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3日下午,首届博山文化论坛备受瞩目的圆桌论坛在博山正觉寺般若楼召开。佛学研究界的泰山北斗楼宇烈教授、杨曾文教授,博山正觉寺住持仁炟法师和博山区政协主席周茂松,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佛教与当代中国文化建设”。


楼宇烈:佛教担当着文化的重任

我们佛教现在担当的一个非常大的重任,就是传承和发扬我们的传统文化。那么我们现在佛教,担当得了吗?应该说,既可以担当,又不能够担当。 因为我们缺乏人才。缺乏人才,弘法人才。而且不是一般的宏法人才,他不仅仅是要弘扬佛法,同时还要弘扬我们整个的传统文化,我们在这方面的人才还是很缺乏的,大概在20年前,1993年左右的时候,这个我们举行了汉传佛教的教育会议,当年这个佛教协会的会长赵朴初在会上讲,我们现在的任务是培养人才,培养人才,还是培养人才,首先这个培养人才是重要的,在弘扬佛教文化的时候,我们现在极需要高端的人才。

寺院是传播佛法的一个重要的载体,我们现在除了寺院之外,社会上还有很多的精舍,都是传播佛法的载体,无论如何,现在集中的来传播佛法,寺院,在人们的心中里面,有一个庄严的神圣的,所以我觉得,寺院应该是以文化为主,这个文化,并不是说排斥我们的信仰,因为文化,它是多方面的,信仰也一个文化,宗教信仰,也是一种文化。在当今的这个社会时代,容易受到西方的现代科学思想的影响,很多人心目中,把宗教看成迷信,其实它不是一个迷信,它是一个批判理性的思考自我的提升觉悟,尤其是提倡理性的思想,有自我的提升,有觉悟追求人生的目的,所以它不是一个在人们心中成为盲目的信仰,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正觉寺从开始建设,就可以看到,它是文化、有一个核心的发展方向,这个文化,而且不仅仅是是佛教里面,包括中国整个的传统文化,我想在寺院这样一个观念当中发展是很有意义的,而且我们在弘扬佛教文化也不是不仅仅是讲,它可以在很多很多的方面,我们组织的夏令营,我们的琴棋书画,这次有一个书画展,可以通过书画,来把佛教的这些精神通过书画来传承下来,所以,我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而且应该说,我相信在仁炟法师的这样一个理念下,这样的带领下面,中国弘扬正知、正见,来引导信众们的正信正修,一定最后获得正觉。


杨曾文:寺院的社会责任

寺院,是佛教的一个最基层的组织,它既是传法的中心,也是文化的中心,中国的佛教寺院,在历史上为民族文化的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我们经常想到的是寺院是佛教文化传播的地方,忘记了寺院也是一个地方文化的中心。一个禅师到一个新的地方,在山里头,山林道路,当时山上居民除了打猎的,打柴的,村民很少,那么他们食野火和泉水,在那修行,逐渐更多的人接触他们了,就觉得他们很可亲,禅师就教他们佛法,教他们做善事,逐渐出名了,用禅宗的话说就是用于把茅戴头上了,就是周围的村民们给他们盖得草房子,周围的官知道了,给他盖了一个寺院。这个时候,逢年过节,寺院周围就活跃起来了,大家到寺院里,听法师说法,中国重要的节日也是在寺院里度过,如果这个法师多才多艺,他可以利用说法的方式,带着故事情节的传给大众。所以我们僧才也是这样,我们的寺院,有没有文化品位,不在于香火多少,我认为在文明的寺院,香火越少越好,不要污染,倡导健康,哪怕供养一支香,这是文明的表现;再者,佛教的前途在于有没有法师能够比较准确的把佛法传导给大众,让大众收益,另外,寺院能不能对周围的村民们,周围的人们,做点好事。人间佛法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贴近人生,改善人生,为社会服务,我相信,今后的寺院在承担着各种社会的义务,社会责任,都能把品质提高。


仁炟法师:佛教对治社会的浮躁

佛教博大精深,佛教的定义四句话:“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但是有些人觉得佛教就是是拜拜佛,祈祈福,让我过上好日子,其实这个的信仰是对佛教的初级的信仰,佛教是教人做好事、不做坏事,做善事,自然就可以自然的净化心灵,心灵净化了,他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这样改恶从善,自然命运也会往好的方向发展社会就可以安定了,就是这样。

