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3日
第 61 期

“养老金”没人交 老年人怎么养?

   
老龄化社会,“养老”成首要难题
导语

   近日,据媒体报道,我国大概有3亿多人参加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而今年累计有3800万人中断缴纳保险。据研究机构调查,占工作人口23%的人群中断了缴费,“弃缴社保”现象成为社会广泛关注的热点。

   老有所养是每个人的梦想,而社会养老保险是解决老有所养问题的重要方式。然而,一边担忧未来的养老,一边又放弃社保提供的保障,这种怪现象为何发生?

责编:铁言
01
3800万人弃缴社保,为什么?
“每月定存500元,养老不再靠国家”?

    10月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国工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表示,我国大概有3亿多人参加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今年有累计3800万人中断缴保险。而9月份,在2013中国养老金国际研讨会上,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珍也曾指出,在人社部做的一项调查中,有23%的工作人口中断了缴费。

    有人发出定存养老的呼声,“每月存500元,30年也就18万元”的观念在人群中散布。未来的几年内,退休年龄够了却因参保年限不满而无法退休的现象会越来越多。近年来,社会流动性强,外出打工的人员数量庞大,在打工地缴纳社保不到年限难以取得养老金;而回家乡又无法转移社保的窘迫会越来越凸显。这种现象直接影响了工作人口在缴纳社保方面的选择倾向,中断或者工作之初就放弃缴纳社保的现象将会增多。

弃缴,对个人来说是很无奈

    仔细分析发现,中断缴纳的人群主要是:下岗失业人员,这类人群大都属于被动中断;小微企业员工,企业为了降低成本不给员工缴纳社保;流动性比较大的务工人员。以上三类人群的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等社保参保率,本来就偏低,甚至不乏一些低收入群体,不愿降低收入参加社保,宁愿主动不参保,让单位将这部分费用转化为工资发给自己。无论是三者中的哪一类,他们其实都是自我保障能力相对低下的群体。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性。对城镇职工而言,如果当下缴纳社保并没有完成对未来养老的乐观预期,那么,中断和弃缴无疑会成为很多人用脚投票给出的选择。
    据媒体报道,原阿里巴巴职员欧阳灿自2011年离职出来自己创业后,就成为了弃保一员,“感觉社保没什么用,要交那么多年,还不知道到时能否用得上。”她说,以后养老还是通过投资商铺等方式更靠谱一些。类似的选择正在慢慢扩散。

02
弃缴社保,国家也为难 
我国社保制度:需要现交现发   

    中国新型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及改革已经走过了十几年的历程,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在资金的管理上逐步形成了“社会统筹与个人账户相结合”的筹资模式,建立了多层次的养老保险体系。

    近年来,我国养老保险实施范围不断扩大,其中,国有企业基本实现全覆盖,城镇集体企业覆盖率为75.39%,但其他经济类型企业仅为17%,还有很多外商投资企业和民营企业未参保。虽然各级政府重点抓“扩覆”工作,但离全覆盖的目标仍有距离    

    目前我国养老保险也愈来愈面临更严峻的挑战,加速发展的人口老龄化、覆盖面窄、统筹层次低、隐性债务和个人空账等问题,已使现有的养老保险制度力不从心;而农村传统的“家庭养老与土地保障”功能已日趋退化,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刚刚开始试点,任务艰巨。

养老金亏空成财政新难题

    就全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进展情况看,少数省份实行了省级调剂金制,但调剂的比例和数额极为有限,大部分省、市、县仍实行分级统筹。这样带来诸多问题:养老保险基金抗御风险的能力脆弱,很容易造成养老保险基金的流失;养老保险跨地区关系转续以及领取不便;不利于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险制度。

    养老费用畸轻畸重还会加剧区域发展差距。越富的地方养老金越多,越穷的地方养老金越少,越富的地方经济越发达,越穷的地方经济就越落后。
    同时,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养老保险个人账户空账运行规模已超过1万多亿元,虽然做实空账工作已经开展几年,但空账规模仍在扩大。从债务关系来说,养老金的空账运转是现在向未来透支,是老一代向年轻一代的透支。长此下去必然蕴涵巨大的资金风险,也会降低改革后新制度的信誉,动摇新制度的根基。

03
养老之觞:发展阶段各国的通病
各国养老制度和养老困境大同小异  

   世界各国实行养老保险制度有三种模式,可概括为传统型、国家统筹型和强制储蓄型。分别根据国家、企业雇用单位和个人缴纳数额的不同和发放方式的不同而区分。

    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澳洲进行养老金制度改革,形成SUPER(superannuation)、个人储蓄养老和AgePension相结合的养老体制,迄今为止,该体制成为世界上运作最为成功的模式之一。据调查,澳洲养老金制度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荷兰。

   澳洲与中国养老制度差别主要在于:澳洲实行全民统一的养老制度;企业缴纳的养老金一分不少领回外,还享受额外老年福利;不存在年轻一代供养年老一代的问题,没有养老金缺口。

