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
第 64 期

雾霾来了,别只向政府拍砖 

导语

    最近一周以来,一场罕见的大范围雾霾笼罩着中国,已陆续有25个省份、100多座大中城市不同程度出现雾霾天气,覆盖了中国将近一半的国土。
    不见天日的雾霾,让百姓陷入了紧张情绪。焦虑的民众对个人健康问题心存不安,对国家发展成果隐含质疑。谴责和议论激烈交战,雾霾来了,是不是都该怪政府?

责编:铁言
01
“雾霾归因于政府”的怨念惹争议
大半国土陷雾霾,污染走向全局性

    进入12月,雾霾天气波及25省份、100多个大中型城市,创下世界雾霾面积之最。从个别城市的持续雾霾演绎到一个国家几百万平方公里都身陷雾霾,反映污染越发带有全局系统性。
    1952年伦敦遭受大雾灾害,昔日伦敦朦胧景象与中国城市中心在污染最严重的日子里的现代影像有着惊人的相似。厚重的浓雾笼罩着伦敦的街道,燃煤工厂和伦敦家户炉灶产生的二氧化硫有毒雾霾持续了五天。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据估计约有13,000人死于呼吸系统并发症。

“政府是最大责任人”引漩涡

    前雾霾弥漫全国多地,知名主持人孟非自12月6日起连续发微博吐槽雾霾,认为“环境灾难,政府是最大责任人”。部分网友表示认同,认为政府不改变能源结构造成雾霾,也有网友不认同,说“知道雾霾怎么引起,却不知为什么政府不能改变能源结构,发达国家能源供应80%靠核能,而中国核能建设远远不够不说,还有一群矫情的人一边抨击着煤电的污染,一边上街游行不要让核电站建在我这,一边抨击三峡大坝引发地震改变气候……”

02
大半国土陷雾霾:人人有责 
雾霾的主要推手,是经济发展的短视   

    一直以来,政府部门将雾霾主要归咎于汽车尾气、糟糕气流,甚至中式炒菜的做法等,并做出汽车限行、限购等应对措施;但却忽视甚至无视雾霾的元凶--粗放型发展模式导致的健康赤字这一本质。

    通常讲,排在前三位的大气污染分别是工业污染、尾气排放和燃煤取暖。考虑到南方没有燃煤取暖,并且一些中小城市尾气排放也没有北京如此严重,毫无疑问,工业污染源排放是造成本次严重污染的根本原因。而此次上海等地的集中雾霾现象,与当地焚烧秸秆不无关系,这也需要长效的管理和惩罚机制来治理。

雾霾与人人相关 也人人有责

    雾霾对人类健康有损害,而雾霾的产生扩散也与人类活动本身息息相关。官员曾称厨房油烟系雾霾污染主因的论调遭到民众一致拍砖和嘲讽,其实,雾霾成因中确实有不可忽视的日常生活因素。
    煤电污染和汽车尾气污染,是现阶段制造雾霾的两个显性元凶;工业企业排放是极为重要的污染源,盖楼修路造成扬尘、建材水泥需要化工企业的生产消耗。
    同时,北方冬日取暖普遍烧煤产生严重的污染消耗,南方焚烧秸秆排放烟雾,中国传统百姓做饭饮食爱用炒、煎、炸等较多产生油烟,民众出行驾车乘车产生尾气排放,家庭装修产生粉尘、消耗建材等等,或多或少都参与到了雾霾形成的诱因。

 
今年中国已经历两次大规模雾霾,尴尬的是,目前空气污染物源尚未说清。对这一大家关心的问题,环保部迟迟未能给出答案。
03
不明真相的反对:误会了PX 
PX项目实际有助于“空气质量”   

    过“雾霾危机”令人忧心忡忡,最为显著的污染源头是煤电污染、汽车尾气和企业气体排放。而中国的油品质量被认为是雾霾天气的重要推手。
    油品质量的决定性因素就是含硫量,含硫量越低,则油品的污染性越低。而目前降低汽油中硫含量的主流做法是“加氢脱硫”,即使油品中的硫分变成硫化氢,然后分离出来。氢的来源可以有多种,不过PX生产中会副产氢,这就比专门生产氢要经济划算。PX项目可以间接改善空气质量,然而这并不被公众所认识和接受。
    令人尴尬的是,亟待升级的中国炼化产业,在全国各地仍陷于“大炼化等于洪水猛兽”的民粹潮中。从普通的炼油,到低毒的PX,再到更低毒的乙烯,凡是准备上马的大炼化项目,无不在各地区迎来公众狐疑的目光,多个项目因此被叫停或一再迁址重建。[详细]
     