咱们正觉寺这个禅修茶道,经过十年的时间,被文化部,评为2014年中国文化产业重点项目,大家好评连连,为什么?第一个是禅,第二个是茶,茶道是一种载体,禅学是核心,以禅学为体,以茶道为悟,体悟,昨天我们也说过,因为禅修茶道,它是不分国界的,不分宗教,不分种族,不男女老幼,包括父母,我也喜欢禅修,你像佛教用禅学,儒家、道家都有禅修,一些宗教,伊斯兰教,这个禅修的过程,那么茶道来讲,它就不分男女老幼了,所以禅修茶道,适合地球上的人,每个人都可以,没有特别的限制,咱们可以把禅修,让大家都做,也可以把茶桌摆上舞台,让整个的剧场,影剧院都变成禅修茶道的会场,它的目的、作用是净化人心,能够使心灵净下来,因为我们现在社会的通病就是两个字社会上就是浮躁。

权威专家解读佛教面临最致命的问题

大公佛教3日讯 (记者 胡月冉)10月3日下午,首届博山文化论坛备受瞩目的圆桌论坛在博山正觉寺般若楼召开。佛学研究界的泰山北斗楼宇烈教授、杨曾文教授,博山正觉寺住持仁炟法师和博山区政协主席周茂松,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佛教与当代中国文化建设”。

论坛伊始,主持人曾瀞漪便向楼宇烈犀利发问:“在当前的中国,佛教的发展,遇到什么样的挑战,又有一些什么样的机遇?”

“佛教在当今中国的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跟不上形式。”楼宇烈教授的回答同样犀利睿智,直指当前中国佛教发展要害。

上世纪,以儒释道为核心的中国传统文化在新文化运动中遭受了极大的冲击,其中尤以儒家受创最为严重至今尚未恢复,而道家的影响也同样薄弱。因而当今社会恢复传统文化,佛教堪当大任。至于佛教能否担此大任,楼宇烈教授给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答案:“既可以担当,又不能够担当。”他认为,就当前形势而言,佛教确属恢复发展传统文化的最佳载体。但是,佛教也面临着最致命的问题——缺乏高端僧才。楼宇烈强调这种“高端僧才”,是指能够在弘扬佛法的同时,还能肩负起弘扬整个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任的僧才。

楼宇烈教授的观点引发了仁炟法师的强烈共鸣。仁炟法师表示,正觉寺的建寺过程虽然艰难,但从未为经济问题犯难。寺院发展过程中最大的难题就是人才的缺乏,尤其是高级僧才的缺乏。

诸位嘉宾在围绕“僧才”问题展开一番探讨之后,主持人又抛出了一个难题:在文化的传承过程中,佛教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对此,杨曾文教授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寺院不仅仅是传播佛教的地方,同时也是地方文化交流传播的中心。人间佛法的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贴近人生。杨曾文以生动的例子讲述了寺院在文化传播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同时他还强调寺院在传播佛法的同时也应主动承担起各种社会的责任和义务。

僧人的使命便是弘扬佛法。佛法的传播,是寺院最为关注的问题。仁炟法师告诉大家,正觉寺弘扬佛法的一大方便法门就是禅修茶道。他认为,当今社会有一个通病——“浮躁”。而茶道可以作为一种载体,用以接引更多的人与禅结缘,达到净化人心的效果。因为“茶”没有门槛,也没有国界,通过“茶”可以来接引更多的学人认识禅、了解禅、学习禅。为此,正觉寺经过10年的时间,以丛林茶礼为基础,以仁炟法师创作的十二首禅修茶诗为主题,推出中华原创禅茶音乐会,在全国各地巡展,好评连连。2014年该音乐会被文化部列入中国文化产业重点项目库。

经过一个小时的智慧交锋,圆桌论坛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拉上帷幕。现场观众还在回味刚刚结束的圆桌论坛之时,下午三时二十分,博山文化论坛高端学术研讨会便拉开了序幕。香港中文大学学愚,中国社会科学院安德明,世佛联执委游祥洲,上海大学沈海燕和宗教文化出版社霍克功以深厚的佛学文化功底为与会大众奉上了另一场文化的盛宴。

在当今的这个社会时代,容易受到西方的现代科学思想的影响,很多人心目中,把宗教看成迷信,其实它不是一个迷信,它是一个批判理性的思考自我的提升觉悟,尤其是提倡理性的思想,有自我的提升,有觉悟追求人生的目的,所以它不是一个在人们心中成为盲目的信仰。

我们的寺院,有没有文化品位,不在于香火多少,我认为在文明的寺院,香火越少越好,不要污染,倡导健康,哪怕供养一支香,这是文明的表现;再者,佛教的前途在于有没有法师能够比较准确的把佛法传导给大众,让大众收益,另外,寺院能不能对周围的村民们,周围的人们,做点好事。

禅修茶道,适合地球上的人,每个人都可以,没有特别的限制,咱们可以把禅修,让大家都做,也可以把茶桌摆上舞台,让整个的剧场,影剧院都变成禅修茶道的会场,它的目的、作用是净化人心,能够使心灵净下来,因为我们现在社会的通病就是两个字社会上就是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