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澎:一位光彩照人的薪火传承者

她是一位身居闹市,好像已经被人遗忘的艺术家。她是一位没有传承人称号却做着传承人事情的非遗传承人。她因一件件精美的作品吸引了人们关注的目光。89岁,她又回来了,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野。在艺术家徐澎的世界里,从春秋战国、两汉、唐宋、清末民初,直至21世纪的今天;从西子浣纱、文君抚筝、貂蝉拜月、洛神赴会、文成允嫁、清照索句、莺莺赏春、湘云醉眠,直至翩然歌舞的维吾尔姑娘,无不跃然灵动。正如原中国美协副主席蔡若虹所言:“一寸绫罗一寸心”。

机缘:人生相遇似偶然

我总以为,人与人的相遇相识是一种机缘巧合。人生相遇看似偶然,实则有内在的必然。

我知道徐澎老师并不早,如果不是研究非物质文化遗产,可能永远与她无缘。也正是这样的缘分,让我有幸认识了徐老师。


绢塑艺术家徐澎

那是2018年岁末,河南省文化产业协会要评豫匠年度人物,授予在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方面做出突出贡献的老艺术家。这在河南是第一次,从河南文化产业界和非遗界来说,这是一件大事。对于这样的评选,评委们慎之又慎,思之又思,在全省范围内反复挑选,最后确定五位德高望重的河南艺术家。他们是:郭太运、徐澎、杨文宪、任孟仓、任星航。

2018年12月19日在河南文化产业盛典上,为这5位弘扬豫匠精神的艺术家举行了隆重的颁奖典礼。五位艺术家只有钧瓷艺术家任星航年轻一些,其他的都在80岁以上,最大的是郭太运先生,93岁,其次是徐澎女士,89岁。这五位艺术家除了徐澎老师我没见过,其他四位我都见过,而且还为郭太运老师、任孟仓老师写过专访。

组委会给徐澎老师的颁奖词为:原河南电影制片厂美术师,今年89岁。徐澎从事绢人创作56年,传承探索中国绢人制作工艺理论和创作126件精品绢人作品。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美术系雕塑专业毕业生,有着深厚的造型艺术功底,加之电影制片厂美术设计师丰富的工作经验,因此徐澎的绢塑人物不同于一般的民间艺术,她的作品更符合中国传统艺术审美,注重以形象传递其特有的深层次意蕴,通过塑造历代杰出女性来表现影响着中国千百年来的道德价值观。

近年来,我一直专注于河南非遗和文化产业的调研,先后采访了近50位河南优秀的民间艺术家,看到关于徐老师的介绍,我有了采访她的愿望。终于机缘到了,2019年3月28日下午我们一行五人拜访了我心中仰慕已久的徐老师。

作品:每一个人物都有她的故事

进入徐老师的家,首先被她一件件精美的作品所吸引,不大的房间,四周全是绢人作品。有缧祖、西施、婵娟、班昭、卓文君、王昭君、蔡文姬、文成公主、上官婉儿、李清照、杨门女将、唐琬、杜十娘、李香君、柳如是、秋瑾……

徐老师说起她的作品精神振奋、滔滔不绝,她说每一个人物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众多的人物背后就是一部中国历史。我问她,为什么当初选择做绢人,特别是选择做女性人物。徐老师说,我之所以做女性人物,是因为我是女的,对女的最了解。在中国历史和中国社会中,女性的角色一直不被重视,与男性相比,地位很低,被歧视。上千年的“女子无才便是德”、“男尊女卑”、“三纲五常”、“三从四德”为女性套上了沉重的枷索,只是到了现代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妇女解放”、“男女平等”、“个人独立”、“恋爱自由”的口号才被正式提出,女性的命运和社会的地位才真正得以改善。因为过去女性一直不受重视,遭人歧视,徐老师说,她才要为女性争口气,挖掘女性、塑造女性、宣传女性,“谁说女子不如男,女子能顶半边天”。

绢塑艺术家徐澎的作品

徐老师的作品渗透着她曲折的人生阅历和丰富的内心情感。她所塑造的每一个人物,都是她心目中仰慕和追求的对象,这些优秀的中国女性,无不是美丽智慧的象征。才华横溢的班昭、远度边塞的王昭君、自由浪漫的卓文君、婉约慷慨的李清照、飒爽英姿的秋瑾、巧笑倩兮的崔莺莺、性格刚烈的杜十娘、冰清玉洁的林黛玉……她们的经历、她们的人生、她们的故事、她们创造的业绩,不仅震撼人心,而且光耀史册。这一个个伟大的女性,是真善美的化身,这一个个坚强的灵魂,彰显着自强不息的中国精神。

这一系列女性形象,从沉积的历史中破土而出,迎着朝阳,成为新时代的精神象征。这是多么好的教科书,这是多么好的人生教材。今天,在“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讲好中国故事,弘扬中国精神,徐老师的作品一定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这一个个光辉的女性形象,就是独特的中国符号、中国形象、中国精神、中国表达,它令世界动容,让世人感佩!一定能够起到非常好的传播效果。

艺术:薪火相传中的开拓奋进

那么,在艺术上如何认识它的价值?我个人认为,绢人制作是中国一门古老的艺术。它有悠久的历史传统,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中华民族是智慧的民族,很早就学会从大自然中寻找生存的门径,并且与大自然和谐相处。自黄帝时代有了养蚕造丝技术,中国的丝绸制作水平随着时间的延续不断提高,而且成为丝绸之路向西方各国出口的主要产品,它与瓷器、茶叶共同构成中华文化的瑰宝。大量的丝绸材料为中国艺术家创作提供了驰骋才华的天地,小小的绢人,彰显了艺术家高超的制作技艺。中国历史上绢艺、绢人制作非常发达,涌现出大量的民间艺术家和优秀作品,形成了渊源有自的艺术传统。