PX项目是世界化工企业的大趋势   

    PX在中国的处境几可谓山穷水尽、人人喊打。但不仅油品质量升级,包括用途广泛的聚酯的源头材料也都离不开PX项目,中国也绝不可能不发展PX项目。

    在国外,PX项目普遍能和居民区做到和睦相处。英国南安普敦Fawley埃索炼厂为居民住宅所环绕;新加坡裕廊岛埃克森美孚炼厂的37万吨/年PX装置,与居民区距离为0.9公里;荷兰鹿特丹PX装置距市中心8公里;韩国釜山PX装置距市中心4公里。

    同样不太为公众所了解的一个业界常识是,炼化产业链历来是一个闭环,自成逻辑。割裂其中任何一道工序,都会造成巨大的不经济和上下游的衔接失衡。

    由于地方政府缺乏让民众参与的习惯,信息披露不透明,单方面决策引发了民众的不信任感,最终以“集体散步”的方式表达不满。中国的PX项目举步维艰。

    “如今中国的PX问题已上升到政治高度,没人敢直言项目的是与非,问题都在于此前科普工作没有做好。”[详细]

04
雾霾来了,别只怪政府 
辽宁“雾霾罚单”是个好的开始   

    12月10日,辽宁省首先发力多8个城市开出“雾霾罚单”,罚缴总计5420万元。将缴纳的资金全部用于蓝天工程治理环境控制质量。辽宁给省内诸多城市开罚单这个办法,出发点起码是好的。

    辽宁是老工业基地,环境治理方面有“欠账”,提升空气质量的任务颇为艰巨。从省级层面来看,通过包括罚款的办法给省内各城市施加压力,也是督促地方上加大治理力度的一个手段。

    “罚单”让官员丢面子,或许会鞭策、倒逼地方治理污染。然而,争议和质疑也还潜藏。“雾霾罚单”会否流于形式,成为“数字游戏”?罚款定额是否合理,是否会落到民众头上,成为由公共财政缴纳的“公害”?

“十面霾伏”:不能只“抱怨”政府

    连续一周的雾霾,锁定半个中国,民间集体情绪紧张牢骚抱怨。牢骚之外,有极少数人抓住机会攻击政府,攻击制度,恨不得全盘否定中国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全部成果。然而直面中国当下的雾霾,国家发展阶段和13.5亿人口的国情确实真正是不可避免的因素。
    上世纪50年代左右,英国、美国、日本等也都同样遭受雾霾锁城、大气污染的事件。带着庞大人口的发展基数,生活耗能和生产消耗免不得需要消耗和排放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用电用煤、钢材物资、水泥化工、建筑交通,雾霾甚至可以说是工业化与生俱来的副产品。国家的发展需求产生排放,每个人的生存生活产生碳排放。现代化国家给人们生活带来了便利和享受,也产生了尖锐的环境压力。这不是不可调和不可解决的对立问题,却需要个人和国家都静下心来调整步伐。

“发展”阵痛不是筐:政府别自我麻痹

    “雾霾”,参考各国发展的历史进程,不可避免成为“发展通病”,近期有媒体刊发1952年英国伦敦浓雾笼罩的照片,与今日中国城市雾霾弥漫现状似曾相识。然而“发展阶段的通病”并不能成为政府逃避治污的“必然借口”。上个世纪的英国如此,新世纪的中国却不该再如此。
    雾霾系积累性爆发,政府早年“带”着各行各业粗放式发展自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全社会各行各业也须分担各自的责任,我们每个人也都系雾霾或多或少的制造者。既然制造雾霾谁都有份,那就别把责任都推给别人,把公益心惟我独占。

    对国家来说,重点是转变经济的可持续、绿色发展,“唯GDP论”已经普遍觉醒,接下来该做的是积极转型、有效监管;对地方政府来说,重要的是厘清污染原因,有奖有罚的抓紧治理;对个人来说,抱怨责任在政府还是在企业都没用,更多的该是在眼下做好自我保护,在往后日常做好自身环保。

    迎战雾霾,是一个环境科学问题,也是一个经济问题,某些时候甚至是一个政治问题。发牢骚抱怨政府的中国人,在现实中却对雾霾大多认“命”抱定一个忍字,都深知承受雾霾带来的污染,就是国家特定发展阶段因而必然伴随的代价,人人都得为之分担。然而国家,切不可以此麻痹自己,若发展经济取得高楼林立,却换不来蓝天白云和空气洁净,那和谐社会的小康目标,岂不是倒退到了生命受损和维持生存的基本线。

你觉得治理雾霾,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国家应自省,转变发展模式,重视环境问题
个人该行动起来,从细节开始,少开车,少做饭,少燃炉
这是发展的必然,每个国家都曾经历过,顺应趋势很快便会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