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振军:“恰同学少年” 峥嵘岁月稠

在郑州乃至河南文化界,汪振军教授凭借着自己对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文化产业“十年如一日”的调研、保护、帮扶、研究工作而闻名遐迩。

在郑大学子的眼中,他是一名教书育人、桃李天下的师长;他是一名勇攀书山、孜孜不倦的学者;他是一名温和仁厚、睿智开明的前辈;他是一本河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文化产业的“活字典”;他是延续着文明星火,为万世之功而甘当云梯的大先生!

郑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河南省社科规划重大项目首席专家、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汪振军

汪振军教授凭借文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的深厚学养和突出的工作成绩,不仅担任了河南省特聘教授、郑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河南省社科规划重大项目首席专家、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还先后兼任了教育部新闻传播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宣部教育部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教材编写专家组成员、文化部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专家库成员、海峡两岸文化产业高校联盟副秘书长、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评委、教育人文社科项目评委、中国博士后基金项目评委、中央统战部建言献策信息联络专家、河南省创意产业协会副会长、河南省公共文化专家委员会委员、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委员、河南省文化产业专家委员会委员等。

《庄子·列御寇》云:“巧者劳而智者忧。”汪教授在担任着诸多职位的同时,先后主持完成国家社科、中宣部、教育部、文化部、人事部、河南省委省政府课题几十项之多。接连为河南省乃至全国的文化产业发展做出卓越贡献,并获得业内人士一致认可与高度赞誉。与此同时,汪教授在学术上取得了许多令青年人羡慕的成就。汪教授先后出版了5部学术专著,并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国外社会科学》、《新华文摘》等刊物上发表文章近百篇之多。文化研究专著《创意中原》和《新兴文化业态与华夏历史文明传承研究》分别于2007年和2018年荣获河南省哲学社科优秀成果一等奖。这是在郑大教授中为数不多两次获此殊荣的学者。

汪教授作为而今青年人心中的榜样,其等身的著作、赫赫的声名、深厚的学识,无一不令莘莘学子感佩!而在他辉煌人生的背后,则包含了他曲折的奋斗经历和无数个日夜的辛劳付出,他点亮了一盏文化的明灯,焕发了无数青年的希望,照亮了我们每一个人的梦想。

在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竞赛“挑战杯”活动期间,郑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汪振军教授接受了郑州大学文学院“挑战杯”课题组组长、2017级文学院本科生施展同学的独家专访。汪教授在进行项目研究指导之时,谈及非物质文化遗产未来的传承与发展、青年人加入非遗保护行列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妙语金句,令人感佩。现将专访内容整理如下,以期对现实的非遗保护工作乃至青年综合文化素质培养有所裨益与启迪。

“华夏文明发源于中原,我们有责任做好传承发展”

作为长期研究和关注非遗保护的专家学者,汪振军教授奔走于河南各地开展调研,他走遍了河南省18个市,与河南上百位民间艺人结下了深厚友谊,对于脚下这一片热土自然有说不完的体会与感悟。在整体梳理完我们的报告后,汪教授针对项目中有关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当今时代的创新与发展一章,从历史文明与文化的高度,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与心得,进行了详细的点评。

汪振军教授表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3年提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概念,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过程中有三点需要注意,第一,重视传承文化的人;第二,重视物质背后的技艺;第三,重视文化的社区传承与传播。尤其应当注意的是第三点“社区”。“社区”(community)是西方学术的概念。我认为,在中国,除了城市的居民区,更多的就是我们广大的“农村”(Rural Settlement or rural ecology )。因为从中国的实际情况看,乡村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源地和传承地。在中国历史上农耕文明占主要地位,基于农耕文明的传统文化生长于斯,存活于斯,代代相传,生生不息。非物质文化遗产与物质文化遗产的不同是它强调了人的主体、人的作用、人的价值。人是文化的载体,人是文化的灵魂。它与冰冷的物质文化、器物文化、静止不动的文化不同,它是一种活态的文化,注重传承人的技艺,注重人的创造,人的独特性,人的温情,以及文化的多样性。当我们看到那些艺人们一件件精美的作品和精湛的表演,每一个人都会不自觉的发出感慨——真正的智慧存在于我们的乡土之中、百姓之中、普普通通的人民之中。民间有“绝活”,民间有高人。数千年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都是师徒传承、家庭传承、口传心授,许多传承虽没有文字记载,但却形成了强大的文化血脉、文化传统。

