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日
第 50 期

“10•28”事件背后的“巴别塔之惑”

   
兄弟民族有巴别之惑 暴力恐怖降和谐之邦
导语

    10月28日12时5分许,一辆吉普车撞向天安门金水桥护栏后起火,造成造成2人死亡,40人受伤。北京警方认定,这是一宗所谓“圣战分子”经过严密策划,有组织、有预谋的暴力恐怖袭击案件。

    官方公开及时披露这一恐怖事件详情,使公众对恐怖分子的邪恶本质清醒的认识。痛心之余,我们还是要深思恐怖袭击背后阻碍各族同胞共建幸福美满生活之“巴别塔”的困惑、误解乃至怨恨问题,后者深植于不容忽视的文化差异、发展困境等因素。 

责编:枫丹白露
维族肉摊贩酿血案 震惊喀什

     长期以来,新疆各民族共同生活在这块绿洲上。“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和民族繁荣”政策实施几十年来,包括维吾尔族和汉族在内的各族群众已经自觉尊重彼此的宗教信仰、文化传统和风俗习惯。然而,必须承认的是,以上文化差异是真实存在的,有意无意地忽视之,就可能引起恶性事件和族群间深深的敌意。

     1998年夏天,一件血案震惊喀什。一个年轻力壮的维族卖肉摊贩持刀砍伤6名无辜群众,又造成两名警察一死一伤,后被当场击毙。

     一位维吾尔族干部感慨道,“那个汉族妇女如果懂得一点点维吾尔人的习俗,这个事根本不会发生”,“我们少数民族最重感情;也最怕伤感情。感情一旦被捅一刀,伤口很难愈合。” 

汉妇丧命缘玷污清真 维吾尔人抱怨声不绝于耳

     维吾尔人饮食有严谨的习俗,非清真不吃,非鲜活不吃。顾客尤其是汉族人不能用手摸肉,汉人饮食非清真。他们特别讳忌这一点。

    “你把肉摸脏了,我卖给谁去?你用眼睛看,看上了我给你割下来”,那个汉族妇女不停用手摸肉,不理摊贩厉声制止。她挑了一块手摸过的肉叫摊贩切下来。过了秤后她却说不要了,转身就走。摊贩大怒追上去挥刀砍伤其胳膊,接着接连砍伤数名闻声而来的无辜群众。(陈新元 :《我的两位维吾尔族上级》,四月网)

     虽然这是孤立的极端事件,但是少数民族兄弟对“新汉人”不尊重他们信仰和风俗的抱怨却不绝于耳。这被别有用心者添油加醋之后可能诱发突然事件。

 
 民族问题无小事 尊重才见真感情
02
贫穷是恐怖主义的根源
贫穷的南疆“三股势力”的温床

     南疆是恐怖袭击的多发地,有许多恐怖分子也来自南疆。产生恐怖主义的根源中是贫困问题已经成为国际共识。在新疆,尤其是南疆地区,虽然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但总体来说还存在着经济欠发达、信息相对闭塞、自然条件恶劣等问题。

     “三股势力”也最喜欢在这些地区进行分裂主义渗透和活动,靠蒙骗不明真相的贫困群众,达到形成和壮大自己力量的罪恶目的。(杨仁发:《为什么新疆会滋生民族分裂主义》,亚心网)

贫穷的农牧民 “圣战”牺牲品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一些农牧民文化水平低下、缺乏必要的致富手段,在新疆跨越式发展的进程中容易产生沮丧感。在原教旨主义的教唆下,它们容易简单将现实的不利境地归因于汉人的掠夺,便希望通过“圣战”实现救赎。这就是南疆恐怖主义活动集团化的家族化的内在原因,而“10•28”天安门恐怖袭击事件就符合这个特征。

     一旦南疆经济得到发展,社会水平提高,人们生活水平得到改善,极端思想就会失去市场。境内外三股势力的活动空间也会受到压缩。(李伟:《新疆恐怖暴力案特征分析:家族式冷兵器作案》,东方网)

