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5日
第 46 期

一个“熊孩子”引发的官场蝴蝶效应

    
“造谣初中生”炒热了地方震动了官场
导语

    “甘肃一初中生发帖涉嫌造谣被刑拘”的新闻引发热议,网络上各种呼声和质疑对准了当地执法部门,而这起涉及“未成年犯罪”、“非正常死亡”、“转发谣言获罪”的事件更是极具噱头。

    男主人公杨某已在某个夜晚被释放,然而后续却引发系列蝴蝶效应,一个带着浪琴手表的县委书记,一个涉嫌行贿的公安局长,一座“豪华”办公楼,一个涉及白道背景的KTV……

责编:铁言 方乐迪
01

一个在北京读书不能“异地高考”的“京二代”

    杨辉在9月17日被警方带走时,正在一堂数学课上学习二元一次方程判别式。16岁的他走出教室,在之后的6天里接手了另一道自己无法独立破解的难题。

    跟随在北京做生意的父亲,从小学二年级到初中二年级杨辉在北京借读7年,而因户口在甘肃,杨辉返回老家甘肃张家川重上初二。贫困的乡村,粗陋的生活和教学环境,让这个16岁的京二代极度不适。[详细]      

    16岁的回族小伙杨辉一米七多,不戴民族特色的白色礼拜帽,一身时髦的运动服和一双亮色的名牌运动鞋,都与当地孩子有区别。

    在北京的杨辉做啥都有精神,回了家以后做啥都没兴趣。杨辉不能再和伙伴们讨论社会事件,发在微博上的对时事新闻的看法没有得到家乡同学们的转发,在北京看早晚报的习惯也成为回忆。回乡后的杨辉心理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详细]

冲动“正义”和乖张意气结合的“听话男生”

    杨辉今年2月份转到张川镇中学,插班到初二。班主任对杨辉的第一印象是,虽然是从北京转来的学生,衣着打扮也都得体合适。在老师面前话不太多,但表现得非常得体、有礼貌。

    而在网络上的杨辉相比则更活跃和健谈。平常的行为都带着点戾气,时常在说说和微博上发表自己的看法。微博上的杨辉会用污言秽语发泄对社会的质疑和对自己遭遇的不满,也会和朋友出去玩抽烟并喝酒。[详细]

 
 热心时政的杨辉喜欢在微博上分享观点
02
热爱时政的“初中生”回乡 质疑当地案件涉嫌传谣

    23日2时10分许,甘肃省张家川回族自治县中学生杨某在父亲的陪伴下回到了居住的宾馆。9月17日,杨某因网上造谣被警方刑事拘留,22日晚间,甘肃警方决定对其撤销刑事案件,改为行政拘留7日。当晚,张家川县公安局依据相关法规,决定对其予以释放。

    杨辉发帖被拘,当地通报其“煽动群众游行,严重的妨碍害了社会管理秩序”。9月14日张家川镇发生聚集事件,然而当事人成并“没看过他(杨辉)的微博和QQ空间。”杨辉微博是9月14日19:19所发,而人群聚集是在9月14日白天。

    从大动干戈的刑事立案,到深夜撤案处理,天水少年帖案耐人寻味。[详细]    

两高解释严管网络谣言 “转发500次”成爆点

    20日凌晨,张家川县公安局通过官微称,“由于杨某散布谣言、煽动群众游行,严重妨碍了社会管理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对杨某涉嫌寻衅滋事案立案侦查,并依法刑拘”。在此之前,当地政府还曾发布两篇通报。第一篇通报为《张家川县集中打击整治网络造谣炒作行动成效显著》,第二篇通报是关于对“9·12”高某死亡案的,结尾称,“对情节严重,发帖转载500次以上的一名犯罪嫌疑人依法刑事拘留。”

“网络转发”成质疑焦点 两高解释怎样做到心服口服?     