因此,我们所呼吁保护与传承的那些故事、传说、工艺、技艺等,都是“活着”的文化。今天随着社会的发展转型,有的还活着,有的已经消失。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有价值的文化在今天消亡。河南是中华民族文化的发祥地,华夏文明开始于此,我们有责任做好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对于今天的河南人来讲,我们只有认识自己的文化,研究自己的文化,保护自己的文化,发展自己的文化,才对得起历史,对得起祖先。只有扎实地进行“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我们的文化才能薪火相传、绵延不断。对于你们年轻人来说,应当走向民间,认真做好调查研究,向艺人学习;了解非物质文化遗产每一个项目的内涵和价值,“礼敬”那些创造文化的人,当你真正走进这片土地,再走出来的时候,你们才能充分认识中原文化传承的重要性。

“非遗应当呼唤人文精神的回归,七十二行出状元,但状元们饭碗的稀稠不一样”

汪教授在长期的工作与实践中,与从事着各行各业的艺人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接受访谈时,汪振军教授自信的对我们说到“只要你提到咱们河南省内的非遗项目,每一个项目我都可以帮你找到他们的传承人,我和他们不少人都是好朋友。”艺人们的生存状况、苦辣酸甜,汪教授了解的最清楚。

汪教授对我说:“你们项目中所提到的非遗‘新生代’传承人的情况,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地方,非遗传承说到底是青年人要学、要参与,只有他们喜欢了,参与了,继承了,非遗才真正能够传下去。我们大家所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传承”,这一展望的关键与核心,在于艺人本身,技术是艺人们安身立命的根本,这正应了一句古话“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但是在我们当今急速发展的社会中。每一行虽还是有“状元”,但是这个“状元”饭碗的稀稠已经不一样了,工作太苦、太累、薪水又少,都是大家不愿意传承的原因。古往今来,许多很好的文化,都是因为没有传承人的而消失了。现在非遗传承人面临年青黄不接的情况,老匠人在苦苦坚守,而青年人却接不上,不愿学。一些古老的技艺面临失传绝种的危险。当然,各个行业面临的情况不一样,如陶瓷、玉雕就好一些,因为这些行业能够赚钱,有的行业就不行,没人学,原因是不赚钱,艺人无法生存。当一种文化无法使自己的传承人生存的时候,它面临消亡就不远了。特别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社会面临城镇化、现代化的冲击,青年人不少跑到城市里去,很少有人能够花几年时间潜心学习掌握一门技艺。

汪教授说,咱们的文化有三大类:一是主流文化;二是精英文化;三是民间文化。要我说,这三类文化对我们的社会而言都是缺一不可的。民间文化在传承我们中华文化的过程中功不可没,作用巨大。如今我们面临着社会城乡流动、个人职业选择多样化的时代,民间文化的价值应该受到我们的重视,民间文化需要更多的人参与传承。过去的艺人可以指望着自己的手艺养活一家老小,这是他们的“饭碗”,今天,这个“饭碗”,还能不能养活自己,养活家人是非遗传承所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非遗传承人一方面要讲社会效益,文化情怀,文化责任感和使命感,另一方面要认真研究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文化环境,既要继承过去的经典、精华,同时也要思考如何做出今天人们喜欢的作品,特别是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作品。因为对于传承人来说,不能产生经济效益的文化,那不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文化。艺人们的经济问题是现实问题,“手艺人”既是“守艺人”,也是“收益人”。他们的技艺不仅应当让他们停留在糊口、谋生的层次,更应该让他们感受到作为文化传承人的自豪与尊严。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什么遮遮掩掩的,靠“手艺致富”、“文化致富”、“文化脱贫”是光明正大的事,不但不应受到指责,而且应当受到表扬!