走出退休死胡同:延迟退休是习惯动作  

   法国:也曾经面临就业人员退休高峰期,老年人口出现爆炸性增长,法国退休金入不敷出的矛盾突出。2002年,法国政府为退休制度支付了150亿欧元,若不改革2020年政府支出将猛增至280亿元欧元。

   法国总统提出改革重点:推迟退休年龄,缩短领取养老金的时间;增加缴纳分摊金的年限;退休年龄从目前的60岁延长至65岁。为保证退休金足额征收,法案规定了奖惩制度:从2004年起,每欠缴一年退休分摊金,就减少5%的退休金;已缴够分摊金后继续工作的,每多工作一年增加3%的退休金。

   日本:养老保险制度是以现在工作的人缴纳的保险金,支付给已经退休的人维持生计,这就要求两者保持合理比例。由于对养老保险制度的前景的担忧和对自己老后生活的不安,不少人因此故意不纳税甚至拒绝缴纳养老保险。

   缴纳养老保险的人数逐年下降,财政支付也越来越困难。日本也采取了改革养老保险制度的措施:提高财政支付比例,降低养老金领取额等。

   德国:为稳定养老保险体系,政府努力创造就业机会,增加就业人口,鼓舞生育,增加为老养老金支付群体的数量。同时,政府提高就业人员缴纳的比率;再次,提高退休年龄,控制提前退休,退休年龄由65岁提高到67岁,并鼓励退休者参加工作,对提前退休的扣除部分养老金。

04
社保,不是相互算计的“买卖” 
社保的真正问题不是弃缴   

    11月26日,人社部网站发布《2003~2012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情况》,近十年养老金状况,好于预期。参保职工人数持续增长,保证了养老黑洞不再扩大;全国企业职工养老金结余大幅增长,收入大于支出。然而,总体情况并不如数据那么喜人。黑洞没有缩小,个人账户没有做实,空账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累计结余两万亿不足以弥补个人空账。

    社保的真正问题是不公平、低效率,预期的不明确。人社部公布的数据为企业职工,而行政党政机构、事业单位退休人数与资金两张账单却不明真相;地区之间社保水平不公,各地贫富不同、企业缴纳热情不同倒正常,不正常的是,富裕地区剥夺穷困地区的养老金。劳动力在流转时,只能转移现有个人账户资金,社会统筹部分无法转移,相当于为当地作出贡献。
    一个制度优待的是养尊处优者,而苛待产业链最低端的劳动者,连企业缴纳的养老金部分都要回收,让农民工揣着可怜的自缴部分回到家乡,难得公平。

社保不是“买卖”,双方不该算计

    不少劳动者对社保的未来缺乏足够信心,担心即使现在买了社保,以后出省也很难转移,与其“白交钱”,还不如拿现钱实惠。一部分劳动者认为社保资金缺口严重、入不敷出,担心社保今后无法兑现,“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只有钱在自己手里最踏实。”处于自己的经济考虑和对社保安全感的缺乏,不少劳动者选择弃缴社保。

    相当普遍的弃缴社保现象,敲响了社保体系的警钟。养老保障,实际上都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参保的人越多,每个人要交的钱越少,保障水平会更高。养老保障制度,实际上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当下的劳动者缴纳的越多,缴纳人数越多,当下已经退休的劳动者领取的养老金则越稳定越高。如果弃保人员增多,将对社保体系造成比较严重的冲击。

    医疗保险、工伤保险等保障都受到广泛欢迎,但社会养老保险却备受非议。社保不是“生意”,其应该也必须成为像阳光、空气一样存在的公共必需品。

“弃保”既是无奈,也是呼声

    表面看起来,是劳动者主动“弃缴”,然而,把弃缴简单地归因为参保人的个体经济性思维,这固然会获得一种对于弃缴的浅层应对路径,但它会不自觉地遮蔽“弃缴社保”背后的真实问题。毫无疑问,对于“弃缴社保”行为,它首先需要的是一次重塑社保公信的改革。
    减少“弃保”现象,从小的方面而言,对社会底层群体以及小微企业降低养老保险缴费费率,应该提上议事日程;从大的方面看,需要加快推进不同养老保险体系的转移接续,打破养老“多轨制”,并筹划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直至全国统筹。事实上,养老改革是当前一盘非常难下的大棋,远不止“延迟退休”这一粒棋子。

    面对社保,人们顾虑于“有命交社保,没命拿社保”的可能性,宁愿选择自己存钱自己养老。这种带有个人经济利益算计的“弃缴”是表层原因,而深处的驱动,则是对社会养老保障的不安全感。
    活在当下,这句话见诸于各种心灵鸡汤,事实上,也是当下许多人所践行的人生信条。以个体言,是否交纳养老保险纯属个人行为,无可非议;从国家看,却是快速进入老龄化社会的中国所面临的巨大问题,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百年大计”。

你是否每月按时按规定按数额缴纳社保?

A.一直都按规矩缴纳,从未停止过
B.不缴纳社保,交了也没用,不如自己存钱
C.看完上文,我打算弃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