    这一事件之所以引起关注,在于这是两高出台关于办理网络诽谤等刑事案件的司法解释以来,利用‘转发超过500次’而刑事拘留‘造谣者’的第一案,在网络上引起众多知识分子和律师为杨辉奔走疾呼。

    “转500次可判刑”的司法解释本有严格限定,9月9日两高出台的十条司法解释中,第二条第一款中写“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这一说法针对的是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也即通常所说的诽谤罪,涉及的是“诽谤信息”,并非针对所有网络谣言。[详细]

 
“转发500次”成为质疑两高解释的爆点
03
饱受争议的“传谣”案 炒翻了平静的地方官场
熊孩子”引发官场震荡 揪出地方治理漏洞

    这个当初被拘留的“熊孩子”引爆的网络热议,也顺带给张家川的官场带来了很大的震动。直接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甘肃省审计厅派出审计组,自2013年9月4日起,对刘长江任张家川县委书记、马中奇任张家川县长以来经济责任和机构编制情况进行审计。审计期间,欢迎广大干部群众实名提供有关问题线索。而今日,该县公安局长也被停职。这或许与他行贿事件有关。[详细]

网友扒粪造就局长停职 传谣案得出“意外之喜” 

   估计张家川的县领导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抓“熊孩子”的举动会让自己的仕途迎来如此黯淡的时刻。一个微笑、一包香烟、一块手表都能够引发一个官员落马或者官场的震荡,所以一个足够具有矛盾和戏剧性的整治谣言活动有这样的效果并不意外。        

    当然这一次的震动还要拜强大的网友所赐。当张家川以强力手段待一个未成年时,网友回击的手段便是“扒粪”。网友先是扒出了张家川县政府的豪华办公楼。进而,公安局长行贿的事实也被网友从判决书中拎了出来[详细]      

 
“熊孩子”这次让官员们很挠头
04
被舆论渲染的“少年”揭开满是疮疤的地方现实

一个初中孩子被释放 还有一个成年转发者仍被拘留 

    9月23日凌晨,发帖被拘的张家川少年杨辉获释。但同样因发帖被指扰乱公共秩序,处罚相对较轻的另一名18岁男子沙小龙仍在拘留所。他被行政拘留10日,尚未获释。沙小龙的一名同学称,他或与杨辉类似,也是因在QQ空间发表“说说”被拘的。目前,警方未公布沙小龙利用网络平合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具体信息。这起案件的定性和裁决,仍未明确。[详细]

一贯胆大“有正义感”的少年学会谨慎 这是个没有胜利的结局

    由刑事拘留改成行政拘留,到最终放人,到底是舆论倒逼下的妥协还是内省后的纠偏,没有定性。16岁的杨辉表示,将保持一贯的胆大、有正义感,但也说自己以后要谨言慎行,在网上发布东西要经过核实。对于一个微博言辞愤怒多于理智,心智尚不成熟的孩子来说,不该让他承载太多与他这个年龄段不匹配的东西。[详细]

基层官场的疮疤被揭起 “谣言”需要地方自证清白  

    如果说少年获释是这场舆论争议后的正常结果,那么官场疮疤就是这次舆论围观的意外之喜。但是,地方治理的漏洞和基层政府的腐败这类事件本身并不意外。处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在治理中处于一个吊诡的位置。这样的位置提供了产生官场陋习的可能。抛开谣言不说,这些官场生态的恶症才是更应该注意和根治的。

 
没有谁胜利,只有更理性的公民
    少年被拘与官员停职,是两场意外之间的碰撞。地方官场的烂肉被一把“蝴蝶效应”的小刀撕裂,成了舆论新的盛宴。无论是始作俑者、造势者、围观者,在网络舆论的强大压力之下,都会在部分程度上对事件的走向失去掌控能力。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歪打正着抑或无心插柳,对亏心者而言,都防不胜防。意外与背后蕴含的是一种中国官场和社会的必然。上一次是手表,这一次是少年,下一次又会是什么呢?

你认为初中生杨某微博发帖是造谣吗?

  是传播谣言   
  是合理质疑   
  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