“青年人有志向,文化传承的起点与目的,都关乎你们”

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汪教授结合自身长期深入非物质文化遗产所观察到的发展变迁与凝结提炼的亲身感悟,语重心长的告诫我们:“越是思想开放、开明的地方,它们的文化发展往往也是最好的”。他鼓励年轻人在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产业创新的过程中要勇于破除陈腐之见,做前人未曾做、前人未能做、前人未想做的事情。

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过程中,任何事物都是相对而言的,保护与传承离不开创新与发展。当我们面对非遗传承的时候,一定要面临非遗“文创化”的现实。虽然不是所有的项目都能产生经济效益,但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非遗项目一定要做好转型发展。对于不能够市场化的非遗项目,国家要采取保护措施。而对能够市场化的非遗项目一定要做好产业发展。我们应清楚的认识到“一种文化有一种文化的活法,一个项目有一个项目的活法。”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文化产业虽然有一定的界线,但两者之间也存在融合。今天,我们需要的是用现代思维去看待过去和未来,保持清醒、理性的头脑,认真思考文化的出路。比如,非物质文化遗产可以与咱们当地的文化产业、旅游业结合起来,利用二者的特点,协同协调发展。同时,我们应当明白,文化产业是文化的载体,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应当本末倒置,不能只有产业而没有文化。非遗可以产业化,但不能在产业化中迷失自己。青年人对这些问题要认真思考。你们所撰写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商业化”与“文创化”思辨》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个问题。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文创化是我们未来的趋势,就如同你们青年人的新想法一样,这是我们文化延续的方向。在文化延续方向的问题上,我们应始终站在人的立场之上,让我们的文化深入我们的生活,非遗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就是落实文化的“四化”:现实化、生活化、创意化、品牌化。非遗在面向现代生活、融入生活的过程中,一定是新颖的文化产品、文化服务、文化体验。知识经济时代、媒介化社会不是在阻碍非遗的发展,而是为非遗的发展插上翅膀。年轻人有创意、有才华、有知识、有胆识,作为传承非遗文化的主力军,一定会大有作为。加之现在地域文化交流、国际文化交流日益丰富,市场更大,前景更光明。河南的非遗、中国的非遗会随着“一带一路”这样的机遇,走出河南,走向世界。古老的非遗一定会在年轻一代手中焕发出青春的活力和勃勃的生机。老师祝福你们,希望大家一起努力,让非遗更出彩,让中原文化更出彩!

汪振军教授在接受访谈时,真挚滚烫的金句与闪烁着智慧光芒的银发交相辉映,对文化的热情、旺盛的学术生命、广博远大的学识,以及对年轻人拳拳真切的希望与诚恳真切的寄语,无一不深深感动了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汪教授思想的深邃与敏锐,“恰同学少年”般风华正茂的神采,都贯彻着一位大先生的先觉、先知、先行,那如少年人般的热血,依旧沸腾在他的心口,鼓舞着每一位郑大学子砥砺前行!

至此,谨请允许我代表郑州大学学生向汪教授致以最真挚诚恳的感谢与祝福!感谢您为文化遗产大功而奉献的胸怀;感谢您为劝勉青年而先行的气度;感谢您为教书育人所做的春风化雨般的滋养。衷心祝愿汪教授身康笔健!为文化及文明的延续与发展再立高峰!(本文作者施展,为郑州大学文学院2017级本科生、郑州大学九月诗社副社长、河南省楹联学会会员。)

责任编辑:zhangxy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