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6日
第 70 期

当司马南遇见“杀马特”

   
司马南微博晒图,偶遇发型酷炫的小弟
导语

    日前,司马南午后闲暇发微博,称要去参加一个题目是《毛泽东的内圣外王之道》的公开演讲。在去往现场的路上,司马南自称遇到一个“发型比我要酷的小弟”。于是司马南与小弟见面即熟,两人合影留念一时成为佳话。

    有意思的是,微博这个小世界,让司马南的这张合影被细心的网友们发现并热传。合影中两人酷炫的发型争奇斗艳,迥异的表情深藏内涵。于是,就发生了一场猜到开头却没猜到结局的两位各怀心事的“杀马特”偶遇记。

责编:铁言
01
“杀马特”,是一群醒目的人
杀马特装扮“惊悚”十分醒目

    司马南遇小弟,被网友吐槽为:一次各怀心事的杀马特偶遇。“严格”来说,无论是司马南,还是与司马南合影的小弟都不算正宗“杀马特”,他们用的手机分别是三星和苹果,这不符合“杀马特标准”中一条重要的文化辨认标识:国产山寨手机。那么,真实的“杀马特”究竟什么样?

    “杀马特”,他们染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头发,吹着各种突破重力学规律的“刺猬头”,挂铁链穿体环,经常描眼线化浓妆,满身山寨奢侈品LOGO,奇装异服,令人咋舌,这群另类青年正不停不断挑战大家的审美神经,被称为“杀马特家族”。

    他们一般只受过中学教育,缺乏谋生技能,在大城市中从事收入很低的工作,比如“发廊小弟”、保安、快递员、服务员,以及富士康之类工厂的工人。

    他们流连在中国大城市社会底层的小理发店、烟雾缭绕的网吧、路边摊,与围绕他们的亮堂堂的写字楼和奢华百货中心格格不入。

活跃于网络,成立了“族群”

    他们在社交网络上风生水起,有自己的族群,加入需要认证,装扮需要被认同被点赞。

    根据一名杀马特早期玩家介绍,杀马特创始人是一名叫做Mai Rox的香港视觉系女艺人,一度模仿日本视觉系艺人的扮相,1999年在网络走红,其炫目的扮相和自拍方式受到粉丝的追捧并发展出互动,并扩散至大陆,通过QQ群、QQ空间、百度贴吧等迅速在年轻人中扩张。也有另一种说法认为,杀马特在中国发展是在2005年由泪鬼开创推动的。

    杀马特家族的青年人们大批涌进网吧,用电脑摄像头和网络游戏彼此互动和模仿,并将“非主流”和“火星文”与杀马特相结合,形成了独特的城乡杀马特风格,在网络上争奇斗艳。

    杀马特不单纯是网络群组,由于往往是通过朋友、同学介绍的方式加入,一个杀马特群的成员通常集中在一个地区或城市,从而也会有定期的线下集会,比如做好造型后三三两两结伴出行—这些奇异的扮相被路人拍了下来、上传到其他更公开和大众化的网络社区,一再成为网民吐槽和恶搞的对象。[详细]

同一时间,司马南微博合影中的“小弟”也爆照,摆造型秀性格,风头盖过司马南,不知情的司马南应该是在发微博吧…
02
“杀马特”,和世界“同胞”不太一样
“血统”来自日本,却在中国走样

    “杀马特”是英文单词“smart”的音译。“smart”有“聪明的、时髦的”等意思,杀马特取其“时髦、神气”,延伸出“另类、非主流”。提及“杀马特”“肥猪流”,很多人都认为这些造型夸张、衣着奇特的年轻人是受到日韩文化的影响。

    确实,在东京涩谷、原宿等地,可以看到和“杀马特”类似的,染着头发、衣着夸张、化妆惊悚的年轻人。

    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崇妖”心理和“艺伎”,年轻人尤其是女性热衷于追求刺激新潮的装扮。同时,伴随着日本动漫文化的发展,视觉系和很多动漫作品产生交叉,在动漫流传世界的过程中,日系视觉系也在一定程度上给中国的“杀马特”带来了发展灵感。

    虽然,视觉系被称为是杀马特的发展到源头,但却很难说他们之间存在严格的“继承”关系。

    视觉系人群乃至地下摇滚、重金属音乐、哥特风格等的爱好者,可能带有叛逆的意味,但却并不是什么怪人。视觉系文化的基础来自欧美摇滚音乐,其鉴赏本身就需要一定程度的外国文化知识基础和审美趣向。视觉系人士的皮衣、皮靴、耳钉,未必比珠宝首饰便宜。

    尽管视觉系看起来很“街头”,但绝不低端,更不会是下层人民廉价艺术的代表。这一点,是视觉系和杀马特最深的不同。

遭“非主流”嫌弃,被“小清新”厌恶

    和杀马特一样,非主流,小清新,屌丝等等都是最新流行起来的文化现象。然而,杀马特,也同样深受这几个“手足”鄙视。

    “小清新”是以接受过大学教育或正在接受大学教育的女生为主,同样具有可辨认的文化特征。在生活方式上,喜好在校内网或微博上发状态、发美食照片,养宠物狗;喜好旅游,喜欢村上春树、安妮宝贝。同样的,带着淡淡忧伤,大多以浓郁黑色图案为背景,时常仰角45度默默流泪的“文艺”非主流同样鄙视杀马特,鄙视粗俗的“杀马特”,鄙视廉价却高傲的“杀马特”。

    “非主流”已经渐渐退出人们的争议视线,“屌丝”正在被无数奋斗在大城市底层的青年小白领们引以为傲,“小清新”日益被众多都市青年喜爱和模仿,那么只有“杀马特”,依旧走在名副其实的“杂草文化”的路上,成为人们痛批的“脑残”“幼稚”“低俗”的唯一践行者。[详细]