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角度来看,绢人制作技艺就是一门独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一门集雕塑、绘画、服装、女红等等于一体的综合性艺术,它对于制作者的艺术修养与知识水平要求非常高。它以艺术家为载体,代代相传。今天,我们进入了21世纪,进入了一个工业化、城镇化、现代化的时代,传统的手工艺已经被机械化、批量化的生产所替代,娟人手工制作技艺濒临灭绝失传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徐老师能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下来,实在难得。倘若没有对艺术的热爱、没有对艺术的坚守、没有抗拒外来诱惑的定力,没有排除一切干扰的恒心,这一切是不可想象的。

西方哲学家康德说,美是无功利的、超功利的。从艺术家来说,她的心灵一定是干净的、纯净的 、宁静的,只有这样,他创造的作品才能是真正的艺术品。在河南,现在真正做绢人的,也只有徐老师一个人了。这种稀有,也正是她的价值所在。如果说非遗传承,这才是真正的传承,因为她抢救、保护、延续了一门即将灭绝的艺术。从艺术水平上说,她的绢人栩栩如生,光彩夺目。不论是形象,还是神采,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从全国这个行当来说,徐老师的作品,也是一流的、顶尖的。

绢塑艺术家徐澎的作品

徐老师是艺术科班出身,又师从北京绢人艺术家葛敬安老师,她对人物的造型、色彩、神态、气质都有准确而精到的把握。传统中国画人物讲究“气韵生动”、“以形写神”、“形神兼备”、“传神写照”,传统的雕塑也是如此。绘画是二维的、平面的,雕塑是三维的,立体的。特别是人物,难度可想而知。中国的绢人制作,在某种意义上也是雕塑,但从制作的复杂程度上,又比一般材料的雕塑更复杂更难。对于这样高难度的艺术,那是需要非凡的耐心的。没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精神,不能创造出一流的作品。绢人的制作,是耗时费力费心的劳作,一件作品,少则几天,几十天,多则一月乃至一年。这就需要“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耐得寂寞,方有一流作品。于今为止,徐老师制作绢人有50多年,作品100多件。件件都倾注了她的心血,件件都是精品。

经过几十年的探索,徐老师系统完整地继承了中国传统绢塑技艺,并将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工笔人物技法与民间艺人的泥塑和西方的雕塑、油画艺术相结合,拓展了绢塑的艺术创作题材,丰富了绢塑的艺术表现手段,提高了绢塑的艺术美学层次,开拓了绢塑艺术的美学境界,作品既有传承,也有创新,真正实现了传承与创新的统一。

在今天这个时代,不少人感叹有商人无艺人,有商品无作品,有高原无高峰,有匠人无大师。于碌碌俗世中,我以为,徐老师就是我们身边的艺术大师!她身上所体现的那种淡泊名利、潜心钻研艺术的精神,就是我们时代非遗传承所需要的。

人格:风度自在本身

曾几何时,魏晋风度成中国知识分子的精神标杆。那种率直任诞、清俊通脱的行为风格,那种不滞于物、独立特行的精神风骨,构成了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尚。令后世知识分子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说到徐老师本人,一个半小时的交谈,我感觉:她是一位爱憎分明、开朗耿直,童心依旧、风度优雅、气质超群的人;一位经历过人世坎坷、见过大世面具有传奇色彩的人; 一位内心刚强、个性独立的人; 一位有事业心、淡泊心、感恩心的人; 一位老当益壮、思维敏捷、充满诗意、才华横溢、与时俱进的人;一位关心社会、以身作则,严于律己、乐于奉献的人。

当她处于逆境时,她说:“我啥也不争,啥也不管,就做我的绢人,给我个板凳就能睡觉”。

当情况处于好转时,她的住室门上贴着这幅对联,“春风浩瀚欲作小草报时恩,阳光灿烂愿成甘露酬君德。”

在所塑造的人物中,她最喜欢李清照,所以,说起李清照的词脱口而出:既有女性的柔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一剪梅》)又有男性的刚烈:“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夏日绝句》)刚柔相济,构成了李清照完美的人格。她就是徐老师心中的偶像。

本文作者汪振军与绢塑艺术家徐澎合影

她教育子女有方,两个孩子北大清华毕业,女儿女婿孙来祥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现在英国伦敦大学任教,2010年当选为英国社会科学院院士,2011年上了《神州学人》的封面。但她却说,孩子是国家的财富,我从来不把她们绑在身边,要让他们为社会多做贡献。至今她仍一个人独立生活。

我跟徐老师说,你80岁却有着20岁的心。徐老师立即回应:“心不长皱纹!”这也许是她健康的秘笈。

最让我难忘的是她的桌子上竟放着一本《南渡北归》,那是一本记录抗战时期西南联大中国知识分子的书,当时西南大的校训就是“刚毅坚卓”……我曾多次参观过云南昆明的西南联大旧址,我的家里也珍藏这本书,那一群知识分子的形象常现于我的脑海之中。

不经意间,我似乎在灵魂深处找到了某种精神的共鸣。“刚毅坚卓”——那不就是徐老师一生追求的写照吗?(本文作者汪振军,郑州大学文化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郑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河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zhangxy
相了关阅读:

热闻

  • 图片

大公出品

大公视觉

大公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