随着日本从非常时期向正常时期过渡、从单一目标向多元目标过渡、从相对封闭到国际化过渡,这一体系逐渐不能适应环境要求,最终需要经由金融自由化和国际化过渡到更有利于资源配置效率的局面。

 

[详细]
借鉴二:政策主题缺位导致日本被动改革,多重目标同时推进存在隐患

日本金融改革虽然顺应经济发展需要,但当局缺乏完整的顶层设计,改革进程在时间上(实体经济转型之路不明,金融机构市场化经营缺乏过渡期)和形式上(货币政策失去独立性)均较为被动。

同时,日本寄望通过改革同时消除资本市场、货币市场、海外交易的管制,甚至实现产业经济转塑升级,多重目标协同失据,当局在制度建设和打击泡沫方面次序选择出现失误,金融改革与实体经济逐步脱节。

 

[详细]
借鉴三:垂直金融体系在金融自由化进程中行为失控

日本金融体系内部通过设立以非银金融机构为中心的系列子公司制造垂直的系列关系(与美国的水平系列关系相对)。在本币升值、资产价格攀升的进程中,银行借道控股的非银机构和企业,利用自由资金参与投机,规避了当局限制不动产贷款的政策,助长资产泡沫形成并为资产质量留下隐患。

在特殊的国民文化背景下,银行主动风控意识较差,对土地价格盲目乐观,微观层面主体据此通过资产负债双向交易扩大杠杆参与土地投机,成为泡沫形成的另一催化力量。

 

[详细]

中国金改走向何方?

80年代的金融改革和泡沫经济对日本产生巨大冲击,国民经济持续低迷。1996-1997年,当局重新提出了日本金融体制改革经济社会总体改革方案,并把金融改革作为先导,这是日本金融体系真正意义上迈向自由化的一步,是对80年代金融改革的修正和完善。

结合中国实际情况,日本金融改革的启示主要包括:中国现有金融体系亟待改革,金融机构主动配置资产需要提升;政策应为金融机构适应市场化经营留出缓冲区间,避免道德风险;当周应主动掌握改革节奏,不受外部言‘论和压力扰动,协调多重目标的相互关系,稳步推进改革;改革应避免与经济周期大起大落重叠,关键步骤建议待内部经济底部自然形成、外部流动性格局平稳后逐渐推进。

                                                               大公网财经频道  责编:拾禾

大公资讯 中国 军事 言论 图片 财经 产经 金融 汽车 娱乐 明星 生活 科技 书画 报纸 香港在线 国际 社会 教育 副刊 食品 会展 宏观 体育 健康 女人 人物 历史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