X-Japan被誉为日本视觉系文化的始祖。虽然不是第一个强调化妆风格的乐团,但他们出道后将日本的视觉系音乐发扬光大。连前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也是他们的歌迷。
03
“杀马特”,很孤独
他们身处城市,受尽嘲讽和鄙夷  

    标新立异以显示个性,这是人在青少年时期的普遍现象。作为青少年,他们具有这个年龄阶段的共同心理需求与行为倾向;与牛马般劳作一生的父辈不同,他们文化水平较高,生活相对优裕,个人尊严感强,更加追求个性张扬。

    进入城市,一个丰富绚烂、充满吸引力的世界摆在他们面前,然而,经济、文化上的各种劣势所造成的巨大压力也扑面而来。于是,作为一种心理反弹,“杀马特”在他们中间也迅速扩大流行。这个本来发生自城市青少年的亚文化现象,如今几乎成为90后农民工的一个标识符号。

    杀马特形象,成为二代农民工群体努力向城市文明靠拢的产物,是一种精神文化上的更新,但这种形象却遭到了“城市人”的嘲讽。在城市知识阶层、中产阶层看来,这种时尚上的冒进,反而“暴露”了自身土气、俗气的“文化贫民”真相,变得“惊悚”、“雷人”而难以接受。

“杀马特”是一群不被尊重不受重视的孩子

    如果在公共空间,公交地铁,面对一个真实的“杀马特”,“我”应该持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大部分人的不理解、嘲笑和鄙视,在一组《车间里的90后》照片面前,却可以平静找到答案。

    一群90后的年轻人,“杀马特”的发型,在工厂的流水线上工作,神情冷漠。他们身处的环境是冰冷、工业化的车间。他们原本是和大部分人一样的青春少年;只是,他们从无在公共空间里发声的机会,更多的是挣钱,养活自己,狭窄的生活空间和娱乐方式,闭塞的发展前途。

    “杀马特”们成为了一个被遮蔽的群体。他们生活在灰色地带,他们生活的那些场域,则成为文化意义上的隔离区,是低素质、混乱和危险的象征。

    这是他们的命运:不被尊重,不被重视,甚至被调侃、被消费、被迅速忘记。

    这是社会大背景下的作用,有限的教育背景、微薄的经济收入、残酷的生存环境以及逼仄的发展未来,他们或没有能力或没有意识在文化方面很好地提升自我,这是个人以及群体半城市化和现代化不完整的结果。[详细]

一群90后年轻人,修剪着“杀马特”的发型,在工厂流水线上忙碌,等待着或有或无的人生梦想。(图为来自贵州的小伙在珠海某企业车间工作)
04
“杀马特”,是一群迷失的“移民”
“杀马特”的离经叛道,是社会的一道沟壑  

    衣着打扮犀利夸张,喜欢上网自拍的年轻人,对于父辈们的农民形象来说,他们已经属于光怪陆离、花枝招展的城里人了。但对于城市人来说,他们穿着廉价的地摊货,烫着爆炸头,骨子里永远透露着浓浓的乡土气息,无论多么努力展示,结果都是抹不掉身上的气质。在社会学意义上,他们成为了没有故乡的中国独特的城乡二元格局之外的“第三元”。

    对欲融入城市的二代农民工群体而言,文化资本上的劣势无疑是他们真正实现城市化的一道玻璃门,这种劣势可能比经济资本上的劣势更难以克服。

    如果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杀马特”们也会选择住白领、城里人才住的高档公寓,他们也会选择买香奈儿、古奇,他们也会选择买苹果三星,如果他们从小被爸妈带着看院线,他们也会追着看《速度与激情》或TED演讲,如果他们从小就被爸妈带着去吃哈根达斯,他们也会与恋人相约星巴克或哈根达斯。

    “杀马特”并非天生就没品位,也并非主动选择“没品位”,没有土豪的阔绰殷实,没有城里人的消费水平,成为了不得不是的“杀马特”。

“杀马特”,很可能就是我们自己

    杀马特作为一种另类文化现象,一种青少年街头文化,可能永远不会消失,比如西方发达国家也有类似的街头嘻哈文化。但杀马特不应成为标识二代农民工群体的专用符号。这是中国城镇化、现代化过程中的特定阶段的现象,是半城镇化时期的特殊现象。这个阶段应该尽快过去。让二代农民工不但在经济上,而且在文化上,成为真正的城市人,是城镇化的目标,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相比成熟的现代文明,中国现在的各阶层大概都处于杀马特阶段。那些住在“夏威夷公馆”、“加州小镇”、“莱茵城”、“爱丁堡一号”里的中产阶级们,那些抱着速成手册学习酒会、舞会、音乐会礼仪的小资们,那些佩戴粗大金链、爱马仕、LV的土豪们,在西方人眼里,或许都是杀马特、洗剪吹。[详细]

在海外疯狂抢购奢侈品成为中国贵妇、游客的固定动作,惊呆了的外国人和乐疯了的国外商家,何尝不会在心里冷笑感叹:瞧!那群肤浅的“中国杀马特”。

    当嘲笑“杀马特”的时候,我们在嘲笑什么?当“杀马特”一词更深层地揭示出一种文化资本匮乏所导致的审美、学识、品味和追求的贫瘠时,一众土豪、屌丝、小清新们,一众你和我,又怎么能够沾沾自喜呢?实际上,我们所嘲笑和消费的杀马特,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

    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正在模仿别人的年轻人,就如我们也在模仿别人一样。


你如何看待杀马特?

鄙视嫌弃,不理解他们的审美和思想;
无所谓,不喜欢也不厌恶,默默走过;
是一种时尚,年轻人应该追求独特精彩;