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海特,在微博上高调争取异地高考权利,与沪籍人士就异地高考“约辩”。而眼下,她和她的家庭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以“教育公平”之名吁求放行异地高考。固然能给夺得道义的大旗。然则,也会使教育公平的关注失焦。在呼吁教育公平前,理应厘清轻重缓急,打捞沉默的声音。 

 

“约辩”女孩的教育维权之路

   当15岁的江西籍女孩占海特,为了争取在上海的中考权利,努力抗争而被辱骂为"蝗虫"时,远在北京的一名黑龙江籍女孩,也正在为自己高考报考问题伤心落泪……

  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这个身份令她们丧失了在所在城市中高考的权利,至少目前,在许多城市,依然是个瓶颈。
    占海特::"我不是蝗虫"

  生活中的占海特没有网络上那么锋芒毕露。即便在谈及一些并不轻松的话题时,这个留着齐刘海、长相清秀的15岁女孩,常常是还没开口,笑意就先涌上眼睛。

  因高调争取在上海的异地中高考权利,江西籍女孩占海特在网上现身说法,从而将自己与她的家庭推至风暴中央。一些沪籍人士在留言中要她一家“滚回江西去!”

  占海特说,她不希望等待改变,她想做的是推动改变。她自诩为“少年公民”,也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因非沪籍而失学的案例。她将这段同龄人难以体察的经历视为“一个成长的过程”。 

    “约辩”的代价

     12月8日,有消息称,占海特的父亲占全喜在上海市人民广场被警方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拘留。上海警方随后向有关媒体证实,当天,占全喜在上海人民广场被警方确以涉嫌"妨害公务罪"拘留。警方称其聚众非法集会,拒不配合民警劝离。占全喜将民警抓伤,经口头传唤无效,最终强制带离。

    房东也因为受到居委会的压力,要求他们马上搬家。虽然还有一年多的租期,和房东相处得一直很好的她们还是作出了妥协,签下了两个月搬走的协议。至于要搬去哪里,她们还没来得及打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详细

教育公平不只有异地高考

    近乎所有意在推动“异地高考”的人都会以所谓“教育公平”作为其道貌岸然的理由。然则,事关教育公平的不只有“异地高考”,“异地高考”也不是最重要的。目前来讲,“异地高考”只是“吃好饭”的问题。而最为关键的基础教育,也就是“吃饱饭”的问题,则欠账严重。与其优先解决“异地高考”,不如夯实基础教育。

    当下,对社会公平威胁最大的不是高考身份的不公平,而是基础教育的不公平。当有些人可以在全“苹果”的机房中学习时,还有很多学生连起码的教室都难以保证。

    一、大城市不只有“占海特”们

    相比占海特们能否高考而言,在大城市中更需要关注的是打工子弟和“候鸟儿童”的教育问题。跟随父母打工而来的孩子,他们的教育状况则要严峻的多。他们委身于比占海特所谓“破败”学校更糟糕的打工子弟学校。这类学校很多甚至连基本的教学资质都难以达标。但是这类群体,由于自身的局限,很难像“占海特”们那样能给学会替自己张目、发声。他们是教育不公平中的沉默的声音。然而他们才是教育公平这块木桶中的最短板。【详细

    二、超级中学是教育公平的“绞肉机”

    几乎在各个省份都有类似人大附中这样的超级中学。这类中学数量不多,却几乎垄断该地区的优秀生源和教师,加之拥有较多的经费和政策支持,高考成绩连年优异,在当地有很大的影响力。超级中学形成可怕的马太效应,即学校间强者愈强,弱者愈弱。优秀的师资、生源集中于少数学校。伴随而来也有政府的大量资金投入。

    超级中学成为地方教育的光鲜标杆,而其他学校则又成为了另一种沉默的状态。中学间的固化与办结由此产生。独木桥由大学阶段下沉到高中阶段。有些学生已经在中考面前成为不公平的受害者,何谈高考的公平呢?【详细

    三、被忽视的学前教育

    如果说义务教育阶段尚能在政策和法律的框架内维持,一直被忽视的学前教育则是另一种硬伤。当一部分人,如占海特能凭借优渥的家庭教育获得良好的启蒙时。另一部分儿童,只能在家长或者祖辈的监护下,在田野乡间嬉闹。长期以来,中国的学前教育被忽视。中国在此方面欠账太多,这直接导致一些孩子已经起跑线上倒下。固然,不能要求所有的孩子成长在欧美教育的幼教氛围内,拿着ipad做早教机。但是,起码的教育环节绝不应该缺位。【详细

