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0日
第 63 期

金钱买录取 高校腐败三宗罪 

    
大学校园变腐败重地
导语

    高考的严厉,象牙塔的崇高,还使不少人留下大学校园是“净土”的印象。法治周末记者通过梳理近几年被曝光的高校腐败案发现,高校腐败大致可以分属3个领域:招生腐败、基建腐败和学术腐败。

    反腐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保护、维护国家和民众的利益,使国家和民众免受腐败的侵害。从这个意义上,找出腐败根源,堵住反腐败中的制度漏洞尤为必要。

责编:小何
01
基础建设资金大,主管领导收益多

    2009年9月武汉大学两名正厅级官员因涉嫌在基建工程中巨额受贿被捕,让“象牙塔”在公众心目中清水衙门的形象轰然坍塌。与武大腐败案被曝光的同时,广东湛江师范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郭泽深在学校基建、财务等方面涉嫌存在经济问题,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4天后,又爆出武汉科技学院院长张建刚、副院长王志贵因涉嫌基建腐败被“双规”。

    这只是高校基建腐败的“冰山一角”。以武汉市武昌区为例——该区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刘群在2009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因为在基建等领域“潜规则”大行其道,武昌区的8所部属院校中,只有一所院校没有人被司法调查。
    据在某高校工作的资深人士说:“基建项目涉及资金数额巨大,实施过程中不确定因素众多,本身就是腐败高发地带。而且,高校基建项目管理也有自身不足,如高校超常规发展带来的基建项目大量集中上马、一把手权利过度集中、项目监管缺失,以及高校基建管理制度改的滞后等。这些都为基建腐败的高校的发生提供了可乘之机”。

 
 基建贪腐大行其道
02
招生腐败涉案金额步步高升    

    2012年,有媒体称辽宁招考办爆腐败窝案,被纪委调查。据称,涉案的三人中,一位副主任涉案金额超过一千万,一位副处长涉案金额几百万,另一位副主任闻讯跳楼自杀。
    2013年11月26日晚,一条关于蔡荣生的微博热传,“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从深圳闯关,欲赴加拿大被截获。据称已交待招生等问题涉案金额达数亿元”. 其实,作为人大招生就业处原处长的蔡荣生,很早就涉足资本市场。仅从公开信息来看,蔡荣生就曾经拥有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华合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融汇信期货有限公司以上7家公司的“独董”头衔,其中高鸿股份、龙江交通和东华软件为上市公司,蔡荣生在这3家担任独董的生涯共长达7年之久,被坊间评价为“政商学”通吃。
    从以上案例,可以看出不同环节的招生负责人,都在招生过程中有很大的能量,因为在中国很多家庭都存在着“望子成龙,望女成风”的教育理念,无论家长吃多少苦受多少罪,也想让自己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掌握更多的知识,以便能改变自身的命运,所以在很多家长心中认为上大学是孩子人生命运的重要转折点,以至于不期集物力、财力为之一搏,方能圆了他们心中的那个梦想。虽说招生一次涉及的金额不多,但几十上百次累加,数额就可以相当庞大。

 
招生重拳在握财源滚滚而来
03
高校学术腐败,造假贪财横行    

    因存在严重学术诈骗行为,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获奖项目“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被科技部公开撤销了其昔日获得的国家科技奖项。公众对这项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可能并不陌生,因为早在去年3月,该成果的获奖者李连生,就因学术造假被西安交通大学解除了教师聘用合同。在央视等媒体的报道中,曾提到这一成果——6名老教授发现,早在2004年和2005年,李连生获得的另外两个重要大奖——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也存在造假嫌疑。

    今年7月,陈英旭,这名顶着“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浙江省151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才、中国土壤学会土壤环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等光环的教授,被指控授意其博士生陆续以开具虚假发票、编造虚假合同等手段,将1022.6646万元专项科研经费套取或者变现,非法占为己有。
    学术腐败者自身确有许多问题不容忽视,这也是整个社会的浮躁心理、名利心理在作崇。但学术腐败的危害极深,它不仅直接阻碍科教事业的健康长远发展,还将一代一代的影响青年学子,严重危害民族素质的提高。

 
学术幌子背后的可怕动机
04
推进教育行政化 改变当前现状    

    某高校专家说:“大学自治指西方大学作为一个法人团体在法律的范围内享有自主办学、自己管理自己以及自理内部事务的自由。但从我国当前的大学制度来看,教育领域的行政化色彩极为浓厚,高校自主性和自治性极为缺乏。学校被划分为副部级、厅局级、县处级,而且管理上严重官僚化。校长甚至副校长都是上级行政领导任命,许多大学的部门负责人成为教育主管部门解决自己人员行政"待遇"的东方,学校内部实行公司化、行政化管理,教师学生被统称为"师生员工"。上级行政领导对校长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在这样的背景下,"走后门"、递"条子"、打"招呼",有钱有势之人如果想给学校塞一个并不优秀的学生,通过权钱结合要求学校破格招收关系户也就并非难事了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目前的贪腐根源在于教育行政化,学校行政权力不受监督。因此必须深入推进改革,推进教育去行政化,这包括学校外部的去行政化——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政府部门不得干涉学校办学;以及学校内部的去行政化——行政领导不得越权干预教育和学术事务等方面。如不推进教育去行政化,维持行政治校的格局,贪腐不可能得到根治”。
   没有高等教育的市场竞争机制,没有受教育者的选择权,很难改变学校的办学态度。这将是一个系统的改革,每一个环节都必须到位。“最近公布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上述系统改革设计了可行的方案,推进教育管理制度改革,建立现代学校制度,实行升学考试制度改革,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学校依法自主招生,这将大大改变高等教育的现状。

 
 去行政化是灵药让教育自己行走
    高校腐败现象,不仅会让有真才实学的人断送美好的前程,更为重要的是,给他们内心所造成的伤害,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弥补的。

你认为该如何整治高校腐败?

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支持高校财务公开
增加纪律检查力度
提高教职员工福利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