     虽然南疆恐怖主义滋生有着不容回避的原因,但是当前要警惕“污名”某个地区或某个民族的“危险倾向”。无论哪个民族,都渴望自己的生活富足、稳定,所以,要防止民族分裂主义在新疆的渗透和活动,首要任务是加强经济欠发达地区的经济建设,人民生活安康了,民族分裂主义就无机可乘。(杨仁发:《为什么新疆会滋生民族分裂主义》,亚心网)      

 
贫困是暴力恐怖之源 警惕“污名”危险倾向
03
“跨越式”发展跨不去的棘手问题
经济高速发展背后的心理不适   

     在西部大开发的大潮中,新疆正在进行跨越式发展。一些社会民生和民族心理不适问题却容易被高速经济增长掩盖忽视,如果不给予应有的关注,将不利于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随着新疆与中东部交流增多,一些人出疆之后目睹东部大城市的繁华,便将区域发展水平的不同异化为不平衡的心理。

     一位新疆民族干部曾说“深圳到处是高楼大厦,非常现代化。但是一回到新疆,我们这里太落后了。我们那里大部分人还在喝涝坝水,人均收入只有上海深圳十分之一,几十分之一”。他继续不满道:“我们为什么穷?他们为什么富?把我们的资源全拿走了!石油、煤、棉花,西气东输,西煤东运,西电东送,就这个样子西部大开发吗?我们的群众还在烧棉花杆!”(陈新元 :《我的两位维吾尔族上级》,四月网)

统筹发展是经济任务,也是政治任务

     这种不满的民族情绪不仅常常被经济高歌猛进所压制,一旦被民族分裂势力所利用,便发酵成戾气,动辄破坏和谐融洽的民族氛围,甚至使一些人铤而走险。此外,中高等教育普及导致了年轻人对传统文化陌生,进而导致宗教观念淡漠和传统文化濒危。这个世界性难题也在被解读为“同化”。

     新疆“跨越式发展”的过程中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一个经济课题,而且是一个政治课题。在西部大开发的进程中,一定要统筹经济与社会发展、统筹区域发展、城乡发展,努力使各民族享有发展的红利。

 
西部大开发 各民族共享红利
04
敌对势力唯恐天下不乱
新疆跨越式发展 “三股势力”焦躁不安  

    建国以来,新疆各族人民一直和睦相处,但是近年来恶性事件频发,并且有向内地渗透的趋势。而在恐怖分子兴风作浪的背后,我们都能看到国内三股势力与国外反华势力勾结的影子。一些恐怖暴力事件,凸显三股势力的焦躁感。

    焦躁是因为包括南疆在内的新疆正在经历快速发展,其结果就是人们生活水平得到提高,原教旨主义主义丧失市场,三股势力的活动空间被压缩。

    因此,它们要通过制造恐怖暴力事件破坏新疆跨越式发展,渲染它们所宣传的“新疆受掠夺”和强化受害者角色,以继续愚弄不明真相的群众和为境外势力说三道四和横加干涉制造借口。(李伟:《新疆恐怖暴力案特征分析:家族式冷兵器作案》,东方网)

西方媒体不顾事实 敌对国家背后插手

    区域民族主义始终是困扰着多民族国家安定和谐稳定繁荣的问题,而一旦涉及国际舆论和势力的介入,问题就显得更为复杂。2006年9月原先的新疆女首富、东突分子热比娅•卡德尔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一些境外人士将她称为“维吾尔之母”。每当东突分子发动暴力袭击的时候,西方媒体都会不顾基本事实从“另一个角度”进行报道和指摘。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一直都将中国作为竞争对手,从不放过任何搞乱中国的机会。据国防大学摄制的纪录片《较量无声》披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每年向“美国维吾尔人协会”支付20万美元,并积极为热比娅“搭台唱戏”。

三股势力破坏社会稳定 西方帮腔出钱  
    在中国人民修建和谐社会的“巴别塔”的伟大进程中,一些基于历史文化和发展状况差异的兄弟民族间的迷惑、误解乃至仇恨有可能延搁甚至毁掉这项事业。
    2007年1月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副书记努尔•白克力在一次会议中公开回击了称热比娅为“维吾尔之母”的论调,称这是“对一个民族的污蔑”。在坚决打击暴力恐怖主义的同时,发自内心地尊重民族感情,充分理解民族情绪,克服地方民族主义,坚决反对民族分裂,是否才是我们应该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