高考平权存谬误 利弊尤待分说

    异地高考具有一定的道德和法律模糊性

    异地高考在手段上,以家长的工作、经济状况来决定孩子接受高等教育的优先权利——即一个成年人的法定权利却追溯到另一个成年人的经济状况。

异地高考在削弱一些地区的高考特权的同时,有可能进一步伤害到另一些地区的高等教育权利。

    高考作为政治权利该平等 但教育作为经济权利随个人支付而不同

    高考本身就是一项政治权利,而一国之内公民政治权利的起点应该是平等的。

而教育作为一种经济权利随个人愿意支付程度不同而变化。但法律权利和经济权利并不平等。一个愿意出20万接受MBA教育的人可以接受到MBA教育,但不愿支付这笔费用的人则无权强迫他人提供这个教育。

    高校也需要地方支持  “先富帮后富”是发展必然

    高校的发展不仅需要资金,更需要土地、政策、环境设施保障等多方面要素,后者主要就来自于所在地的支持。而一旦“公平招生”,高校就会失去来自地方的支持。高校对于地方有着显而易见的外部性,对地方的作用也绝非多招几个本地生那么简单,得全国英才而育之然后留之,既可促进经济发展更加均衡,也能使地方得益。

    生源好素质高 自主招生对考生难免有选择性系统性偏见

    实际上,多才多艺、见多识广、琴棋书画、国际视野,往往来源于资本性投入及父母人际关系的代际传承,而面对困难、勤奋、坚韧,这些令人受益终生的东西,往往源于自我苛求的结果,是一种非资本性的投入。
但现在对素质的定义更偏向人力资源的资本性投入和父辈人际关系积累,而轻视源于自我投入的那些素质。【详细

异地高考设三大准入条件

    首先家长要符合条件,学生还要符合条件。家长基本条件是,你在地方有稳定的工作,有稳定的住所,有稳定的收入,并且缴纳各种保险,你是这个地方的常住人口,尽管你不是户籍人口。

    学生本人条件是,这个学生有可能在这里学了小学、初中、高中,也可能只是高中才来,也可能高中三年都在这里,也有可能高中一年在这里,因此各地会根据实际情况,什么样的学生跟我的本地学生是一样的。

    还有一个是城市条件,这个城市发展需不需要这个行业,需不需要这个群体,我这个城市能发展到多大规模,不是说城市越大越好,要根据城市的发展需要和承载能力。[详细]

非京籍家长的无奈

  今年10月11日,10名北京籍人员第一次到北京市教委信访办“维持秩序”。当日双方只是静静对峙。   

  10月18日上午,30多个20多岁的北京“反异闹”年轻人再次与外地家长们对峙。   

  12月6日上午,当非京籍家长们来到北京市教委信访办门前,再次与先他们一步到达那里的京籍反对者相遇。双方争执起来。[详细]

争夺牛校入场券 谈何公平

    为了让孩子能够进入“优质学校”,家长“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择校成为整个家庭人力、物力和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动员。

    占“金坑”、“银坑”,通过特殊社会关系使孩子成为“条子生”,北京作为全国政治中心,有着庞大的“上层建筑”体系,以权择校和以钱择校的各种矛盾冲突在这座城市尤为剧烈。

    隐秘混乱的招生途径最终带来了教育腐败。名校纠葛着权力和利益。[详细]

穷孩子的向上通道在哪里?

    “出身越底层,上的学校越差”,这一趋势正在被加剧和固化。三十年来,国家的转型在继续,但底层个体命运的转型,却在逐渐陷入停顿。 

    “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研究”表明,中国重点大学农村学生比例自1990年代起不断滑落。北大农村学生所占比例从三成落至一成。清华2010级农村生源仅占17%。

    农村学生主要集中在普通地方院校与专科院校,而在重点高校,中产家庭、官员、公务员子女则是城乡无业、失业人员子女的17倍。

  向上流动倍感艰难的不仅仅是农村少年,普通工人阶级子女考入重点高校与普通高校的比例分别减少了7.9%与5.6%。【详细

 

    教育公平兹事体大。异地高考只是构建教育公平体系中的一部分,有远比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推行异地高考不能怀有想当然思维,以为开放高考就可将问题迎刃而解。解决教育公平应从固本强根始。

□出品:大公网言论频道 □责编:方乐迪 铁言 思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